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儿

那些年,急诊科的那些事儿(七)

“砰…”

病人应声倒地,张云雷只听到一声枪响,随后便被杨九郎扑倒在地上,接下来的事情,在张云雷眼里仿佛全都成了慢动作,他看到警察扑上来控制了病人,看到碎了一地的硫酸瓶子,看到李鹤彪李九春他们冲过来拉杨九郎,看到梁护士长在脱杨九郎的鞋往杨九郎脚上腿上倒水,看到杨九郎因为疼而扭曲的脸,直到他被九涵扶起来,被病人勒缺氧的大脑好像终于清醒过来一样。

“九郎!!九郎!!”张云雷一边大叫着,一边和李鹤彪一起往处置室跑去,处置室里,姬鹤武已经准备好了器械药品,张云雷做过很多外科手术,什么样复杂的病人他都见过,可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一天居然连最简单的清创都会手抖,李鹤彪过来拍了拍张云雷的肩膀,从他手里拿过镊子,“张主任,麻烦您按着点杨主任,我怕他乱动。”

看着杨九郎脚上腿上恐怖的伤口,又想着人是为了救自己才这样的,小张主任心里一酸,顿时红了眼眶,“杨主任,您忍着点。”

“呦~刚刚我可听见你叫九郎来着,怎么这会儿还生分啦,来~再给爷叫一个。”杨九郎拉着张云雷的手,像调戏良家妇女似的说,张云雷看着明明疼的冒冷汗却还逗他的人,心里更难受了,“你别闹,不疼吗?!”

“能不疼么~要不你试试。”杨九郎看着小张主任难受,索性就大方承认了,这面李鹤彪手可稳的很,上下五除二处理好杨九郎的伤口,回身吩咐护士去腾间病房。

急诊科的工作依旧要继续,小张主任安抚好其他病人和病人家属后,赶紧去病房看杨九郎,一进门,就看到郭院长郭麒麟坐在病房里。

“老舅!”郭麒麟红着眼睛叫张云雷,“你可吓死我了……”得,这下都带着哭腔了。

“我没事,你都多大了还哭,丢人……”张云雷摸了摸郭麒麟的头,“姐夫,您怎么过来了?”

“我来看看你们杨主任,小杨啊,你可不能倒下,你可是咱们急诊科的顶梁柱啊。”郭院长说。

“嗨~院长您放心,咱们急诊可不缺顶梁柱,这不是还有张主任呢么~”杨九郎笑眯眯的说。

“就你贫!腿都这样了还这么贫~行啦~杨主任~好好养伤,争取早日重返工作岗位。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让小辫儿照顾你。”郭院长一边说一边带着郭麒麟走了。

“张主任,原来你是院长小舅子啊?!”杨九郎瞪大了眼睛。

“呦!杨主任,我来急诊这么久,第一次看见你眼睛啊!!”小张主任一脸坏笑。

“叫什么杨主任啊,叫九郎就完了,张主任,咱俩这可也算是过命的弟兄了!”

“嘿嘿~叫什么张主任啊,叫雷雷就完了呗~”张云雷嘴里学着杨九郎说话,手上拿着把纸扇给杨九郎扇风。

正说着,九力九天进来了,“杨老师,您没事吧?!”九天担心的问。

“没事,处理的及时,过两天就好了,这几天你们先跟着张主任。”

“杨主任,这下你可立大功了,救了我们张主任呢~”九天小眼睛眨巴眨巴,八卦的说。

杨九郎夺过张云雷手里的扇子,“啪”的一下敲在床边上,指着九天说“看见这扇子没?!再胡说八道,我就一扇子把你楔到楼上心内科!砸死壮壮!!”

“呦~杨九郎你可真是不孝啊,爸爸来看看你,你居然要砸死爸爸~?!”杨九郎话音刚落,就见阎鹤翔推门进来了,九力九天一看正主来了,扯溜子就赶紧跑了。

“滚蛋!”杨九郎翻了个白眼。

阎鹤翔没说几句话,也被电话叫走了。

“雷雷,我这也没事了,你快回家吧,昨天夜班就没怎么睡吧?今天又碰上这么档子事。”

“不回了,我给我姐打过电话了,啊~这几天就在医院陪你。”之前没感觉,这心一放下来,就累也知道了,困也知道了,小张主任一边说话一边还打了个哈欠。

“那你去值班室睡会吧,我有事给你打电话,这总行了吧?!”杨九郎用哄孩子的语气说道,没办法,张云雷困的晕乎乎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

“行吧~啊~那我去睡一会~”已经将近36个小时没睡觉的小张主任表示我真的困死了。

杨九郎目送着张云雷走出病房,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这一天天的,都是什么事儿啊~”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