涵儿

😘😘😘

生化危机·行尸之惧(十八)

被锁了之后一直都发不出去,图倒着放也不行,走评论吧…还看不到我也没办法了……

评论一直被吞,谁还想看私信我吧……

生化危机·逃生之路(三十六)

张云雷看着九涵拼命挥着手,刚准备跑回房车,就见周九良拉着孟鹤堂往他们这儿跑来。

 

“快快快,钻到车下面,有好多丧失朝咱们这儿来了!”周九良一边儿小声说着,一边按着孟鹤堂就近钻到一辆面包下面。

 

“九郎。”张云雷轻叫了一声,不远处杨九郎拉着陶阳正往这儿赶,张云雷赶紧嘱咐,“你顾好阿陶。”

 

杨九郎看着丧尸越来越近,拉着陶阳藏在了张云雷旁边的小型工具车下。

 

“老阎呢?”看到杨九郎护着陶阳藏好了,张云雷又回头去看其他人。“这儿呢。”阎鹤祥和李欧之前在一起收集汽油,这时候两人拉扯着一起躲在了小型工具车前面的公交车底下。

 

在看到董九涵已经乖乖趴在房车车顶后,来不及去前面通知张九龄和王九龙,丧尸已经穿梭在各个车中间了,张云雷只好按着郭麒麟钻进皮卡车底下。

 

张九龄和王九龙还要在前面一些,并没有发现丧尸接近,两人还沉浸在找到了一车水的兴奋里,王九龙钻到货车驾驶室里,翻来翻去的找东西,张九龄挽着袖子正慢慢的把水一桶一桶的往下搬,“哎大楠!辫儿哥他们怎么还不过来……”张九龄搬下来一桶水,弯腰把水放下,一抬头就看到了晃晃悠悠走过来的丧尸,这时候往车里躲都来不及了,张九龄转身贴着货车往驾驶位的方向跑想去找王九龙,不料胳膊一下划在车身凸起的一块铁皮上,顿时血流了一胳膊,张九龄疼得差点儿叫出声儿来,赶紧拉下袖子捂着伤口,走在最前面的丧尸仿佛闻见了新鲜血液的味道,鼻子动了动,快速的往张九龄所在的方向冲了过来。

 

张九龄捂着胳膊,手边儿连个趁手的武器都没有,只能背靠着货车来回躲着丧尸,张九龄只顾着看着周围的丧尸,一个没注意被脚下的行李箱绊倒了,还没等他从地上爬起来,就被一只闻声而来的丧尸发现了,眼见着丧尸越来越近,张九龄挣扎着左右看,想从地上凌乱散落的东西里找一件可以防身的玩意儿,奈何全是一些衣服鞋子,正在张九龄绝望之际,突然王九龙从车前面闪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把螺丝刀,一手横着勒住丧尸的脖子,对着丧尸的后脖子直接扎了进去,怕丧尸没死透似的,王九龙抽出螺丝刀,又从丧尸的眼睛里扎进去,张九龄坐在地上,看着丧尸黑色的血喷了一地,两只手死死捂着嘴怕自己叫出来,王九龙松开死透的丧尸,快速的走过来把张九龄按倒在地上,冲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拽过一堆衣服压在张九龄的伤口上,安抚的拍拍张九龄的肩膀,坐在他的旁边,拉过刚刚被他扎死的丧尸压在两人身上,顿时腐尸的臭味扑面而来,张九龄死死拉着王九龙的手,一动不敢动…

 

一大群丧尸在慢慢的往前移动,前面趴在车底下的人只能看到各种脚在自己面前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走过去,陶阳趴在车下面,盯着前车车下的李欧皱着眉头看的出神,看到冷汗都流了下来,仿佛在承受什么巨大的痛苦,杨九郎回头发现了陶阳的异常,用手轻轻碰碰陶阳,陶阳反手拉住杨九郎的手,用手指在杨九郎手心看看写着什么,杨九郎惊讶的看着陶阳,陶阳坚定的点头,冲着张云雷和郭麒麟的方向扬扬下巴,杨九郎顺着陶阳的目光看过去,张云雷背对着他们,支起半个身子把郭麒麟护在身下,杨九郎不敢叫张云雷,回头又看看陶阳,用嘴型对陶阳说道,“等一下说?”

