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儿

😘😘😘

我真的喜欢他(一发完)

昨天看了二爷10分钟后脑勺产生的暗恋梗,商量好我们三个一起写, @高山流水153  @撑伞的海棠 我也来交作业啦~

——————————————————————————



窗外的春光明媚刺眼,沉静的校园里不知道埋葬了多少单纯的真心爱慕,只可惜他们不明白那时一切尚早,辗转岁月里再多细腻情思也会最终化灰流逝,暗恋可以撑起少年时代的所有梦想,却不能抵挡成人以后的微薄现实。


 

确实,我喜欢张云雷。

 

张云雷就是坐在我斜上方的那个男生,我和他中间隔着过道。

 

我喜欢他,喜欢了很久,喜欢看他单肩背着书包走进教室,喜欢看他拉开校服的拉链漏出里面干净的白衬衣,喜欢看他上课时认真的记笔记,也喜欢看他下课时和同桌那个小眼睛的男生打闹。

 

我喜欢每天都会比他早一些到教室,这样就可以在他走进教室时笑着和他打声招呼,说句“早啊”,他的笑,是我一整天的好心情。

 

我记不清楚什么时候开始对他格外在意,如果时光也可以像电影镜头似的分开一张张的画面,那么我脑子现在出现的第一张就是他站在讲台唱歌时的样子,我最喜欢看他站在讲台上唱歌,这样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看着他帅气的脸犯花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盯着他的后脑勺看。

 

“张云雷!”同桌看我又盯着他发呆,便恶作剧的叫了他的名字。

 

在他转过头来的瞬间,我连忙慌乱的低下头,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只希望我通红的脸不会出卖我。

 

“怎么了?”他说这句话时,一定是笑着的吧,只可惜我不敢抬头看他。

 

“下课去小卖部吗?”

 

“好啊~”

 

用余光看见他转回身子继续看书,我才抬起头,然后气急败坏的掐同桌的腿。

 

“别别别!我这是帮你!”同桌一脸坏笑,扭着身子躲着我的手。

 

帮我?!我信你我就是个茄子!物理老师又在台上念一些我听不懂的天书,我有些郁闷的趴回桌子上,心里胡乱的想着一些关于他的事:

 

有一天他会忘记我吧,投身于自己的爱情世界里。

 

有一天他会有一个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

 

有一天,他会与我擦肩而过,却辨认不出我的模样。

 

有一天,可能他会偶尔想到我的名字,但却记不得我的样子。

 

有一天,他可能会终老于病房,到死都不再想起我………

 

我有些伤心的转过头去,窗外的槐树开花了,花色洁白如玉,一朵朵的洋槐花就像小酒杯一样挂在茂盛的槐树上,阳光撒下来,槐花的影子星星点点的落在他的脸上,真好…

 

我最喜欢窗外的那棵槐树,最喜欢洋槐花,盛开的,枯萎的,我都喜欢,就好像我喜欢他,是我的,不是我的,我都喜欢。

生化危机·逃生之路(二十五)

“刺啦……咚……咚……”张云雷猛的睁开眼睛,杨九郎也半坐起身,孟鹤堂枕着周九良的胳膊,周九良不敢动,只得半撑着身子抬起头来,张云雷看着其他人睡得沉,便悄悄站起身来走到门口。

 

“云雷~”李欧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醒了,小声叫了张云雷一声。

 

张云雷放下正准备打开门的手,扭头看向李欧。

 

“不用出去,他们天天都这样。”李欧见怪不怪的说。

 

张云雷想了一下,走回杨九郎身边坐下了,周九良一脸疑惑得看向张云雷,张云雷有些脸红,“睡你的觉!不用管他们!”

 

周九良还是没明白,又疑惑的看了眼杨九郎,“男的女的在一起能干嘛!”杨九郎说着搂着张云雷睡觉去了,留下周九良一个人在黑暗里凌乱。

 

一夜相安无事

 

“这些人可真能折腾,是不是他妈的吃药了!”张云雷伸了个懒腰从地上站起来。

 

“谁说不是呢,这后半夜动静就没停过!”杨九郎捡起铺在张云雷身下的衣服,一边往身上套一边说。

 

“外面怎么了?”郭麒麟问道。

 

“小孩儿家家的!咋那么好奇!”阎鹤祥一听张云雷和杨九郎的对话就明白了,笑着拍了郭麒麟头一下。

 

“哥你别打我头!该不长个儿了!”郭麒麟摸着自己的头,看着阎鹤祥一脸怨念。

 

“哈哈哈哈哈哈,就你爸那个头儿,你能长多高!”张云雷毫不犹豫的笑话郭麒麟。

 

“哎哎哎~祖宗!你还想回南京吗?”杨九郎笑着去捂张云雷的嘴。

 

李欧看着张云雷和杨九郎亲密的样子,危险的眯了眯眼睛,他低头想了一会儿,再抬起头来,便又换了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云雷,那咱们准备走吧,外面那群人可不好打发。”

 

“嗯……走吧!”张云雷想了想,招呼着大家收拾装备,想着如果软的不行那就只能来硬的了。

 

杨九郎先收拾好东西,打开门便准备出去,“操!”杨九郎小声骂了句脏话,慢慢把门又把门关上了。

 

“嗯?九郎?”张云雷背着包走到杨九郎身边,其他人也都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杨九郎。

 

“外面的人,全变成丧尸了!”杨九郎的一句话让大家都冒了冷汗。

 

“嗯?昨天晚上你们有听到什么动静吗?”陶阳问道。

 

“有动静,但是很小,应该不是外面的丧尸进来了。”杨九郎想了想说,“再说了,外面的丧尸也进不来啊。”外面办公室的门早在他们进来拆通风管道的时候就堵好了。

 

“现在想来,我们昨晚听到动静的时候,他们应该就已经变成丧尸了。”张云雷说着走到门边,拉开一条小缝往外看,“外面的门是完好的,排除他们被别的丧尸咬伤的可能。”

 

“那是什么原因让这些人一夜之间全都变成丧尸了呢?难道是他们中间有人被感染了?”一直没说话的孟鹤堂低声说道。

 

“我觉得不可能,昨天他们看到九郎哥的伤口都吓成那样,如果他们当中有人受伤,怕是那个老李也不会让他活着爬出通风管道。”陶阳说着扭头看向李欧,“李欧哥,你一直和他们在一起,他们有什么异样吗?”

