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儿

那些年,急诊科的那些事(二)

做完手术回到急诊科的小张大夫正考虑是去食堂吃点饭还是这顿就当减肥了,突然兜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拿出来一看,嗨哟~还是有人惦记着咱的~大外甥发微信叫吃饭呢~算了,也别减肥了(话说张大夫你都瘦成杆儿了减什么肥),问问杨主任吧,那河马精不是也刚下手术么,“主任,您去吃饭吗?”杨主任晃晃手里的饭盒,“我不去了,小梁给我打回来了。”张大夫心里一万匹草泥马飘过,怎么没人给我打饭呢?!我不比他帅?!生气!找大外甥去。
到了食堂,郭麒麟正在和一块排骨抗争。
“我说大林,你都多大了,那啃不下来就别啃了,再把牙带下来。”
郭麒麟一个白眼翻过来“你管我你管我,我吃的是我们家的,我爱怎么吃怎么吃!”
“是是是,你说的对,你是未来的院长你说什么都对,我说你不对我就得失业了。”张云雷一边逗大外甥一边递了一杯水过去。
“我说老舅,你干嘛非去急诊啊,你来我们心内科多好,咱俩天天在一起玩,出了事还有老阎兜着~急诊多累啊,还脏,怎么着~你这出一趟国回来洁癖都好了?”
“就你贫!那不是急诊缺人么~再说了,我就是急诊专业毕业的,去你们心内也不对口啊,你呀~赶紧吃吧,我吃完了还得赶紧回急诊呢。”
“行!那老舅你赶紧吃!杨九郎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告我,我们老阎说了,他是杨九郎爸爸!”
“噗!”
“老舅你干嘛?!!我刚换的白衣!!!你怎么到处喷啊你!!”
“哈哈哈哈哈哈~快给我讲讲!他们这都是怎么论的~”
“这可就说来话长了,咱俩晚上回家说,我先回去换衣服,这都湿了都!”郭麒麟拽着自己的衣服,可怜巴巴的说。
“行行行!那你先回去吧,晚上见!”看着大外甥出了食堂,张云雷也收拾着回了急诊。
刚到急诊,就听见杨主任招呼大家开会,“正好这会大家都在哈,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啊,是张云雷,国外急诊专业留学回来的高材生,现在被咱们医院啊特聘为副主任医师,今天开始就正式在咱们急诊工作了,大家欢迎!!”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看看!咱们科鼓掌多齐!!这都是专门训练过的我告诉你~”张云雷看着杨主任一脸的骄傲,硬生生的把到嘴边的“神经病”压回了肚子里。
“大家好,我叫张云雷,以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了。”小张大夫带着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说。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大家哈,这是李鹤彪!韩鹤晓!姬鹤武!张鹤帆!李九春!李斯明!这些啊都是咱们科的中流底裤,啊不对!中流砥柱!以后啊~你们好好配合张主任工作,听到了吧!”杨主任一副看见了吧,这里我说了算的表情。
张云雷和大家一一打过招呼后,杨主任就又开始介绍了:“来!再给介绍一下咱们科的护理队伍,这是护士长梁静,今天你们见过了对吧,这是琪琪、小薇、丹丹、小雪、剩下的护士有倒班的还有忙着的~慢慢你就都认识了!”
除了护士长,一票小护士望着微笑的小张主任,除了花痴也顾不上别的~杨主任看这个情况,心想我还是早点散会吧,不然这些单身妇女指不定要干什么。
“咳咳~嗯~好啦~大家也都认识啦,时间也不早啦,大家该交班的交班,该下班的下班吧~”
到急诊的第一天就这么忙忙碌碌的过去了,张云雷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笑了起来~呵呵~回家得好好问问大林~阎主任怎么就是杨九郎的爸爸了~

那些年,急诊科的那些事儿(一)

