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儿

那些年,急诊科的那些事儿(十二)

张云雷这一觉睡的香极了,直到阳光都刺眼了,张云雷才迷迷瞪瞪的摸过手机,一看时间,小张主任差点儿从床上跳起来!妈呀!都11点多了啊!这是旷工了一上午啊,刚准备埋怨杨九郎怎么不叫自己起床,一回头就看到空空如也的病床,这回也顾不得起床气了,赶紧找人啊~哪去了这是。

直到张云雷在办公室看到坐着轮椅写病例的杨九郎,才感觉睡迷瞪的大脑缓过劲儿来,“杨主任~你怎么起来了?!你脚不疼了啊?!”

“还行吧~你怎么不多睡会啊~忙了一晚上。”杨九郎写着病例头都顾不上抬。

“什么就还行啊?!你敷衍谁呢你?!换药了吗?”小张主任这个起床气估计有延迟。

“没呢~一会儿换一会儿换~”

“一会儿什么一会儿,你把那病例给我撂下!这急诊怎么多医生护士!怎么连个换药的都没有?!”带着起床气BUFF的小张主任战斗力爆表。

张云雷这面正发着脾气,梁护士长进来
了,“呦~张主任这话可说的我们不爱听了啊,那是我们不给他换吗?他自己不愿意啊~非说您换的好!我就差把普外的烧主任给他请下来了,没有您就是不行啊!您不信您问问他!”梁护士长一边说着一边走过去从杨九郎手里拿走病例,然后直接把轮椅往张云雷面前一推,“张主任!人交给您了,随您处置,换药包我给您送病房啊。”护士长一脸我懂我懂的表情,转身出了办公室。

张云雷一言不发的推着杨九郎回到病房,看见换药包都准备好了,这护士长办事效率真高,小张主任心里想着。

“九郎~我看看伤口啊~你忍着点儿啊~”张云雷小心翼翼的拆开纱布。

只听九郎倒吸一口凉气~真疼啊~疼的人想骂脏话,这面张云雷看杨九郎忍得辛苦,之好转移他的注意力,“九郎~你想好咱们联欢会说什么了吗?”

“嘶~你听过有段相声叫杂学唱吗?要不咱说这个吧?你唱歌多好听啊,又什么都会唱~说这个正合适!”杨九郎抱着受伤的脚一边看着张云雷换药一边说着。

“没听过,你在哪听的啊?”

“在三庆园,有两个小伙子说的,逗哏的叫张磊,捧哏的叫杨昊翔,说的真不错,那逗哏的嗓子又高又亮,长得还帅,哎你别说雷雷,你跟那个张磊长得还真像嗨~那你穿大褂肯定比他穿好看!到时候咱俩也弄两件大褂穿怎么样?!”杨九郎满脸兴奋。

“咱俩不是天天都穿白大褂吗?!”小张主任满脸嫌弃。

“哎呀那不一样啊~人家那大褂多好看啊!”

“行~!你是主任你说了算,那咱们词儿怎么写啊?你上次看了的还记得吗?”张云雷收拾好换药包准备送回处置室。

“我记得一些,然后再问问度娘,应该差不多。”杨九郎说着就拿出手机开始找资料。

“行!那你先写着,我去打饭。”张云雷说着走出病房。

突然还有点怪期待的,小张主任在心里默默的想。









这一章真的很短,这两天实在太忙了,我保证下一章好好写😁😁

那些年,急诊科的那些事儿(十一)

“张主任!张主任!”张云雷看着刚睡着的杨九郎,不敢大声答应,只得快步走到门口去开门。

“怎么了丹丹?出什么事了?!”张云雷看着丹丹在门口急的都快哭了。

“张主任您快来看看吧,刚刚琪琪在咱们急诊的卫生间里捡了个孩子,刚出生的!”