 

“没有吧~”李欧努力回忆着说,“我是前天到的这儿,之后一直和他们在一起,没发现他们有什么不对啊。”

 

“那是他们接触了什么我们没接触过的东西吗?”张云雷说着又拉开门往外面看去,一个还在滴着水的水龙头突然跳进他的视线里。

 

“水!是水!”张云雷关上门,有些激动的说道,“昨天我们是用矿泉水泡的面,他们外面有水管,肯定舍不得用矿泉水。”

 

“李欧哥,外面的背包也是你收拾的吗?里面大概有多少瓶水?”陶阳看着李欧问道。

 

“11瓶!和咱们这包里的一样!”李欧肯定的说。

 

“那就是了,走吧,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张云雷把斧子递到杨九郎手里,自己也拔出匕首,走到门口打开门就出去了,周九良和孟鹤堂紧跟着也出了门。

 

张云雷他们一出门,简直跟招魂幡一样好用,6个丧尸全向他们扑来,“嘿嘿!我要报仇~可不许跟我抢!”张云雷说着就把匕首插进老李的头里,老李软绵绵的倒下了。

 

“那个娘娘腔是我的!”杨九郎一个箭步冲到娘娘腔面前,一斧子解决了他。

 

孟鹤堂对着昨天高高兴兴拉着自己手的粉丝有点儿心软,手里拿着钉枪迟迟下不了手,一个劲儿的躲着往后退,周九良过来毫不犹豫的一枪打死她,有些不满的看了孟鹤堂一眼,孟鹤堂看着周九良的表情,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杨九郎砍死最后一个丧尸,站在办公室立招呼大家出来,陶阳一出来就直奔地上的背包,快速的把背包里的水全部拿出来。

 

“11瓶!他们昨天果然用的是自来水。”陶阳看着地上扔着的泡面碗,碗里的面汤此时洒的到处都是,泡面的香味混合着屋子里的血腥味,说不出来的难闻。

 

“也就是说,自来水现在也被污染了。”张云雷有些发愁的说,他们从王九龙家出来的时候还用自来水做了早饭,那时的水还是没问题的,怎么不到24个小时的时间,自来水也不能再喝了。

 

“云雷,隔壁办公室还有不少桶装水,昨天走的时候想着太沉就没有拿,现在看来,我们得想办法把它们都带走了。”李欧说着又站上桌子准备通过排风管道爬回隔壁办公室。

 

“嗯!有多少都得带走!这么多人,可不能没水喝。”张云雷说着也爬进排风管道。

 

杨九郎和周九良也很快加入运水大军,不一会儿地上就摆了十几桶矿泉水,“行啦,省着点够我们喝一阵子!”张云雷拍拍手,看着地上的水高兴的说,“也算我们这趟没白来!”

 

“行啦!拎着水走吧,去看看咱们的车还健在吗!”杨九郎也笑着开玩笑。

 

大家拎着水回到房车上,张云雷重新规划了路线,又继续上路了。

 

 

生化危机·逃生之路(二十四)

男人一抬头,“张云雷!”

 

张云雷也吓了一跳,赶紧把男人拽出管道,“欧子!怎么是你?!”

 

“呦!你们认识啊!”杨九郎有点儿惊讶,从到了特种部队他和张云雷两个人就一直在一起,张云雷的朋友家人他基本上都认识,可是眼前的这位,确实没听他提起过。

 

“九郎,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李欧,我在新兵连时的战友,我俩那时候睡上下铺。”张云雷高兴的说,语气里全是久别重逢的喜悦。

 

“哦哦~您好~”杨九郎笑着要和李欧握手。

 

李欧没有和杨九郎握手,反而立正站好冲着杨九郎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北部军区步兵连4中队李欧。”

 

杨九郎有些尴尬,收了手也回了个军礼,“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南军区特种作战旅德云中队杨九郎。”

 

“哎呀!都是自己人,别来这套虚的!”张云雷说着按下李欧的手,“欧子,你后来去了东北啊?!”

 

“嗯,新兵连出来以后我本来要分去四连,结果后来沈阳军区缺人,就把我们两个班调走了。”李欧说着回身去拽还在管道里的背包。

 

张云雷帮着李欧拽出来背包,三个人也跟着大家都站在办公室中间,小小的办公室里,这时候除了张云雷他们的十个人,还有刚刚救出来的4男3女,一下子感觉拥挤了起来。

 

“那个,谢谢你们来救我们啊。”一个中年男人客气的说,看样子应该是个领导,“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李,大家叫我老李就行。”

 

“应该的,应该的。”张云雷客气的说道。

 

“那个…不知道各位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啊?”老李说着给张云雷递了根烟。

 

张云雷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抽,“我们要到南京去,您放心,我们会把您各位送到军方的避难所。”

 

“嗨!避难所再说,要不…辛苦您各位也把我们带上吧?或许这病毒还没到南京那么远呢?你们这么厉害,多我们几个也不成问题吧?”老李脸上带着讨好的笑,一边儿说着一边给杨九郎他们散烟。

 

杨九郎也不客气,接过烟点着就抽了起来,“老李啊,您呐,看看我们这个队伍,都是壮小伙子,再看看您这,我们带着你们,有什么用啊?出了事还得保护你们,我们自己着了急都顾不过来自己,要我说,您还是去军方的避难所吧,有吃有喝有人管,多好。”

 

“哎呀~我们怎么没用啊,你看看…”老李说着拽过三个女孩的胳膊,“你们都是壮小伙子,不得找点儿姑娘啊,看看,都是如花似玉的姑娘,你说带着我们好不好?!”

 

“李经理!你!!”其中一个穿着黄色裙子的姑娘眼睛通红,指着老李气到手发抖。

 

老李一巴掌打到姑娘脸上,“你指谁你?!没有老子你们能活到现在?!这的男人哪个没睡过你!当了婊子你还想立牌坊?!”

 

姑娘捂着被打红的脸不再说话,王九龙拎着手里的钉枪就要冲上来,被陶阳一把拉住了,冲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

 

老李见张云雷他们脸色都不好了,以为是姑娘不愿意扫了他们的兴,拉着黄裙子的姑娘就往张云雷怀里塞,“嘿嘿,小哥你试试,她就是脾气不好,床上活儿好着呢!”

 

张云雷不敢使劲,怕伤着姑娘,一个劲儿的躲着往后退,杨九郎看不过去了,过来一把把姑娘拽到一边,一抬手拳头就要挥到老李脸上,老李吓得紧退了两步,一抬头,看见了杨九郎胳膊上的被铁皮管子划的伤口。

 

“你你你!你!你受伤了!”老李吓得连话都说不出了,听他这么一叫,剩下的人通通躲杨九郎远远的,就连杨九郎刚刚帮过的黄裙子姑娘也尖叫着跑回老李的身后。

 

“是啊!我身上的伤多了,怎么了?!”杨九郎被他们的反应搞得有点儿懵。

 

“受伤了就会变成丧尸!”老李后面的一个男员工翘着兰花指捂着鼻子说。

 

“娘娘腔!老子变成丧尸先咬死你!”杨九郎有些哭笑不得。

 

“嗯…那您各位也看到了,我朋友受伤了,我们也把你们救出来了,你们履行承诺,分给我们食物和水,我们马上就走,绝不在这里威胁你们的安全。”张云雷说着站在杨九郎旁边。

 

“不行!你们不能走!”老李突然声嘶力竭的喊道!