 

陶阳轻轻点点头,又回过头盯着紧紧攥着项链的李欧…

 

不知过了多久,张云雷觉得自己身下的郭麒麟趴得身子都僵住了,才觉得丧尸都走过去,轻轻回身看杨九郎,用眼神询问他能不能出来,杨九郎掌心下压,示意他们再等一下。

 

就在大家都觉得安全的时候,突然一个大腿骨折的丧尸从皮卡车的另一面爬过,正好发现趴在车底的郭麒麟,郭麒麟被吓了一跳,没忍住尖叫了一声,下一秒张云雷的匕首就扎进丧尸脑子里…

 

郭麒麟惊恐的用脚蹬开丧尸,从皮卡车底下爬出去,被尖叫声吸引的两个丧尸嘶吼着跑了过来,张云雷和杨九郎快速的从车底爬出来,却已经来不及了,郭麒麟带着追过来的丧尸跳过高速路上不高的护栏,往山里跑去……

现在都这样催更了吗?【一脸懵逼】 @撑伞的海棠 

准备和海棠收拾收拾出道了 @撑伞的海棠 

撑伞的海棠:

Emmmmmm突然更新的……日常?
接下来,由我和涵儿 @涵儿 给各位表演一个文字版相声。
好吧,就是突然无聊就说起来了,然后吧,感觉好不容易这么完整,就发出来给各位乐一乐~
👇重点啊❗
1⃣纯属娱乐!纯属娱乐!纯属娱乐!
2⃣中间有一段,您别喷我,我也是战战兢兢说完的,恨不得跪着说。为啥?心虚啊😂
3⃣断断续续的也算演完了,我和涵儿看了相声才半年,肯定有很多不对的地方,经不起深究。
4⃣没对词!这一点我得说明,我俩没对词,在我入活前,她完全不知道我要说哪一个节目。😂😂😂
好了,就这些吧,我不打tag,因为就是随便玩玩的,也不是什么专业人士,业余都不算呢。
友情出场:高山流水 @高山流水153 嘻嘻,我可真没骑过她啊,就是这么一说,真的!

生化危机·逃生之路(三十五)

接下来的两天,张云雷和杨九郎带着大家又去了几趟超市,给养老院带回了足够的食物和生活用品。

 

张云雷指挥着大家搬东西,回头看见九南出来叫了一声,“九南!东西也搬的差不多了,之前你那个做手术的兄弟病情也稳定了,后续的护理我都交代给琪琪了,我们这就收拾收拾也该准备继续往南京走了。”张云雷说着揽着九南的肩膀,往大厅走去。

 

“云雷哥,那你们什么时候出发啊?我让琪琪给你们做点吃的带上,还有上次咱们从加油站拿回来的武器,一会儿你和杨哥挑你们顺手的拿上,你们这一路可不好走啊。”张九南说道。

 

“明天一早吧,上次从加油站拿回来的武器全都留给你们吧,你们有这么多老人要保护,我们没问题的,放心吧!”张云雷说着拍拍张九南的肩膀,“对了,还有联系军方的事儿,我们明天出了养老院会往北辰军区的方向走,如果能联系到军区,一定把你们的情况反应给军方,到时候军方一定会派人来接应你们的。”

 

张九南点点头,“云雷哥,我替这养老院的所有老人谢谢你们了。”

 

“九南啊,你要这么说,可就跟我外道了啊。”张云雷笑着摆摆手,“行啦,你快去忙吧,我也去收拾收拾。”

 

第二天一大早,一行人告别了养老院的大家,继续往南京走。

 

依旧是杨九郎开车,张云雷拿着地图坐在副驾,孟鹤堂和周九良刚确定了关系,这时候正头挨头的坐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张九龄看了一眼笑得像智障一样的周九良,拿胳膊肘碰碰王九龙,“哎!大楠你看,九良像不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王九龙比了个“嘘”的手势,捂着嘴偷偷笑起来。

 

郭麒麟这面也忍不住了,“九良啊,能不能管理管理你的表情,我好久没见你笑得这么傻过了。”王九龙听到郭麒麟的话也不忍着了,直接笑出声来。

 

大家都忍不住笑起来,只有阎鹤祥一边儿陪着郭麒麟笑,一边儿看着坐在窗边摸着自己项链发呆的李欧。

 

“呦!想什么呢?这项链女朋友送的啊?看你一个劲儿的摸”阎鹤祥说着伸手去拿李欧的项链。

 

李欧反手打开阎鹤祥的手,“别动!动坏了你赔的起吗?!”说着把衣服拉链拉高,“我看外面的路呢,你们看,又是大堵车!”李欧说着对着窗外扬扬下巴,大家顺着窗外看去,果然前面又是像大型停车场一样停着好多车,车子都停的歪歪扭扭,有不少车连车门都是大敞开的,还有一些车直接翻在路边的隔离带里。

 

杨九郎慢慢停下车,张云雷手里拿着地图发愁,“果然不该走高速,这右面儿是山,左面儿是海,前面儿又都是车,走吧!趁着天亮,掉头原路返回走辅路吧。”

 

“没关系,反正天还早,这儿有这么多车,我们可以下去看看车上能找到什么。”李欧说着率先走下车,从一个开着后备箱的车里拿出一盒巧克力,回身冲着大家笑,“说不定我们还能找到食物和水,还有很多能利用的东西。”

 

张云雷抬头看一眼杨九郎,杨九郎轻轻的点点头,“行吧,那大家别单独走太远,涵儿,你在车顶放哨,看到什么就赶紧通知大家!”张云雷说着把一个望远镜递给董九涵。

 