“孩子现在在哪呢?”张云雷一边系着白衣上的扣子一边跟着丹丹跑。

跑到抢救室,就看见琪琪衣服上全是血,手里还抱着一个血淋淋的孩子,“九天!叫儿科派个人下来!快点!”张云雷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一个无菌中单,把孩子从琪琪手里接了过来。

“琪琪,快去洗洗手把衣服换了~”张云雷看着孩子,这哪里是弃婴,明显就是直接生在卫生间的啊,连脐带都没有剪。

“张老师~儿科的孟主任来了~”九天气喘吁吁的跑回来,后面跟着一个长相酷似冯绍峰的帅哥。

“您好张主任~我是儿科的孟鹤堂,来我看看孩子~”孟鹤堂接过孩子,捏捏孩子的脚~只听孩子“哇~”的一声哭出来了,哭声还挺响亮,孟鹤堂回身把孩子交给身后跟着的实习生,“小秦,你先把孩子带回去,让周九良给孩子体检,我随后就回去。”嗨!这医院是不是长得好看的都在儿科啊?连实习生都长这么帅,再看看自己旁边的九天,小张主任默默的在心里叹了口气。

“张主任,你们在哪发现孩子的?!”

“我家护士在急诊的卫生间发现的,看样子像是孩子被直接生在卫生间的。”张云雷皱着眉头说。

“那可是产妇去哪了?她怎么会在卫生间生完孩子就不见了呢?!”孟鹤堂满脸疑惑。

“就是说啊~”张云雷也满脸不理解。

“那行吧~那我先回去了,如果您找到产妇让她来儿科,孩子的体检报告出来我给您打电话,”孟鹤堂说完就回儿科了。

“哎~这当妈的也够狠心的!直接把孩子生卫生间,这是真不想要了啊~”梁鹤坤在旁边摇着头说。

“我看着孩子还挺健康的,不像有什么先天疾病。”张云雷说道,“哎~小番茄,今天晚上你夜班啊?!”

“嗨!张主任,谁把我外号告您了~”梁鹤坤一脸哭笑不得。

“哈哈哈哈哈~不告诉你~哎!我怎么好像听见120的声音了?!”

“什么好像啊!那就是!快走吧~”梁鹤坤说着拉起张云雷往门口走去,刚到门口,就看见王九龙怀里抱着一个女孩,女孩下半身的裙子上全是血。

“快快快谁来接一下,推个车来!”纵使王九龙有膀子力气,也手抖的不成样子。

“什么情况?!”张云雷一边帮着把女孩往推车上抬,一边问道。

“这个不知道,这姑娘我在咱们医院门口捡的,大门口就晕倒了,救护车差点儿压着她,车上的那个酒精中毒昏迷了。”王九龙气喘吁吁的说。

张云雷一看这姑娘的情况,瞬间明白了!“大楠,快帮我把这姑娘送到妇产科,然后你通知儿科说刚刚那孩子的母亲找到了!小番茄!车上那个酒精中毒的交给你了!”张云雷说完就推着姑娘跑走了。

把姑娘交到妇产科,又到儿科去看了刚刚那孩子,折腾完一大圈,已经是后半夜了,小张主任精疲力尽的往急诊走,心里盘算着还能再睡几个小时,刚走到急诊,就看见地上躺着两个人,准确的说是这两个人躺在自己吐的呕吐物上面。

“九天!这怎么回事?!”张云雷一个脑袋好几个大。

“哦哦~张老师,这是刚刚那就酒精中毒病人的朋友,过来找他,也都是喝多了的,吐了一地就躺在这儿了”九天看上去也糟心的要命!

“那这两个人没人管了吗?!他们这一桌子喝酒的就一个清醒的都没有啊?!”小张主任已经在快发飙的边缘了。

“有一个,去交费了,哎哎哎~就是那个人,回来了,就是他~”九天指着一个往这面走来的人。

看他走路的样子,这个人应该还是清醒的,“哥们儿,这地上躺的都是你朋友啊,那什么,我们这是医院啊~不是必胜客,这不能让他们躺在自己造的披萨上面啊,这后半夜阴凉阴凉的,再感冒了,你搭把手,给他们弄病床上去。”张云雷觉得自己快疯了。

等把这几个醉鬼都弄好~天都蒙蒙亮了~张云雷轻手轻脚的回到杨九郎的病房,想着睡不成躺一下也是好的啊,刚一进病房,就听到杨九郎叫他。

“雷雷~今天晚上出什么事了?我听着外头乱哄哄的。”

“有个姑娘,把孩子生卫生间了,然后她跑了,然后大楠在门口捡着她了,然后拉来一个酒精中毒的,然后酒精中毒又带来两个喝多的,然后………”张云雷趴在床上,话说的语无伦次,连白衣都懒得脱了。