 

“为什么?”张云雷有些无奈的看着他们。

 

“他刚才接触过我们每一个人,万一把我们也感染了怎么办?!不行!你们得在这里住一晚!得对我们负责!”老李胡搅蛮缠的说。

 

“其实…我们可以把你们都杀光,然后再走。”一直没说话的周九良慢慢从后面走过来,孟鹤堂看着周身带着杀气的周九良,也笑着走到人群前面,“对啊,现在杀人,可没警察管了~”

 

“你们…你们…”老李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心里盘算着这些都是什么人,怎么这么可怕。

 

“老舅!”陶阳小声叫了张云雷一声,“天也不早了,我们就在这里过夜吧,反正我们现在走也赶不了多少路,天黑了还得找地方搭营地。”

 

张云雷看了杨九郎一眼,杨九郎点点头,“好吧,那我们今天晚上就在这里休息吧。”

 

“那得让这个受伤的到里间去!”老李指着最里面的经理室说道。

 

“不用你说,我们也不愿意和你们这群人渣呆在一起!”张云雷说着带着大家往里间走去。

 

“云雷!”李欧突然开口,“我和你们一起!”说着拿起地上的一个背包,冲着老李他们说,“这是他们应得的!”

 

老李他们自然不敢反抗,眼睁睁看着李欧带走了他们一半的食物和水。

 

“欧子!”张云雷用力拍拍李欧的肩膀,“好兄弟!”

 

大家来到经理室,办公室有点小,大家挤着坐在沙发上,九涵拿着急救包再给杨九郎消毒清创,张云雷和李欧收拾着背包里的食物,王九龙气的要死,直说自己瞎了眼才会上来救这些人渣,陶阳鄙视的看着他。

 

“嗨!大楠!你猜猜,他们为啥不让我们走?”陶阳调笑的看着王九龙。

 

“啊?为啥?想跟咱们走呗!”

 

“哈哈哈哈哈~大楠你真是光长个不长脑子,他们呀!看上咱们的车了。”郭麒麟毫不犹豫的笑话王九龙。

 

“啊?”王九龙还没反应过来。

 

“他们觉得九郎哥受伤了,就会变成丧尸,然后咱们都在一个屋子,就都会被咬死,这样明天早晨,他们就可以开着我们的车走啦!”郭麒麟说,陶阳在一旁配合着点头。

 

“操!这帮孙子!”王九龙气得恨不得现在就出去揍他们一顿。

 

“行啦!省点力气吧,这屋里也没有水管,咱们就拿矿泉水泡面吧,真奢侈!”张云雷一边说着一边把矿泉水倒在热水壶里。

 

“云雷,明天早上能带我一起走吗?”李欧手里拿着泡面,小心翼翼的问张云雷。

 

“当然啦,咱们是兄弟嘛!”张云雷说着把热水倒进李欧的泡面碗里。

 

泡面这种东西,谁都知道没什么营养,但是确实不得不承认这个味道实在是太好了,大家一顿泡面吃的高高兴兴,吃完了聊会天,就各自找着沙发椅子什么的睡觉去了。

 

李欧靠着墙角,拿出手机,对着屏幕按下几个字,“博士,我已经成功混入队伍,保证完成任务。”

生化危机·逃生之路(二十三)

“既然决定了,我们来商量一下吧。”杨九郎说着把地图铺在桌子上,“我们开车绕到电梯这里,然后把车停在电梯门口。”杨九郎一边儿说着一边儿用手指着。

“车上留人吗?”张云雷看了一眼大家。

“一起走吧,我们最好不要分开行动。”陶阳说道。

“阿陶说的没错,自己的人,还是放在身边踏实。”杨九郎说着冲张云雷笑笑。

“没事多跟九郎哥学学,别动不动就打我。”张九龄一边小声念叨一边用胳膊肘怼了王九龙一下。

王九龙默默等待翻了个白眼,表示爸爸不和你一般见识。

“到楼上之后,大家要谨慎行动,现在我们不知道楼上到底有多少丧尸,能躲则躲,避免一切不必要的战斗。”杨九郎严肃的说。

“楼上的人不是说很安全吗?”王九龙疑惑的问。

“如果他们告诉你楼上全部都是丧尸,你还会去救他们吗?”陶阳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着王九龙。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那句话,护好了自己的命!”杨九郎看了一眼王九龙,继续说道,“拿好你们的装备!准备出发!”

杨九郎把车开到电梯间门口,示意大家先等在车上,他和张云雷先去确认安全。

看着电梯上慢慢变小的数字,杨九郎握紧了手里的斧子,张云雷也拿出匕首,做好了战斗准备,“叮!”电梯下来了,电梯门缓缓打开,还好,里面没有丧尸,二人松了口气,招呼着剩下的人进了电梯。

电梯慢慢上升,张云雷和杨九郎站在最外面,怕电梯一开会有丧尸进来,陶阳和董九涵被大家护在最里面,两人虽然没什么战斗力,却是队伍里不可缺少的成员。

9楼到了,电梯门慢慢打开,张云雷和杨九郎带着大家慢慢走出电梯,还好这里不是敞开的区域,全是一间间传统的办公室,走廊的结构像一个“回”字形,走廊上散落着各种文件,电脑,还有很多血迹和残尸,大部分办公室的门都是敞开的,杨九郎和张云雷一边走,一边观察从房间里投射出来的阳光,只要有丧尸走动,就一定会有影子,所幸一路走来,还没有碰到丧尸。

大家小心翼翼地来到幸存者隔壁的公司,杨九郎慢慢打开门,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一个穿着高档西装的丧尸一下扑到他面前,张云雷一把推开杨九郎,抬腿一脚踹在丧尸的肚子上,丧尸“嘭!”的一声撞在墙上,周九良手枪里的子弹立刻洞穿了丧尸的脑袋,丧尸狠狠的抖了一下就不动了,慢慢顺着墙滑落到地上。

“First blood!”张云雷指着丧尸,学着游戏里的声音说,周九良收了手枪,笑着和张云雷击掌。

“double kill!”王九龙用手比了个手枪的样子,对着张九龄说道,张九龄被眼前略微血腥的场面吓了一跳,居然没顾上回嘴。

“好了~神枪手们,收了你们的神通吧,通风管道在那边儿,准备干活啦。”杨九郎说着率先站上桌子,准备去拆通风管道的防护网。

张云雷安排大家堵好门,也走到桌子下面,伸手扶着杨九郎的腿。

杨九郎拆开通风管道的防护网,他不敢大声喊,怕引来丧尸,只得拿起一个桌子上的瓷杯,在管道里敲起来,对面很快有人敲了一样的频率来回应他,杨九郎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爬过来。

“这是怎么了?”杨九郎低头跟张云雷说道,“这么半天怎么还没人过来?”