大家都拿好武器走下车,开始在这些没有主人的车里翻找起来,“九郎哥,你有没有觉得有些奇怪。”陶阳在一辆奥迪车里翻出一盒阿莫西林,默默的塞进口袋里。

 

“什么?”杨九郎在奥迪的前座,从遮光板上拿下一副墨镜戴在自己脸上。

 

“这里有这么多的车,可是连人带丧尸,一个都没有,甚至连尸体都没有。”陶阳说着话,手上也没停,又翻出一串玉石手链,看起来价格不菲。

 

“唉这手链一会儿给我啊,看着就值钱!”杨九郎抬头看见李欧走过来,赶紧打断陶阳的话。

 

陶阳抬头看见李欧回来,轻轻的皱了皱眉头,“李欧哥你去哪儿啊?”

 

“我去咱车上拿节软管,和老阎收集点儿汽油。”李欧笑得看起来人畜无害。

 

张云雷和郭麒麟在不远的一辆皮卡车上翻东西,“老舅!看!应急手电!”郭麒麟说按下开关,“有电的!嘿嘿…”

 

“好东西啊,揣你兜里吧!”张云雷说着从皮卡车上拽下来一个工具箱,“大林!看看这个,都是好东西啊!”

 

郭麒麟探头过来一看,“嚯!够齐全的!并且还挺新!”

 

张云雷刚要高兴的说什么,就听见王九龙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哈哈哈哈哈哈…同志们!我们缺水吗?!”

 

郭麒麟被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什么?!老舅?大楠说什么呢?!”

 

张云雷一翻身跳到皮卡车上,往王九龙发出喊声的方向看去,“哈哈哈哈,大楠和九龄发现了一辆送矿泉水的车,车上全是桶装的矿泉水!这下我们不愁没水喝了。”

 

郭麒麟在车下高兴的直蹦哒,“快走老舅!我们去帮忙搬车上去!”

 

张云雷回身准备从皮卡车上跳下来,突然发现站在车顶放哨的九涵拼命冲他们挥动着衣服,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生化危机·逃生之路(三十四)

看着大家出了病房,孟鹤堂站起身把被子给袁奶奶盖好,“妈,您等一下,我去给您打水啊,咱泡个脚。”

 

“等一下孩子…”袁奶奶说着拉住孟鹤堂的手,“来~”袁奶奶又冲着九良招招手,周九良也赶紧走过来,坐在袁奶奶床旁。

 

“都是好孩子,叫了我这么多天妈,我都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啊?”袁奶奶说着也拉过周九良的手。

 

“袁奶奶,我叫孟鹤堂,他叫周九良我们…”孟鹤堂还想继续往下说,被袁奶奶笑着打断了。

 

“还是叫妈吧,这样显得亲~”袁奶奶笑着摆摆手,“妈跟你们说,妈这日子啊,看来是要过到头了…”

 

“妈您说什么呢~您别瞎说!”孟鹤堂心里慢慢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妈自己的身体啊,自己有数~”袁奶奶说着松开两人的手,慢慢把自己手上的两个镯子摘下来,“妈也没什么送给你们的,这对银镯子啊,是妈当年的陪嫁,老东西了,可别嫌弃,权当给你俩留个念想~”

 

“妈~看您说的!怎么会嫌弃您!”孟鹤堂心里明白,袁奶奶这突然的清醒,怕就是回光返照了,想着红了眼睛,接过袁奶奶得镯子就戴在了自己手腕上。

 

周九良看着孟鹤堂的样子突然也明白了,他从小就是孤儿,可这几天跟袁奶奶在一起,好像突然有了家一样,心里顿时难受的要命,愣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袁奶奶看着九良这个样子,轻轻拉过周九良的手,慢慢把镯子给人套上,“怎么?嫌弃妈的东西啊?”

 

周九良慢慢的摇摇头,张了半天嘴,红着眼睛轻轻的喊出一声“妈”来。

 

“哎!好孩子~妈的好孩子~”袁奶奶说着掉下泪来,用手拍拍周九良,又伸手拉过孟鹤堂,“都是妈的好孩子,妈能认识你们啊,太幸福了,妈知道,现在这外头啊,可不太平,你们在外面啊,可得加小心,知道了吗?妈这不放心啊……”

 

孟鹤堂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抱住袁奶奶哭了起来,周九良也悄悄背过身去擦眼泪。

 

“哎呦~宝宝不哭了啊,哭得妈心疼~”袁奶奶由着孟鹤堂抱着自己,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孟鹤堂的后背,“好了,妈累了,咱们都不哭了啊~”

 

孟鹤堂慢慢坐直了身子,“妈~那您等一下啊,我去端盆水,给您擦下脸~”说着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哎!去吧,妈等着~”袁奶奶说着靠在枕头上,看着孟鹤堂慈爱的笑着,“九良啊,你去给妈倒杯热水来,妈渴了。”

 

