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儿

😘😘😘

那些年,急诊科的那些事儿(八)

张云雷回到值班室,一挨枕头就睡着了,实在是太累了。可是刚睡着,电话像催命似的响起来。

“喂~您好~”小张主任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

“您好张主任,我是6床,我刚刚排过气了,可以喝口水吗?”

“可以~”

“好的好的,谢谢您,再见!”

“不客气,再见!”张云雷用毕生修养忍住了骂人的冲动,在心里一遍遍的默念“我是个医生我是个医生,他是病人他是病人。”得了,这觉是睡不着了,去看看杨主任吧。

“雷雷,不是让你去睡觉吗?!这就睡醒啦?!”杨九郎看着眼前顶着黑眼圈的人,纳闷怎么还没两个小时这人怎么就又出现在自己眼前了。

“杨主任,你想喝点水吗?!”

“我……我不渴~怎么了这是?梦游呢你?还是没睡醒说梦话呢?”杨九郎纳闷的看着晕晕乎乎的张云雷。

“我刚睡着,6床就给我打电话,问我他能不能喝水,他是喝上水了,我睡不着了~”小张主任迷迷瞪瞪的揉着眼睛说,全然不知自己在撒娇。

杨九郎表示我他妈受不了啊~好萌啊,好想摸摸他头啊怎么办~好想抱抱他怎么办~要被萌死了啊~“咳~那个雷雷啊,你别说,我还真有点渴了,要不劳驾您给我倒杯水?!”

“嗯嗯~等我一下哈~”张云雷揉着眼睛走了,不一会儿端回来一杯水。

“额~雷雷~太烫了~你这是倒的开水啊?那不是有凉白开么~麻烦您再给兑兑~”这孩子是怕是真没睡醒。

张云雷没说话,拿过杯子走了,杨九郎眼睁睁看着他把整杯的热水倒掉又换了一杯凉水,端着回来了。

“小张主任,让您给兑兑,这怎么都成凉的了又?!”

“你怎么那么多事啊?!热的不行凉的不行!!你要干嘛?!!可不喜欢杨九郎了!!”得~刚刚憋着没跟病人发的起床气,这会都撒杨主任身上了。

“我的错我的错,我凉的也能喝~您别生气啊,我这不是就随口一说么~”杨九郎一边说一边喝了一大口水,“嗨~你别说,我们雷雷给倒的白开水都是甜的~甜丝丝啊~”

“嗯~因为我有糖尿病~”小张主任一脸坏笑看着杨九郎一口水含在嘴里喝也不是吐也不是,连眼睛都瞪的能看见了~“所以喝不了甜的~”

“你这个大喘气~”杨九郎咽下水,明知道小孩逗自己玩,可还就是愿意配合他。

“哈哈哈哈哈哈~行啦~九郎你先歇着~我带实习生去查房。”张云雷一边笑一边走出病房。

“涵儿~九力九天呢?”张云雷走进值班室,看到就九涵一个人在。

“他们在护理站呢~今天实习护士也下科室了,和小护士们聊天呢。”只见九涵从一堆书里抬起头来。

“叫他们去,查房了,不靠谱的玩意。”小张主任的起床气估计还没过去。

“涵儿,高血压并发症首选药物是什么?!”小张老师开始查作业了。

“硝普钠~”小张老师满意的点点头。

“九天,癫痫首选什么检查?!”

“是脑电图吗?”九天犹豫着说。

“说对啦,回去再看看书~”小张主任拍拍九天肩膀。

“九力,脑血管病首选什么检查?!”

“脑电图!”九力原样照抄。

“给你个机会,重新说!”小张主任脸色已经有点不好看了。

“CT!”九涵小声提醒九力。

“我问你了吗?!”张云雷手里拿着病例拍在九涵胳膊上,“将来他当大夫你也跟着提醒他?!”

九涵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张老师发火好可怕,九涵想要抱抱。

“再问你一个,阑尾炎首选什么检查?!”

“B超。”九力小声说着,旁边九涵和九天一脸这个傻子完蛋了的表情。

“九天,你说!”

“血常规~显示白细胞增多,中性粒细胞增多。”九天这个答的很溜啊,毕竟这个太简单了啊。

小张主任点点头,开始给九涵和九天布置作业,一旁的九力坐不住了,“张老师,您还没给我布置呢~”

“你啊~你好好活着就行了~”张云雷白了九力一眼,走了。

九涵拽拽九力袖子,“你还好意思问,你把今天张老师问你的问题整明白了就不错了。”

张云雷忙了一下午,又去食堂给伤员打了晚饭,“九郎,吃饭吧?”小张主任把床边桌往前拉了拉。

“嗯嗯嗯~辛苦我们小张主任啦~”杨九郎眼睛又笑没了。

“我跟你说啊九郎,以后九力干活你可得看着点,这孩子基础有点差。”

“我知道,不过好歹这孩子胆子小,今天梁护士长跟我说,新来的实习生,让她去给留置针封管,她直接把肝素给病人加了小壶了,得亏丹丹发现的早,不然今天咱们急诊得出事啊!”杨九郎一边说一边往嘴里塞了口包子。

“现在的学生,越来越不行了~”张云雷一边摇头一边叹气。

“可不是呢,我们当年…………”

一顿饭就这样在忆当年中结束了。

“雷雷,今天晚上回家吧,我这也没事了,晚上张鹤帆值班,我有事给他打电话。”杨九郎看着困的直点头的人说。

“那你睡了我再走~”小张主任摇摇头。

“这刚几点啊,我睡不着~要不你给我唱个歌?”杨九郎看着人可爱,就想逗逗。

“行吧,你想听什么?!”

杨九郎没想到他这么爽快就答应了,“京剧!”故意为难人啊这是。

““耳听的悲声惨心中如捣,同遇人为什么这样嚎啕……”张云雷张嘴就来。

杨九郎一脸惊艳~“评剧!”我就不信难不倒你。

“巧儿我自幼儿许配赵家,我和柱儿不认识我怎能嫁他呀……”

“周杰伦!”

“看不见你的笑我怎么睡得着,你的身影这么近我却抱不到……”

“五月天!”

“我的声音在笑,泪在飙,电话那头的你可知道……”

“梁静茹!”

“我想说其实你很好,你自己却不知道,真心的对我好不要求回报……”

“雷雷!你是万宝曲库啊?!什么都会唱啊?!”杨九郎的眼睛你好。

“哎呀~你怎么知道我外号啊~我跟你说啊~远的我不敢说,就咱们医院,没人唱的过我!”小张主任一脸得意。

“那你给我好好唱一个,唱完我就睡~”杨九郎自己盖好被子躺平,乖乖等着。

“桃叶儿尖上尖,柳叶儿就遮满了天,在其位的这个明阿公,细听我来言呐……”张云雷看着杨九郎睡着了,悄悄退出病房,嘱咐完张鹤帆后就回家了,毕竟有洁癖的小张主任已经快48小时没有洗澡换衣服了。

病房里,杨九郎慢慢睁开眼睛,张云雷两天就睡了两个小时的觉,无奈他只好假装睡觉哄人回家,但是,小张主任唱歌也太好听了,这要是隔过去,那就是角儿啊,明天一定要问问这歌叫啥,太好听了,杨九郎想着张云雷的歌,慢慢的真的睡着了。


评论(15)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