张云雷也有点疑惑,他也站上桌子,拿着杯子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对着通风管道敲了一段摩斯电码,问对面是什么情况。

对面马上就做出了回应,张云雷耳朵贴着墙壁,一边儿听嘴里一边念叨,“管道,窄,拆…九郎,他们说管道太窄了,让我们把这上面的铁皮管子拆掉。”

“嗯,拆吧!”杨九郎说着就拿手里的斧子去砍管道里面的铁皮管子,把螺丝砍断,杨九郎伸手使劲一拽,管子哗啦啦的就从管道里掉了出来。

张云雷差点儿被散落下来的管子砸到,杨九郎伸手一档,胳膊上被管子的接口划了一道不浅的伤口,“嘶…你慢点啊倒是…”张云雷捂着被铁管子砸到的脚,“涵儿,准备消毒包,你九郎哥又挂彩了。”

九涵听到了赶紧从背包里翻出来急救包,准备消毒清创的用品。

“没事,小伤。”杨九郎笑笑说,“辫儿,告诉他们,这面的管子拆了,爬过来吧。”

张云雷拿起杯子又对着墙壁敲了几下,不一会,对面管道里传来了声音,有人在慢慢爬过来,杨九郎示意张云雷拿个椅子上来,好方便爬过来的人下去。

对面的人爬的很快,声音越来越近,杨九郎等在通风管道口,不一会儿,就看到一个姑娘气喘吁吁的爬了出来,杨九郎拉住她的手,一把把她拽出管道,姑娘穿着的精致的套装,此时也被管道里的螺丝划烂了。

“大哥,谢谢你们。”姑娘一边儿用手拽着自己的裙子,一边儿对杨九郎道谢。杨九郎点点头,尴尬的把头转向另一边。

孟鹤堂从办公室的衣架上拿下一件西装外套递给姑娘,想让姑娘挡一下被划坏的裙子,“谢谢…你…你!你是孟鹤堂!!”姑娘看着孟鹤堂激动的快哭了,“我…我是你的粉丝啊,啊…堂堂,我喜欢你好久了。”姑娘这下也不管自己的裙子了,抓着孟鹤堂的手使劲摇着。

孟鹤堂有些尴尬,虽然他的狂热粉丝一直都不少,不过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如此狂热的恐怕也是心足够大了。

周九良不动声色的把孟鹤堂和姑娘隔开,拿着衣服塞到姑娘怀里,就护着孟鹤堂走到办公室的另一边了。

这面通风管道里陆陆续续的又爬出来5个人,大家看上去都狼狈不堪,这时,最后一个人爬出管道,手里还拖着两个大背包,张云雷上去帮忙接东西,只见这人一抬头。

“张云雷!!!”






生化危机·行尸之惧(二十二)

第二天一大早,一行人收拾打点好,准备继续出发了。

“大林,咱走吧。”阎鹤祥站在门口,手里拿着郭麒麟的包。

“哥!等我一下,这就来!”郭麒麟的声音从卧室传来。

“快点!”

“来啦来啦!”郭麒麟光着脚一路小跑出来。

“你干嘛呢在屋里?”阎鹤祥好奇的问。

“给屋主人留了便条,万一人家还回来呢。”郭麒麟一边儿穿鞋一边儿说。

“嗯~还是姆们林林想的周到。”阎鹤祥笑着说,他实在不想跟郭麒麟说有可能这家主人再也回不来了,但看着这么单纯干净的孩子,他实在开不了口。

二人下了楼,大家正在往车上装东西,如果我不是这该死的丧尸,现在的大家看上去就像要去春游一样。

“老舅,一会儿谁开车?”大林看着张云雷坐在副驾驶拿着导航研究。

“你舅妈!”张云雷头都不抬的说。

大林听着张云雷这么说,捂着嘴偷笑。

“笑个屁!”杨九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郭麒麟身后,一出声吓了郭麒麟一跳。

“哥!哥!!我老舅和我老舅妈欺负我!!”郭麒麟扯着嗓子一顿嚎啊。

“祖宗~!祖宗哎~你可别嚎了,一会儿再把丧尸招来。”阎鹤祥赶紧跑过来捂着嘴把郭麒麟拖走了。

“辫儿,咱们怎么走?”杨九郎说着坐在驾驶位上。

“往石家庄走,高速估计悬,还是走省道吧,我大概拟了一条路线,不过咱们这个,计划永远也赶不上变化,走着看吧。”张云雷说着放下手里的导航,回头冲着众人说道,“都坐好了,准备出发啦。”大家看着生活了两天的小区,突然有一些恋恋不舍,离开这里,就又要过颠沛流离、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日子了。

杨九郎这面也发动了车,慢慢的开出了小区。

王九龙家的小区虽然不在市中心,但是也属于城市主干道,丧尸也不少,现在都三三两两的在街上毫无目的的乱晃,街旁的店铺早就被洗劫一空,几辆被砸烂的车乱七八糟的停着,连街边的树上都落了一层灰,天现在也灰蒙蒙的像要下雨。

车里的气氛有些压抑,大家坐在一起却谁也不说话,陶阳依旧抱着笔记本电脑写写算算,九涵陪着陶阳,遇到重要的就拿笔记下来,郭麒麟靠着阎鹤祥在睡觉,阎鹤祥不敢动也不敢出声。周九良又在擦自己的狙击枪,枪里的十五发子弹已经被他数了好多遍了,孟鹤堂则拿着周九良的手枪拆了装装了拆,手上忙着眼睛却看着窗外。

“咳!那个……”王九龙实在受不了车里压抑的气氛,咳嗽了一声准备开口找个话题,不料却被阎鹤祥一个眼刀扫过来,示意他吵着郭麒麟睡觉了,王九龙看了一眼熟睡的表哥,自觉的闭了嘴,抱着张九龄倒在床上也睡觉去了。

张云雷从上衣口袋里摸出半包烟,点着了猛吸了一口,然后递到杨九郎嘴边,杨九郎就着张云雷的手把烟叼在嘴里,抬手把车窗户开了个小缝,“哪来的烟?”杨九郎吸了一口,“呦,还是你最喜欢的炫赫门!”

“医院里带出来的,一直没舍得抽,就剩这么几根了。”张云雷说着拍了拍装着烟的上衣口袋。

“等咱到了南京,想抽多少都有。”杨九郎又抽了一口,把剩下的半根烟递给张云雷,“给你吧,我解解馋就得。”入秋了,风都有些凉了,杨九郎怕吹着张云雷,赶紧把车窗关上。

“九郎~你说,咱们还能到南京吗?”张云雷抽了口烟,看着窗外混乱的城市,“我从来没有觉得南京这么远。”