袁奶奶看着孟鹤堂进了卫生间,九良背过身去桌旁倒热水,笑着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袁奶奶就这么走了,第二天,孟鹤堂和周九良以儿子的身份主持了袁奶奶的葬礼,在葬礼上,孟鹤堂看着自己手腕上两指宽的银镯子,哭得不能自已。

 

葬礼过后,周九良找到了一个人在房间里收拾东西的孟鹤堂。

 

“先生~我有话想跟你说!”周九良看着孟鹤堂,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

 

“怎么了九良?”孟鹤堂停下手里的活儿,抬头看着周九良。

 

“孟哥,我不知道亲眼目睹过多少死亡,我见过太多了,我也知道我的职业随时可能会丧命,我很多次在入睡前的短时间内去体会死亡,去感受那可能存在的恐怖与崩溃,我以为我麻木了,可昨天,我真真正正的感觉到了死亡的无能为力和绝望,我现在只活今天,明天我都不想了,孟哥,我17岁就对你动了罪该万死的心思,如果没有见到你也就罢了,但现在,我必须要跟你说,我爱你,不是粉丝对偶像的那种,是我真的爱你,想和你牵手一生的那种爱你。”周九良一口气说完,喘着气盯着孟鹤堂。

 

孟鹤堂像是早就预料到似的,低头笑了笑,周九良看着孟鹤堂低了头,以为孟鹤堂不愿意,心里一阵后悔,“先生,对不起,我有点莽撞了,您看,我也不知道您喜不喜欢男人,我就……”周九良话还没说完,嘴就被孟鹤堂用自己的嘴堵上了。

 

“周九良,我也爱你!”

 

在这样的乱世里,“我爱你”今天想说几遍就说几遍,绝不等到下一个日出…

 

生化危机·逃生之路(三十三章)

杨九郎带着大家回到养老院的时候已经下午了,没想到这次能这么顺利,张九南指挥着大家把东西搬进去,琪琪红着眼睛过来把他叫走了,杨九郎奇怪的看了一样,也没多想,准备去找张云雷分享这个好消息。

 

转了一圈,终于在袁奶奶的病房外面找到了正在和孟鹤堂说话的张云雷,“辫儿~!”杨九郎高兴的叫了一声,第一次看见穿白大褂的张云雷,杨九郎不由得在心里感叹,我家小辫儿真是穿什么都这么好看。

 

张云雷听到声音,回身对杨九郎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杨九郎看着满脸严肃的两人,慢慢的走了过去。

 

“袁奶奶这个情况实在是不好…”张云雷晃晃手里的化验单,“各个器官都衰竭的很厉害了,油尽灯枯了,估计也就是这几天了。”张云雷压低声音说道。

 

“辫儿…正好九郎也在,我想跟你们商量个事儿,咱们能不能多在这儿住两天?我想陪我妈…不是,袁奶奶最后的这几天”孟鹤堂低着头,说着掉了眼泪。

 

杨九郎拍拍孟鹤堂的肩膀,“可以,正好我们还要去超市再弄点吃喝日用品回来,这几天你和九良好好陪陪袁奶奶,哄着老太太高兴点儿,需要什么就跟我说”

 

“对了,还真有个事儿,就是九南的媳妇儿琪琪,怀孕了,她今天哭了一天,明明喜欢孩子,可是这样的环境下又怕生下孩子跟着受罪,我不知道该怎么劝她留下孩子……”张云雷拿着手里琪琪留下的B超单子,发愁的要命。

 

“这是琪琪的B超啊?”孟鹤堂指指张云雷手里的B超单。

 

“那不然还有谁的?!”张云雷疑惑的看着孟鹤堂从自己手里拿走那张纸。

 

“今天晚上9点,带琪琪和九南来袁奶奶病房,请她看出戏。”孟鹤堂神秘地说着把B超折好宝贝的放进口袋里。

 

“我说今天我们刚回来琪琪就把九南叫走了,原来是这个事儿啊?晚上看戏带我一个啊~”杨九郎说着拉起张云雷的手,“哎!九良回来了!”

 

“九良!来~跟你说点儿事~”孟鹤堂说着把周九良带走了。

 

“辫儿,走吧,找个没人的地方,我也和你说点儿事儿…”张云雷点点头,带着杨九郎去了医生值班室。

 

“说吧,什么事儿?不会是看我穿白大褂想玩点儿什么奇奇怪怪的play吧?”张云雷调笑的说。

 

“别闹!虽然我真的想…”杨九郎话还没说完就被张云雷一脚踹在小腿上,“嘶……你真踹啊,不跟你开玩笑了,说正经的…”杨九郎说着凑近张云雷的耳朵,耳语了几句。

 

“李欧…”张云雷小声嘀咕着,“说实话我有点儿不信…毕竟我和他认识的时间不短了…可是…”张云雷还要继续往下说,就被门口的声音打断了。

 

“张大夫!”琪琪哭着跑进来,“呜呜呜呜~”

 

“怎么了这是?!”张云雷看着琪琪哭的梨花带雨的有些不知所措,“九南呢?!”