德运医院院长办公室
“小辫儿啊,你这刚从国外回来怎么也不多休息几天啊~这就来报道啦?”
“姐夫~我不累,再说了,我在家也呆不住啊~”
“行吧~你来了姐夫也高兴~”郭院长一脸骄傲的看着眼前的孩子,这孩子打11岁就来了自己家,那解剖生理药理病理都是自己手把手教的啊,孩子长大了~真的从了医不说~还从国外学成归来帮自己,真好~
“那你收拾收拾去急诊报道吧~”
“行!姐夫~那我先去了啊~”
张云雷从院长办公室出来~拎着包往急诊走去,几年没回来,姐夫的医院越来越好了啊,短短几年,能把医院做的这么大,姐夫真厉害,小张大夫心里满满的都是崇拜。

急诊科
所有人都忙碌着,大家都希望多跑两步或许就可以跑过死神,张云雷走到护理站,“您好,我想问一下主任在哪?”小护士抬头看了一下,手一指,“那不就是主任嘛!主任!有病人找你!”小张大夫一脸黑线~好嘛~把我当病人了这是,赶紧跟人家解释吧:“主任您好,我是来报道的。。。。。”“哦哦哦~张云雷是吧,郭院长刚给我打过电话了,不用介绍了,你外科手术方面能行吧?赶紧换衣服准备上手术了,梁护士长呢?!小梁~~小梁~快来带新同志去更衣室,快点~!”话还没说完,这主任就又跑走了,留下一脸懵的小张大夫,这主任副业是说相声的吧?!嘴也太快了啊,完全不给人说话的机会啊~
“张大夫是吧,您跟我这边来,我带您去更衣室。”说话的是一个眼睛大大好漂亮的护士“我叫梁婧,是急诊的护士长,您以后有事找我就行。”小张大夫一看,终于轮到我说话了“您好,梁护士长,以后少不了麻烦您,话说咱们主任姓什么啊?”
“姓杨~”
“哦哦~这杨主任怎么长得跟个河马成了精似的~”小张大夫小声嘀咕着。
“更衣室到了,您快进去换衣服吧,主任还在手术室等您呢~”
“好的好的~辛苦您了。”看着更衣室的门关上,护士长默默的翻了个白眼“就你好就你好~跟羊驼成了精似的!!”
张云雷换好衣服,一溜小跑直奔手术室,一进门就看到杨主任在洗手池旁边等他,
“小张,快点洗手,就等你了,这个病人啊是电锯伤,右前臂有处切割伤,出血多,左手掌侧切割伤食指屈指肌腱断裂,左手环指远指节骨骨折,一会你主要负责右前臂的那处切割伤,我和骨科的栾主任看看他的左手还有救没,唉~说曹操曹操就到了,你看这就是咱们骨科的栾云平栾主任~”杨主任的这个语速啊,真让在国外听多了ABC的小张大夫有点脑仁儿疼,但最后这句还是明白了,“栾主任您好,我是急诊科的张云雷。一会还请您多多指教了。”
“不敢不敢,咱们互相学习。”栾主任笑着摆摆手,小张大夫看着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栾主任,再看看咱们杨主任,那嘴,就跟租来着急还的似的,小张大夫突然有点后悔来急诊了,现在去找姐夫换科还来得及吗~~~
三个人准备好走进手术室,这面麻醉师器械护士全都就位了,手术开始,小张大夫这边切割伤处理的很快,清创止血缝合一气呵成,杨主任看了看,眼里全是满意小声说着不错并且让他来这面打下手,左手的手术比较复杂,三个人忙活了4个多小时总算完成了,杨主任出去交代病人家属,张云雷心里也对杨主任改观了不少,别看这主任平时嘴那么碎,一到手术台上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又沉着又冷静,业务水平还高,手还长得那么漂亮(我说张大夫你是不是有点跑题啊),正想着杨主任走进来了“小张啊,你可真让我刮目相看啊,真不错,以后啊,就在急诊好好干,今天太着急,都没跟你介绍咱们科的同志们,一会回去咱们开个欢迎会!”张云雷看着眼睛都笑没了的杨主任,突然觉得留在急诊也没什么不好。

大师兄和屠苏: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吸血鬼版的等等〜有木有大神写个吸血鬼的文啊〜大爱等等〜

简直把我笑死了〜等等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