杨九郎没说话,轻轻握了握张云雷的手,感受到手里熟悉的温度,张云雷安心的笑了笑,反手拍了拍杨九郎的手背,示意他好好开车。

张云雷抽完烟,靠着座位迷迷糊糊的,突然,杨九郎一个急刹车,张云雷一下清醒了,连车厢里的其他人也都往车前看了过来。

一栋写字楼前横七竖八的停着各种车,看来都是写字楼的员工在事发时想逃跑,路现在被堵的死死的,无论怎样是过不去了。

“掉头,换路吧。”张云雷说着又打开导航。

“万一别的路也不通呢?”张九龄弱弱的问道。

“弃车!”张云雷答的毫不犹豫。

“等一下!楼上有人!”孟鹤堂突然指着写字楼上。

大家都抬头往楼上看去,果然看到一个男人从9层的窗户探出身子来,拼命的挥动着手里的红色衣服。

“幸存者!怎么办?救不救?”张云雷说着看向杨九郎。

“肯定救啊!”还不等杨九郎说话,阎鹤祥着急的说道。

“其实…我不希望我们去冒险。”杨九郎说的有些犹豫。

大家顺着杨九郎的目光看去,写字楼的大厅和门口,密密麻麻走着好多丧尸,大多数丧尸都穿着西装和漂亮的套裙,看来都是写字楼的员工。

大家正犹豫着,窗口的男人拼命的挥了两下手,然后从楼上扔了个纸卷下来,一张纸掉在地上并没有多大动静,杨九郎借着车身做掩护,把纸拣回车上。

纸上是这栋写字楼的地图,旁边还写着一行字,说现在被困在9楼的有7个人,请他们无论如何救救他们,楼上有不少食物和水,他们愿意以此为交换。

“九郎哥,要不要想想办法?7个人呢~”王九龙轻声说道。

“如果真如他们所说,他们有不少食物和水,为什么不等着部队救援,就算我们救了他们,也不能都带回南京啊。”周九良难得说了这么多话。

“九良说的有道理,就现在的处境来看,他们比我们幸福多了。”孟鹤堂也附和着说。

“可是,我们就这么见死不救?”阎鹤祥说道。

“九郎哥,楼上又扔下来一张纸。”陶阳指着不远处的地下说。

杨九郎又下车把纸拣回来,上面写了楼上幸存者现在的处境,原来他们被丧尸堵在门口了,希望张云雷他们能把隔壁公司的排风管道弄开,好让他们爬出去,隔壁公司有一辆外部电梯,张云雷他们可以不经过丧尸聚集的大厅,并表示只要能把他们救出办公室就好。

“九郎哥,走吧!你看也不是太困难,七条人命呢。”王九龙手里拿着钉枪,热心肠的要命。

“就是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再说了,万一他们真有吃的和水呢,咱们也能少为吃的发两天愁不是。”阎鹤祥接过话头继续说道。

“呵~你当你救了他们,他们就真的会感谢你?天真!”陶阳抱着胳膊,一脸不屑的看着阎鹤祥。

杨九郎有些犹豫,一方面军人的使命感让他让去把七个无辜的老百姓救下来,另一方面,陶阳说的没错,人性的险恶没人比他们更清楚,他实在不想带着一队人冒着生命危险去就一些不相干的人。

“投票表决吧。”张云雷见杨九郎为难,拍了拍杨九郎的胳膊,对大家说道,“同意去救人的举手。”

王九龙,张九龄率先举起手来,阎鹤祥也紧跟着举起手,九涵看了看张云雷也默默的举起手来,郭麒麟也慢慢举起手,孟鹤堂犹豫了一下,也把手抬了起来。

“6:4”张云雷笑了笑,“走吧九郎,干活啦~”







生化危机·行尸之惧(二十一)

陶阳和九涵忙活了一晚上,直到天都快亮了,陶阳终于从一堆仪器和设备里抬起头来。

“阿陶,怎么样?”杨九郎问道。

“先回公寓吧,回去再说。”陶阳一脸严肃,董九涵在陶阳身后默默的整理好昨晚的研究成果,脸色也十分不好。

四人开车回到公寓,大家还都没起床,杨九郎和陶阳挨个把大家叫起来说要开会。

“阿陶,说吧,那个药,到底是什么?”张云雷问道。

“老舅,这个药,我怀疑是D病毒的升级版。”陶阳晃了晃手里的小安瓿。安瓿瓶里淡黄色的液体在阳光下闪着诡异的光。

“升级版?”张云雷小声嘀咕着。

“对!最初期的D病毒就是我们现在见到的,可以把活人变成丧尸的病毒,而现在我手里的这个,我发现它具有一定的生物活性,简单说,就是将这个病毒直接注入活性细胞组织,在它摄取了新的DNA后,就会突变。”陶阳严肃的说道。

“会变成什么?”杨九郎紧张的问。

“这个因为时间和设备的关系,我没有办法详细实验,但是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恐怕是会变成真正的不死战士。”陶阳说着把安瓿瓶小心的放进自己贴身的口袋里。

“那我们这么多人,为什么选择我老舅下手。”郭麒麟也提出疑问。

“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关键,老舅3年前在非洲执行任务时重伤,曾在非洲当地医院住过院,我怀疑在那时,他们就调取了老舅的DNA,而这次的病毒,可以与老舅的DNA结合,老舅,你有可能是他们第一批不死战士的候选人。”陶阳话音一落,所有人的目光都像张云雷看去。

“好大的一盘棋啊~”郭麒麟跌坐回沙发里,自言自语道。

“呵~”张云雷轻笑了一声,“这样就一切就都能说通了,怪不得3年前没要了我的命,怪不得卡门只针对我,怪不得九郎能活着回来找到我…这恐怕都是计算好的,不行!我不能再和你们呆在一起了。”

“辫儿……”杨九郎拉着张云雷的手,轻声叫着他。

“你们听我说,我现在一定被盯上了,或者说有可能这三年来我一直被盯着,你们跟这件事都没有关系,我不能继续和你们在一起了,这样会连累你们。”张云雷说着站起身,朝门走去。

“老舅!老舅你不能走!你走了我们怎么办啊?!”郭麒麟一瞬间红了眼眶,死死抱着张云雷的大腿不撒手。

“大林,你放手,有九郎和九良带你们回南京,没问题的,孟哥,阎哥,包括大楠和九龄,功夫都不差,你们会安全到达南京的。”张云雷说着拍了拍郭麒麟的手,示意他松开。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带他们到南京去。”杨九郎说着站起身,“你要走可以,我和你走,这件事儿我也脱不了干系。”

“老舅你把我也带走!”郭麒麟抱着张云雷的大腿,直接哭出了声音。

“张老师我也跟您走。”董九涵说着也站起身拉住张云雷的胳膊,“我现在就您一个亲人了,您去哪儿我去哪儿。”

“得带我一个啊。”周九良坐在沙发上举起手。

“九良去哪儿我去哪儿。”孟鹤堂也笑着举手。

“嘿嘿~大林去哪儿我去哪儿~”阎鹤祥嬉皮笑脸的走过来拉着郭麒麟站起来。

“辫儿哥,可不能落下我和九龄啊~”王九龙说着直接走到门口堵着门,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老舅,你看到了吧~”陶阳笑着说,“咱们早就是一个团队了,谁也别想单干~”

张云雷看着一个个兄弟,抱着腿的,拉着手的,拽着胳膊的,还有个堵着门的,叹了口气,也卸了力,“行了行了,我不走了行了吧,你们都坐回来。”

大家都走回来坐在沙发上,只有杨九郎还死死攥着张云雷的手,仿佛只要松开手张云雷下一秒就要逃走似的。

“好,那接下来,我们就要重新安排一下接下来的行程了,我们在明敌人在暗,所以,接下来,我们要………”陶阳把声音压低,大家把头凑在一起,听陶阳详细安排部署着。

安排完接下来的行程,天也不早了,大家也各回各屋准备休息了,张云雷刚进屋,就被杨九郎死死按着手腕压在床上。

“杨九郎你发什么疯?!”张云雷被吓了一跳,强忍着把杨九郎踹下床的冲动,大声问道。

杨九郎没说话,拿过皮带把张云雷的手绑在床头上,然后气喘吁吁的盯着张云雷。

“虽然我当了3年医生,你不会觉得我弱到连这个都解不开吧?”张云雷轻轻的动动手,差点儿被杨九郎幼稚的行为逗笑了。

“辫儿…我怕…”杨九郎没有动,依旧盯着张云雷的眼睛,“我怕你扔下我走了~我不能再过没有你的日子了,一天都不能。”杨九郎说着就红了眼睛。

“九郎~我不走了~我哪都不去了,我也舍不得你。”张云雷挣开皮带,伸手捧着杨九郎的脸。

“辫儿,我不怕危险,什么都不怕,就怕失去你,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刀山火海都陪你走!”杨九郎把手覆在张云雷手上,轻轻摩擦着。