 

“张大夫,拜托你帮我打了这个孩子吧,我不要了!呜呜呜呜…”琪琪说完哭的更厉害了。

 

杨九郎连忙拉了个椅子扶着琪琪坐下,“哎~琪琪,我也不劝你了,今天晚上9点,咱们去袁奶奶的病房吧,或许你能改变想法也不一定呢。”张云雷说着把一张纸巾递给琪琪,“对了,把九南也叫上”

 

到了晚上九点,大家如约来到袁奶奶的房间。

 

“大家都来啦~”孟鹤堂满脸幸福的笑着,“今天叫大家来啊,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个好消息,我有小宝宝啦。”孟鹤堂说着用手轻轻摸着平坦的肚子,仿佛肚子里真的有个小生命一般。

 

张九南看着孟鹤堂有一瞬间的迷惑,但看着袁奶奶一瞬间亮起来的眼睛,也明白了过来。

 

“真的啊宝宝?!你看!妈没说错吧?!我看你那样就知道肯定是怀孕了,哎呦,老天爷保佑,我要当奶奶了。”袁奶奶高兴的双手合十,乐得像朵牡丹花一样。

 

“妈!您看这是什么?”孟鹤堂从口袋里慢慢拿出B 超报告,“您看,这个就是孩子。”孟鹤堂说着用手指着B超上面小小的卵泡,“用不了多长时间,它就会慢慢长大,然后长出小手小脚,小鼻子小耳朵,妈~您说,这是男孩还是女孩啊?”孟鹤堂嘴上跟袁奶奶说着话,眼睛却看向琪琪。

 

琪琪目不转睛的盯着孟鹤堂手上的B超,慢慢的红了眼眶,手轻轻的抚上自己的肚子。

 

“这就是孩子啊?”袁奶奶拿手轻轻摸着B超上的照片,“真好,男孩儿女孩儿都好,妈都喜欢,哎?宝宝,你说,给孩子起个什么名字啊?”袁奶奶收回手,慢慢的去擦眼泪。

 

“您别哭啊,这是喜事啊~”九良看着喜极而泣的袁奶奶,又想着孟鹤堂今天跟自己说袁奶奶恐怕就是这几天了,心里也一阵阵的难受,抬起手去给袁奶奶擦眼泪。

 

“哎!我儿子说的对,高兴事,妈不哭啊~妈不哭~”袁奶奶说着拍拍周九良的手,“那个今天谢谢大家来啊,我这光顾着自己高兴了,也没招呼大家。”袁奶奶看着屋子里的其他人,眼睛前所未有的清明,“九南啊,你呀以后不准再欺负琪琪听着没?你看琪琪都不高兴了。”

 

“袁奶奶,我哪敢欺负她啊,您又不是不知她有多厉害。”九南撅着嘴又撒娇又卖萌,哄的袁奶奶一阵笑。

 

“小张大夫,小杨,谢谢你们啊,我知道,你们不是养老院的,不过你们都是好孩子,老天爷有眼会保佑你们的。”袁奶奶回过头笑着说。

 

“您客气,我们应该的”张云雷笑着说,一旁杨九郎也跟着笑着点头。

 

“真好啊,都是好孩子,哎呦,我可真是年纪大了,这么一会儿就觉得累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啊,都回去睡了吧。”袁奶奶说着把盖在腿上的被子往自己身上拉了拉。

 

“那您歇着,我们就先回了。”张九南说着拉着琪琪走出病房,张云雷和杨九郎跟袁奶奶打过招呼也出了病房。

 

一出病房门,琪琪终于忍不住趴在九南怀里哭了起来。

 

“琪琪,这个孩子,还要吗?”张云雷轻声问道。

 

琪琪哭得满脸都是眼泪,一个劲儿的点头,张九南手忙脚乱的给琪琪擦眼泪,“媳妇儿,你得相信我,我说过会保护你和孩子就一定说到做到。”

 

“对啊琪琪,你看,除了你,还有这么多人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你放心,有你这么好的妈妈,还有这么勇敢的爸爸,宝宝一定也会很幸福的。”张云雷看着琪琪认真的说道。

 

“另外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联系军方来帮助你们的,到时候你们住进军方的避难所,就安全多了,宝宝一定可以平安来到这个世界的。”杨九郎说着拉过张云雷的手,笑着说。

 

病房外面,大家都在为即将降生的小生命高兴,可是在病房里面,情况就不那么好了…

 

 

 

 

 

生化危机·逃生之路(三十二)

琪琪手里拿着B超报告,看着上面小小的还没成型的胚胎,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九南知道吗?”张云雷递给琪琪一张纸巾,轻声问道。

 

“不知道,我不敢告诉他。”琪琪拿起纸巾去擦眼泪,可眼泪越来越多,像擦不完似的。

 