张云雷没说话,抬头吻上杨九郎,杨九郎也热烈的回应着他,两人在深情的吻里寻找着彼此的安全感……

明天,不知道还有什么等待着他们。

生化危机·行尸之惧(二十)

第二天一大早,陶阳心里一直惦记着卡门留下的针剂,便央着杨九郎和周九良带着他和九涵出发去实验室了。

张云雷躺在床上,连床都不想下,身上酸疼的像跑了20公里的武装奔袭,心里暗暗吐槽,这三年可把杨九郎憋坏了,一觉睡到快中午才起来,摇摇晃晃的起了床,准备去大楠屋里找点吃的。

吃过饭,张云雷带着阎鹤祥和孟鹤堂准备去把附近的五金店都转一转,希望在离开天津之前争取给每个人都配上武器。

孟鹤堂这两天跟着周九良学了不少实战经验,加上本来身上就有功夫,现在打起丧尸来也是一把好手,三人一边杀着丧尸,一边把方圆一公里的五金店扫荡了一遍,收获颇丰啊,光钉枪就找到6把,更别说钉子和备用瓦斯了,阎鹤祥高兴的准备回家大干一场。

一回到公寓,阎鹤祥就钻到他和大林的屋子里不出来了,打算着今天晚上之前把钉枪都改造好。

张云雷和孟鹤堂则在房车上,准备把车车尽可能的改造的安全一些。

再说杨九郎这面

他们4个开着王九龙的车出了小区,一路碾压着丧尸往实验室开去。

“九郎哥,你说军方现在有措施吗?”陶阳坐在副驾驶,给杨九郎指路。

“肯定有!不然我们走了这么多天,除了卡门,你还见到活人了吗?”杨九郎头也不回的说。

“也对,估计老百姓也被集中保护起来了。”陶阳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九郎哥前面左拐。”

“阿陶,你想说什么?”杨九郎感觉到了陶阳的异样。

“没什么,瞎想而已。”陶阳低下头又想了想,“九郎哥,三年前你们去非洲执行任务,老舅受伤是住在非洲当地的医院吗?”

“对啊,不过只住了一天,就被五号接走了,怎么了?”杨九郎奇怪的问道。

“希望我的想法不是真的才好。”陶阳小声嘀咕了一声,忧心仲仲的看向窗外。

“阿陶,这再往前开可就到医科大了?”杨九郎看着行驶路线说道。

“对!就是要去医科大,我有个学生在这读博士,我来找过他,对这里的地形还有设备比较熟悉。”陶阳说道,“再一个,我们现在也不能去科研所之类的地方了,尽量不要接触军方。”

杨九郎没说话,踩了脚油门加速向医科大开去。

医科大的校园里到处走着不少丧尸,杨九郎有些头大的把车停在学校门口,“阿陶,实验楼在哪里?咱们就这么开着车在学校里走一圈,估计能把半个学校的丧尸都召集过来。”

“实验楼在操场的另一面,但是好像连着地下停车场,要不我们走停车场试试?”陶阳想了想说道。

“好,那你给指路。”杨九郎慢慢把车开进校园里。

杨九郎尽量把速度放慢,不让汽车发出太大的声音,一路上倒也没吸引多少丧尸,平安把车开到地下停车场,四人从车上下来,慢慢向电梯移动过去。

“实验室在几层?”杨九郎小声问道。

“18。”陶阳也压低声音说道

“这数字还挺吉利。”杨九郎开玩笑的说,“一会儿电梯门打开,阿陶和九涵你们两个站在我们身后,如果有危险就跑回车上去。”杨九郎说着掂了掂手里的斧子,周九良也拔出了自己的匕首,做好了战斗准备。

“叮!”电梯到了,银灰色的电梯门缓缓打开,突然,一只手从还没完全打开的电梯门里伸了出来,手上满是血迹,血管都泛着不正常的黑红色。

“跑!”杨九郎一把推开陶阳,抬手砍断了伸出来的手。陶阳和董九涵不敢耽搁,快速跑回车上,再回头看,小小的电梯里竟然挤了十几个丧尸,这时电梯门已经完全打开了,丧尸争先恐后的跑了出来。

杨九郎一斧子劈死了最先跑出来的丧尸,黑色的血溅了他一身,“九良!往左边走,让他们离车远点儿!”

周九良答应了一声,和杨九郎引着丧尸往左边空地跑去,陶阳和董九涵紧张的在车上观望着,看着二人很快被丧尸围住,着急的要命。

“小陶教授,你留在这里,我去帮九郎哥他们。”九涵说着拿起钉枪就要打开车门下去。

“不行!”陶阳说着一把拉住九涵,“你这时候下去,他们还得分心照顾你,你放心,他俩可以的。”

“我可真没用!”九涵说着一拳头使劲打在车上。

“谁说你没用,一个队伍里,大家各司其职,你是医生,就做好一个医生该做的!保护好你自己,才能救队友,而不是意气用事的去送死。”陶阳严肃的说,“再说了,你要是真没用我今天带你来干嘛?!我一会还指望你帮我做实验呢。”

陶阳看着被自己一番话震慑了的九涵,又缓和了语气说道,“九郎哥和九良都是特种部队顶尖的高手,你还怕他们搞不定区区几个丧尸啊。”说着从九涵手里拿过钉枪。

果然没过一会儿,丧尸就都慢慢倒下了,杨九郎和周九良走过来招呼他俩下车,“走吧,这下电梯安全啦~”杨九郎笑着说。

四个人坐着电梯很快来到18层,“叮!18层!”电梯的机械的女声响起,大家紧张的盯着电梯门,生怕电梯门一打开又有丧尸冲进来,不过好在外面并没有丧尸,杨九郎率先下了电梯,左右观察了一下,确认安全,才招呼着剩下的3人从电梯上下来。

走廊里一片静悄悄,杨九郎和周九良不敢放松警惕,背对着背把九涵和陶阳护在中间,四个人快速来到实验室门口,杨九郎轻轻按下门把手,门开了,实验室里空无一人,大推的资料天女散花般的散的到处都是,几个清晰的脚印从上面踩过,可见当时逃跑的人有多慌乱。

四人进入实验室,反锁了门,陶阳便开始从柜子里拿出各种仪器和实验用品,不一会儿就摆了一桌子,然后招呼着九涵过去帮忙。杨九郎和周九良则躺在一个空的实验桌上闭目养神,毕竟接下来不知道还有什么等着他们。

“九郎哥。”陶阳轻声叫道。

“怎么了?”杨九郎和周九良几乎瞬间就从桌子上跳了下来。

“今天晚上估计我们要在这里过夜了,能不能麻烦你和九良把窗户用窗帘堵死,我们不能让光透出去被人发现。”陶阳说道。

实验室的窗帘都是有遮光布的,杨九郎和周九良很快处理好窗户,又趁着天还亮着出去找了一些吃的。

处理好一切,杨九郎抱着斧子坐在门口,看着忙碌的陶阳和九涵,心却飘回了王九龙家的小公寓,不知道张云雷现在怎么样了……

生化危机·行尸之惧(十九)

张云雷和杨九郎屋里一夜春色,别的屋里可就几家欢喜几家愁了。

郭麒麟和阎鹤祥住的是个一家三口的屋子,估计当时一家人走的比较慌乱,家里到处散落着衣服、杂物、以及孩子的用品。

阎鹤祥烧了一壶水,开始慢慢收拾着家里,毕竟他们还要在这里住两天,郭麒麟坐在地上,手里拿着小孩的玩具摆弄着。

“大林~别坐地上,多凉啊?”阎鹤祥走过来拉着郭麒麟的手,把他从地上拽起来。

“哥,你看!这个多好玩啊~”郭麒麟手里拿着一个打地鼠的小玩具,一边儿由着阎鹤祥拽着他,一边儿手还在玩具上不停按着。

“嗯~好玩~那你先玩会,这家冰箱里有不少菜,你想吃什么啊?”阎鹤祥把郭麒麟放在沙发上,又给倒了杯热水来。

“什么都行!我不挑食!”郭麒麟高兴的说。

不一会儿阎鹤祥就做好了饭菜,郭麒麟扔下手里的玩具,光着脚跑到餐桌旁,眼巴巴的等着阎鹤祥开饭。

“小祖宗,你怎么老不穿鞋啊!”阎鹤祥一看郭麒麟又光着脚,赶紧拿了拖鞋来给人穿上,“这天凉了,咱们老赶路,怕你闹肚子。”

“我不喜欢穿鞋,从小就这样。”郭麒麟吃了一口阎鹤祥抄的菜,眼都亮了,“哥~您做的饭太好吃了,您还有这手艺啊,太香了。”

“慢点,慢点,这有什么好吃的,都是家常菜,等将来咱有条件了,哥给你做顿大餐!”阎鹤祥一边儿给郭麒麟夹菜一边儿笑着说。

“嗯嗯嗯…”郭麒麟高兴的使劲点头,嘴里塞的满满的,像只小松鼠一样。

“你先吃着,我去把洗澡水热上,一会儿吃完饭你先洗。”阎鹤祥表示我不能再跟郭麒麟呆在一起了,要被萌死了。

“哥我能不能晚点儿洗,想再玩会儿,嘿嘿~”郭麒麟咽下嘴里的饭,笑着说。

“玩什么啊?!就那些玩具啊?”阎鹤祥指着地上的玩具箱子,“你小时候没玩够啊?”阎鹤祥有些哭笑不得,年纪轻轻就成了博士的人,居然喜欢玩小小孩的玩具。

“嘿嘿~不瞒您说,其实我小时候压根儿就没玩过。”郭麒麟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您说我这是不是越大越回去了,小时候都不玩,现在还觉得怪好玩的。”

“啊?!嗨!!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也觉得这玩具挺好玩的,一会儿咱俩一起玩。”阎鹤祥看着郭麒麟脸上不好意思的笑慢慢变成苦笑,心里也明白了几分,想是这孩子小时候就顾着好好学习了,家里肯定管的也严,所以才没机会玩,其实他不知道,从小生长在军人家庭的郭麒麟,家里根本就没有玩具。

“哥,您做的饭多吗?我给其他人送点过去。”郭麒麟看着阎鹤祥心疼的表情,赶紧岔开话题。

“锅里还有,不过我估计他们也都吃了,不然早就来敲门要饭了。”阎鹤祥说着又给郭麒麟夹了一块肉。

“我老舅和九郎哥肯定没吃…”郭麒麟想了想说。

“你还是别去打扰他俩了,他俩有情饮水饱。”阎鹤祥坏笑着说。

“哎呀!哥…你…”郭麒麟突然反应过来,羞的满脸通红。

“你像咱俩这样,就叫饱暖思淫欲了。”阎鹤祥爱死了郭麒麟这样,继续拿浑话逗他。

“我吃饱了!”郭麒麟气急败坏的扔下筷子,走到沙发旁,蹬了拖鞋,继续玩玩具。

阎鹤祥收了桌子上的碗筷去厨房洗,一边儿洗着,一边儿听着郭麒麟在客厅叮叮当当的玩小玩具,他突然心里感慨万千,如果没有这该死的丧尸该多好,他可以和郭麒麟就这样守着一间小房子,不用太大,就这样的一室一厅就好,他可以天天给郭麒麟做好吃的,把小孩喂的胖胖的,然后去给小孩买好多好多玩具,把小时候没玩过的都买回来,对了,小祖宗还不爱穿鞋,家里得铺厚厚的地毯,不然容易着凉……

阎鹤祥一边儿想着一边儿歪着嘴乐,嗨!想什么呢这是,八字没一撇的事儿,万一大林只是拿自己当哥哥呢,哎~哥哥就哥哥吧,也挺好,能陪着小孩一辈子。

这边儿阎鹤祥心里苦闷,另一个屋里的周九良可简直快疯了。

自己从十七岁就喜欢的要命的偶像此时正和自己单独呆在一个房间里,周九良简直手和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直在地上转圈圈,他孟哥这时候正穿着居家服哼着曲儿在厨房做饭,他想进去帮忙,又怕给他孟哥添乱,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九良~”孟鹤堂在厨房叫他。

“先生,您叫我?”周九良赶紧跑到厨房。

“饭熟了,把饭端出去吧~”孟鹤堂看着像小狗一样眼巴巴盯着自己的周九良,差点儿笑出声来。

周九良高兴的端着饭走到餐桌旁,心里美滋滋的,这可是偶像做的饭啊,在以前,他做梦都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啊,简直幸福的要昏过去了。

相比幸福的周九良,张九龄就惨多了,这时候正和王九龙因为收拾东西在屋子里打架。

“张九龄你带那么多帽子要干嘛?!你当这是去旅游啊?!你要换着戴照相是怎么着?!”王九龙拽着张九龄的头发大声说。

“你放开爸爸!我就愿意带用你管?!我的包又不用你背!!”张九龄说着狠狠的一脚踹在王九龙小腿上。

王九龙吃痛,放开张九龄的头发,“儿子,来爸爸跟你好好说,你为啥非要拿这些帽子走?”