“那你呢?你想要这个孩子吗?”张云雷拉过一把椅子,扶着琪琪坐下。

 

“不瞒您说,我真的想要这个孩子,这是我和九南的宝宝啊,可是,我要怎么生下孩子?!张大夫,咱们现在之所以能坚持下去,是因为我们现在还有美好的记忆,我们见过这个国家这个城市的繁华美好,可是我肚子里的孩子呢?他出生后见到都是恐惧!死亡!逃生!食不果腹!我没有办法骗过自己这个孩子能健康快乐的长大!”琪琪说着崩溃似的哭出声音来。

 

张云雷慢慢站起来,走到琪琪旁边,伸手拍了拍琪琪的肩膀,“我觉得,或许你应该问问九南的意见,毕竟,他是孩子的爸爸。”

 

“怎么办啊张大夫~呜呜呜~”琪琪说着一把抱住张云雷的腰,张云雷看着哭得撕心裂肺的琪琪,慢慢拍着琪琪的背,等着她冷静下来……

 

琪琪这面为了孩子哭的撕心裂肺,准爸爸张九南全然不知,高兴的带着杨九郎他们来到黑社会占据的加油站。

 

“杨哥,就是前面那个加油站,他们大概有20多个人,全在这个加油站里。”张九南说着指着不远处加油站的便民超市,“他们就住在那里面。”

 

“九南,你知道他们有多少武器吗?”杨九郎轻声问道。

 

“不太清楚,他们每次去养老院差不多有十个人左右,几乎每个人都有枪。”张九南想了想,“看上去像95式的步枪,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

 

“估计是警察局派出所之类的。”周九良接着说道,“如果真是警察局,他们抢里的子弹怕也都是空包弹,或者压根儿就没有子弹。”

 

“真的哎!我从来没看见他们开过枪,每次都端着枪吓唬我们。”张九南如梦初醒似的一拍大腿。

 

“走吧!通知咱们的人下车,进去会会这个老大,九良!带着大林找个狙击点埋伏好。”杨九郎说着率先走下车。

 

一队人朝着加油站走过去,越走越觉得不对劲,按理说离的这么近了,他们这么多人,对方早就该有动静了,可现在加油站里一片死寂,什么动静都没有。

 

“九郎哥,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啊…”王九龙跟在杨九郎旁边,压低声音问道。

 

“嘘…”杨九郎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心点,当心有诈。”

 

杨九郎慢慢靠近加油站,里面好像没什么动静,他又慢慢向便民超市移动,杨九郎走到超市门口,手刚碰到门把手,“砰!”只听一声枪响,杨九郎转身往旁边的柱子后面躲去,紧接着,一个丧尸的尸体从二层掉了下来,杨九郎回身冲着周九良埋伏的方向比了个大拇指。

 

“九南!”杨九郎叫了九南一声,九南带着人赶紧跑了过来,“这个人你认识吗?”杨九郎指着地上的尸体。

 

“认识,这是二把手,每次都是他带着人来养老院的。”张九南确定的说道。“不过,他怎么变成丧尸了?那其他人呢?”

 

“估计都在这个超市里了。”杨九郎说着推开超市的门,只见一个断了一只胳膊的丧尸摇摇晃晃冲他们走来,杨九郎走过去一斧子砍死丧尸,“看来这下我们可以省不少事了。”

 

“走吧,干就完了!”张九南说着也拎着斧子进去,一斧子砍死一个丧尸。

 

大家都跟着冲进来,穿梭在货架之间杀着丧尸,眼见一楼的丧尸杀的差不多了,杨九郎拎着斧子往二楼走去。

 

“九郎,走我和你上去。”李欧说着跟着杨九郎上了台阶。

 

杨九郎回头看了李欧一眼,点了点头,两人慢慢往楼上走去。

 

二楼是加油站工作人员的办公室和休息室,都是一个个的小单间,杨九郎和李欧挨个搜过去,都没有发现丧尸。

 

走到一间单间门口,杨九郎想了想,刚刚周九良打死的丧尸,差不多就是这个房间的,杨九郎跟李欧比了个手势,慢慢转动门把手,轻轻把门推开,不料门刚推开,一个丧尸便嘶吼着从门里扑了出来,杨九郎侧身一躲,丧尸直接把李欧扑倒在地。

 

李欧伸直了手臂死死卡住丧尸的脖子,丧尸的手在李欧身上胡乱抓着,似乎想抓到什么塞进嘴里。

 

杨九郎抡起斧子冲着丧尸的头砍过去,不知是丧尸乱动还是李欧挣扎,斧子居然砍空了,杨九郎再一次抡起斧子,还没等斧子落下,丧尸居然带着李欧的手往杨九郎这边倒过来,眼看丧尸已经裂开的嘴就要咬上杨九郎的腿,此时杨九郎再想退开已经来不及了。

 

“砰!”突然一颗钉子准确无误地打进丧尸的脑子,丧尸慢慢倒下了,阎鹤祥手里端着钉枪,趴在楼梯上喘着粗气。

 

“老阎行啊!”杨九郎说着走到阎鹤祥身边,拖着阎鹤祥站起来,“现在枪法可够准的!”

 

“小心李欧!”阎鹤祥假装靠着杨九郎喘气,在杨九郎耳边快速轻声的说道。

 

杨九郎不动声色的拍了拍阎鹤祥,示意他自己知道了,三人把剩下的房间都搜了一遍,也没再发现别的丧尸。

 

这一次出来可算捡了大便宜,一队人带着各种吃喝,武器,日用品,还有最金贵的汽油,浩浩荡荡准备回养老院和大家分享喜悦,只是他们不知道,李欧在暗地里又在谋划着一场阴谋……

生化危机·逃生之路(三十一)

第二天一大早,杨九郎带着张九南和一队人马出发了,张云雷和董九涵要照顾病人,就留下没走,孟鹤堂也被袁奶奶扣下了,周九良表示先生你安心演戏,我还是适合去杀人。

 

“宝宝~大斌去哪了?”袁奶奶拉着孟鹤堂的手问道。

 

“妈~不是告您了嘛~公司临时有事,大斌晚上就回来啦~”孟鹤堂说着从床头柜拿起一个橘子,“妈~您吃橘子吗?”

 

“他们公司怎么老这么忙啊?宝宝~妈跟你说啊,你们可都不小了,妈还等着当奶奶呢~”袁奶奶说着松开孟鹤堂的手,然后看着孟鹤堂把橘子皮慢慢剥掉。

 

“我们这不是也努力着呢嘛,您放心,您当奶奶那还不是早晚的事儿啊~”孟鹤堂说着把橘子放在袁奶奶手里,笑着撒娇。

 

“哈哈哈哈~有你这句话妈就放心了,以前啊你们老说忙,暂时不要孩子,妈也不敢催你们,现在想通啦?”袁奶奶高兴的要命,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孟鹤堂看着高兴的袁奶奶心里有些难受,自己爸妈也天天催着自己娶妻生子,自己也总是说忙啊忙啊,一拖再拖,“妈~您放心,我们想通啦~争取来年就让您抱上大胖孙子!”孟鹤堂掩了心里的难过,表面上演成看着仿佛真的是个准备要宝宝的小媳妇儿。

 

出了袁奶奶的房间门,孟鹤堂慢慢靠在墙上,收了脸上兴高采烈的表情。

 

“孟哥?怎么了?”张云雷正在挨个房间给老人检查身体,刚走到袁奶奶的房间门口,就看到有些颓废的孟鹤堂。

 

“嗨!没事~有点儿想我妈了,辫儿你快进去吧,看看我婆婆怎么样~”孟鹤堂看着张云雷手里的仪器,换上笑容把他推进屋子里。

 

张云雷慢慢的给袁奶奶做着检查,孟鹤堂在一旁还是一副小媳妇的状态,张云雷憋笑憋的快炸了,可是随着各项检查,张云雷渐渐收起了笑容,眉头也慢慢皱了起来,“袁奶奶,您这个身体啊,还挺好的,一会儿再让护士给您约几个其他的检查哈~”张云雷笑着对袁奶奶说道。

 

“妈~您歇一下,我去送送张大夫。”孟鹤堂说着起身跟着张云雷走到门外。

 

“小辫儿~什么情况?”孟鹤堂一脸担忧。

 

“情况不太好。”张云雷压低声音,“一会儿再让琪琪给袁奶奶做几个其他的检查,我看了袁奶奶的病例,她得阿尔茨海默氏症已经8年了,身体的各种器官也都慢慢衰竭了,如果不是心里惦记着儿子儿媳,怕是早就不行了。”

 

孟鹤堂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道袁奶奶房间的,他心里难受,说不上是为什么,叫了两天“妈”,好像床上躺着的袁奶奶真的成了自己亲人一样。

 

“宝宝?怎么了?”袁奶奶看着失魂落魄的孟鹤堂。

 

孟鹤堂突然如梦初醒一般,“妈~我……我胃有些不舒服,呕…”孟鹤堂假装要吐了一样往厕所跑去。

 

卫生间里的孟哥悔恨的要命,作为一个演员,怎么连演戏都不会了,居然就带着那样的表情走进房间了,万一被袁奶奶发现什么可怎么办!孟鹤堂用水洗了把脸,走出卫生间。

 

“宝宝!”袁奶奶看着孟鹤堂走出卫生间,高兴的掀开被子要下地,吓得孟鹤堂赶紧跑了两步扶着袁奶奶。

 

“妈~您要去哪儿啊?”

 

“宝宝!你是不是怀孕啦?!”袁奶奶高兴的拉着孟鹤堂的手,恨不得跳起来了。

 

孟鹤堂突然恍然大悟,刚刚自己找了个多么蠢的理由去卫生间,“啊?妈~不会吧~这么快吗?”