“因为是我儿子给我买的!”张九龄说着竟然红了眼眶。

王九龙叹了口气,走过去把张九龄抱在怀里,轻轻摸了摸张九龄的头,“我以后再给你买,都拿走太多了。”

“大楠,你说要不要告诉辫儿哥他们咱们的关系。”张九龄把头埋在王九龙怀里,瓮声瓮气的说。

“当然要告诉啦,怕什么?辫儿哥和九郎哥也是两口子。”王九龙搂着怀里的人,轻声说道。

“说到怕,我真的有点害怕外面的丧尸,如果不是辫儿哥他们来接我们,我宁可和你就在家里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

“别怕,有爸爸保护你怕什么。”王九龙咧着嘴笑得一脸阳光。

“扯淡!说不定到时候还得爸爸保护你!你那功夫还是爸爸教给你的,你忘啦?”两个人说着又打成一团。

相比之下,九涵就幸福多了,陶阳抱着笔记本电脑研究了一晚上,九涵给他当了一晚上助理,陶阳满意的要命,直说要问张云雷把人要走。

没有丧尸,安全的住所,美味的食物,这样的日子,大家都无比珍惜,因为真的过一天少一天了…

生化危机·行尸之惧(十七)

天亮了,大家走出房车,看到地上卡门的尸体都吓了一跳。

“这这这…这…”阎鹤祥指着卡门尸体,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结巴什么?!没见过死人啊?!瞧你那出息!”陶阳毫不留情的吐槽阎鹤祥。

“这是你杀的?!”阎鹤祥顾不上搭理陶阳,指着张云雷问道。

“不是,她自杀的~”张云雷随意的说。

“哎这怎么回事啊?!”阎鹤祥犹豫了半天,也不敢说是不是张云雷把人家姑娘怎么了这种话。

“上车说!”杨九郎说着率先回到了房车上。

“九郎哥,快说吧。”大家都找地方坐好,陶阳忍不住问道。

“她恐怕是万博士的人。”杨九郎说着从口袋里拿出那支针剂,“昨天晚上她打算给小辫儿注射这个,陶阳你保存好,回去研究一下是什么。”

“万博士?!”孟鹤堂疑惑的说。

“九良,抽空给你孟哥解释一下。”杨九郎说道,周九良点点头。

“卡门是卧底?!你从什么时候知道的?!”阎鹤祥看着张云雷问道。

“在商场,她抓我手的时候,我感觉到她手上有常年拿枪的茧子。”

“那你和她秀了两天恩爱,九郎你是怎么做到不吃醋的?!”阎鹤祥又转向杨九郎问道。

“因为你们带着卡门回来的时候,辫儿跟我说起卡门的时候,摸了我给他的手表。”杨九郎笑着说。

“这是暗号啊?!”阎鹤祥一脸懵逼。

“差不多吧。”张云雷笑的一脸骄傲,这是他和杨九郎多年搭档执行任务养成的默契,也不怪别人看不懂。

“老舅,我怀疑,这个针剂里可能是D病毒。”陶阳在旁边儿看着那支针剂,一直没说话。

“我觉得,这个卡门好像是冲着我来的。”张云雷努力回忆着说,“如果我没记错,那天在商场的卫生间门口,离卡门最近的是孟哥,也是孟哥先跟卡门说的话,可是卡门出来之后,越过孟哥直接扑在我身上。”

“对!当时我离卫生间的门最近。”孟鹤堂也确认道。

“既然你早就发现这个姑娘图谋不轨,为什么还把她带回来啊?!”阎鹤祥觉得应该直接解决了她比较靠谱。

“当然是要看看她有什么目的啊?!”陶阳嫌弃的看着阎鹤祥,“狗熊都比你智商高!”

“哎!你这个小孩!”眼看着阎鹤祥又要发作,郭麒麟赶紧冲过来,“哎哎哎,哥哥哎,阿陶没别的意思,他就平常这样说话习惯了,别和小孩儿计较哈。”

阎鹤祥和陶阳互相瞪了对方一眼,都不说话了。

“老舅,那这卡门千辛万苦混进咱们的队伍里,就为了给你注射病毒?那直接让丧尸咬你一口不就得了吗?干嘛这么费劲。”郭麒麟安抚好阎鹤祥,转头对张云雷说道。

“我也再想这件事,阿陶,你能尽快研究出这个针剂里是什么吗?”张云雷问道。

“我需要实验室,但是现在我不知道可以相信谁,如果我们可以在天津停留一天的话,或许我可以找我的学生帮个忙。”陶阳想了想又继续说,“当然,如果他还活着的话。”

“行吧,那咱们就准备出发吧,争取今天天黑之前到天津。”杨九郎说着走到驾驶位,张云雷坐在副驾驶上给他指路。

“辫儿~”杨九郎小声叫着张云雷。

“嗯~?”

“还是你坐我旁边儿我心里踏实~”杨九郎说着拉过张云雷的手放在嘴边轻吻了一下。

“好好开你的车!”张云雷笑着打了一下杨九郎。

到天津剩下的路走的异常顺利,没等天黑,杨九郎就把车开进了王九龙家小区里。

“也不知道大楠还在不在家。”杨九郎一边停车一边说,“看这小区里连个鬼都没有,大白天的,安静的吓人。”

“应该在家,我们孩子从小就听话。”张云雷说着放下手里的导航。

“你们等在车上,我和辫儿先去看看,确认安全再回来接你们。”杨九郎说着和张云雷小心翼翼的下了车。

“大楠家在几层?”杨九郎背靠着张云雷,轻声问道。

“9层。”张云雷也轻声回答,“电梯在左面。”

两人走到电梯旁,还好电梯还能用,两人上了电梯,来到9层。

“叩叩叩。”张云雷轻轻敲门。

“谁?!”里面传来小心翼翼的声音。

“大楠?!是我!张云雷!”门很快就开了。

“辫儿哥!”王九龙高兴的像个一米九的孩子,“九!九郎哥?!”

“别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杨九郎笑着打了大楠一拳,“我们楼下还有人,我去叫他们上来。”

不一会,大家都坐在了王九龙家不大的客厅里。一一和王九龙打过招呼。

“嘿嘿,那个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啊,这个是我同事,张九龄。”王九龙指着他身边一个皮肤黑黑的男孩说。

“大家好。”张九龄说着也和大家一一握手。

“大楠啊,你我都不知道退伍以后做什么工作了。”张云雷坐在沙发上,难得的放松下来。

“我啊?就在俱乐部当散打教练。”王九龙说着咧嘴一笑,整个人阳光的不行。

“你当散打教练?!突然好心疼你的学员。”杨九郎看着一米九多、满身肌肉的王九龙,捂着脸笑着说。

“哥你不知道,他老打我,你看…”张九龄说着就准备去撩自己的衣服,结果被王九龙拽着头发直接放到了。

大家一下子笑成一团,笑过之后,杨九郎说安排一下今天晚上怎么住。大楠家是个一室一厅的单身公寓,怎么也不可能住下10个大小伙子。

最后大家商量着还是撬门吧,毕竟咱有这个条件。

“那咱们还是两个人住一间,这样撬四个门就可以了。”杨九郎说道。

“我和阎哥住!”大林抢先举手,“我要听阎哥给我讲故事!”阎鹤祥看着大林这样,嘴都乐歪了。

“我和九良住一屋。”孟鹤堂笑着说,周九良低着头不说话,脸红的跟苹果似的。

“小陶博士,咱俩住行吗?”九涵小心翼翼的问。

“行啊,你这么安静,没问题。”比起大林,陶阳更喜欢和安静的九涵做室友。

“行!那就这么决定了。走吧辫儿,干活了!”杨九郎说着带着张云雷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