 

“哎呀!看你那样子肯定是啦!别人不知道妈还不知道啊!肯定是!”袁奶奶高兴的拉着孟鹤堂在床边坐下。

 

孟鹤堂看着袁奶奶高兴的样子,实在不忍心跟她说实话,想着能让老太太高兴一天算一天吧。

 

张云雷给所有的老人都做了检查,然后抱着病例回到手术室。

 

“涵儿,怎么样?”

 

“张老师,血压呼吸血氧都正常,挺稳定的,就是还没有醒来。”九涵说着接过张云雷手里的病例。

 

“张大夫,您回来啦?”琪琪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张B超报告。

 

“嗯~怎么了琪琪?”张云雷看着琪琪的脸色不太好。

 

“张大夫,我跟您说个事儿,求您帮我保密,我……我怀孕了。”

 

生化危机·逃生之路(三十)

杨九郎带着人守在大厅,一直守到天黑也没见黑社会再来找事儿,去献血的人也都陆续回到大厅。

 

“杨哥,张大夫他们做完手术了,九南哥叫你们去吃饭,我们守着吧。”一个小弟过来恭敬的对杨九郎说道。

 

“好~辛苦了,有情况就叫我们。”杨九郎说着带着人往餐厅走去。

 

一进餐厅,就看到张九南高兴的拉着张云雷不知道在说什么,一见他们进来就赶紧打招呼,“杨哥~快坐快坐~”

 

“怎么样?手术顺利吗?”杨九郎说着挨着张云雷坐下。

 

“挺顺利的,得亏这里的医疗设备够全,不然我和九涵也无力回天了。”张云雷看着有些疲惫,但还是对着杨九郎笑着说。

 

“云雷累了吧。”李欧说着端着一杯水递给张云雷。

 

“谢啦欧子!”张云雷说着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水,“不至于累,以前也每天这样做手术,习惯了。”

 

“哎呀!你看看!我都没给张大夫倒杯水喝,我这个大老粗,琪琪你也不说提醒我一下。”张九南突然反应过来,张云雷一来就被拉去手术室,这么多个小时了,出来他都没想起来给人倒杯水。

 

“我一直在厨房干活!我哪知道你那么不懂事呢!”琪琪说着走过来拍了张九南一下。

 

张九南嘿嘿笑着,“这我媳妇儿,东北姑娘,外号小辣椒,脾气可大了!”说着搂过琪琪的腰,讨好的笑着,一副小奶狗的样子。

 

“大家别理他,个不要脸的玩意儿,大家该吃吃该喝喝啊,可别跟我们客气。”琪琪笑着对大家说。

 

“哎?孟哥和九良呢?”张云雷突然发现孟鹤堂和周九良不在。

 

“嗨!这有一个袁奶奶,老糊涂了,非说九良是她儿子,孟哥是她儿媳妇,他俩这会儿陪着袁奶奶唠嗑呢。”杨九郎哭笑不得的跟张云雷解释。

 

“儿媳妇?!”张云雷有些不可思议。

 

“哈哈哈哈哈哈~辫儿哥你不知道,孟哥演起小媳妇来那叫一个娇俏,我看九良眼里都冒火了。”王九龙这回终于不用忍着笑了。

 

“咱们吃吧,孟哥和周哥的饭一会儿让琪琪送到袁奶奶屋里去就行。”张九南招呼着大家动筷子。

 

“九南,咱们这有这么多人,你们没想过去军方的避难所吗?”杨九郎问道。

 

“想过,最一开始我们打算多搞几辆车把大家都带走,可是这里的老人有一大半自己上厕所都成问题,现在外面的情况又不稳定,我们只好暂定这里等待军方的救援。”说起敬老院的情况,张九南也发愁的要命。

 

“这样吧,你把这里的具体地址写个纸条给我们,我们出去后联系军方来救你们。”张云雷说着拍了拍坐在自己身边满面愁容的张九南。

 

“杨哥,张大夫,你们不留下吗?”张九南问道,“不瞒您各位,我们这里确实需要帮手,您各位都身怀绝技,不如留下吧,这里再怎么样也比外面强啊。”

 

“我们得去南京,身上还有任务呢~”杨九郎说着摆摆手。

 

“不过我们还要在这里多呆两天,至少要等到今天手术的病人脱离危险。”张云雷想了想接着说道,“另外我们可以帮你们收集些吃喝和日用品。”

 

“还有那个黑社会,要不咱给它端了吧 ?”杨九郎接过话头,“我没记错的话,九南说过他们有枪。”

 

“对!没错!”张九南点点头,“不光有枪,还有好多资源,你们要去南京也得要汽油啊,我知道他们霸占了一个加油站。”

 

“行!就这么决定了,一会儿吃完饭咱们好好部署一下,明天端了它!”杨九郎说着举起手里的酒杯。

 

大家也跟着举起酒杯,十个酒杯碰在一起,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