“行行行~我大概齐明白了,你快睡吧,多睡会儿。”杨九郎话还没说完~张云雷就睡着了。

杨九郎看着睡着的张云雷,头发顺顺的搭在额头上,怎么看都像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他躺在床上这两天,张云雷如何的沉着冷静的面对病人,如何完美的完成手术,他都知道,不管谁来看他,都要夸这个孩子几句,杨九郎在急诊干的有些年头了,他知道想要撑起一个急诊科有多么的不容易,心里也心疼张云雷,刚来没多久就能把急诊科管理的这么井井有条,自己真是撞了大运,碰到了怎么好的搭档,杨九郎心里想着,咬牙坐上床旁边的轮椅,孩子替了自己两天怪累的,让他多睡会吧~杨九郎慢慢关上了病房的门。



@高山流水153 @珊 @秀儿 我又更新啦~快来夸我啊~😊😊

那些年,急诊科的那些事儿(十)

张云雷匆匆忙忙回到急诊,心里想着杨九郎该换药了,索性直接去处置室拿换药包,刚走到处置室,正碰到梁护士长拿着个新的换药包回来,“护士长,您这是要去给谁换药啊?是忘了拿什么了吗?”

“嗨~我说去给杨主任换药,走到门口看见医务科的于主任在里面和杨主任说话呢,我就没进去。”

“哦~这样啊,那您把换药包给我吧,我去给杨主任把药换了。”张云雷说着接过护士长手里的换药包。

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笑声,张云雷推门进去,“呦~您看看于主任,咱这说曹操曹操到吧~”杨九郎笑的一点都不像昨天刚被硫酸烧伤的病人。

“嗨,小辫儿啊~我们正说你呢,咱们医院啊~下个月就成立10周年了,我和你姐夫商量着搞个联欢会,每个科出个节目,咱们大家热闹热闹,这不正和你们杨主任说你从小就唱歌好听呢~你就进来了。”于谦于主任笑的特别和蔼可亲。

“于老师~您打算演个什么啊?要不唱个摇滚吧?九郎你不知道,我从小听着于主任的摇滚成长起来的~”小张主任满脸坏笑。

“去你的吧~叫你说的我多老了似的。”于主任笑着摆摆手。

“于主任,您得把我姐夫带上~您俩一起唱一个多好啊~”张主任您走哪不忘坑姐夫啊。

“我不和你姐夫唱~他唱啥都一股戏味儿!几年前他给我唱了个大约在冬季,我到现在都找不着调儿~”一听于主任这么说,张云雷笑的眼泪都飙出来了,

“行了小辫儿,你照顾九郎吧,我先回去了。”于主任说着站起来拍了拍张云雷的肩膀。

送走于主任,张云雷一回头就看到一脸八卦的杨九郎,“雷雷,郭院长那大约在冬季是咋唱的啊,我看你都笑哭了。”

张云雷一边笑一边给杨九郎学他姐夫的唱腔,眼看着杨九郎的笑容渐渐消失最后变成一脸懵逼,“我好像也想不起来原唱了~”杨九郎表示这也太洗脑了。

“行了~不闹了,我赶紧给你换药。”张云雷说着麻利的最好了准备。

“嘶~~~”杨九郎疼的脸都白了。

“忍忍啊~马上就好~马上!”这回小张主任的手可没抖,稳稳的换好药,又赶紧洗了一块毛巾回来给杨九郎擦汗。

“九郎,其实~这话我早就应该跟你说,那天真的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现在躺在这里就是我了。”张云雷绞着手里的毛巾,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嗨!雷雷啊~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啊,你要真是想谢谢我,就告告我,昨天你给我唱的那歌叫啥~我跟你说啊,今天晚上你还得给我唱啊~可好听了~”杨九郎像小孩耍无赖似的说。

“叫探清水河,是北京小曲儿~讲的是个挺凄美的爱情故事…”张云雷讲的仔细,杨九郎也听得认真,一段故事讲完,张云雷竟然红了眼眶,仿佛他就是故事中的小六哥一样,杨九郎看着入戏的小张主任,有心逗逗他。

“小六哥,你带我私奔吧,我大莲打今儿起,愿与我小六哥同进同出,同归同宿,只此一人。”杨九郎拉着张云雷的手,捏着嗓子满脸娇羞的说。

“噗~”看着杨九郎娇羞的样子,小张主任忍不住笑出声来,“好!大脸妹妹,咱俩私奔!我以后唱曲儿养活你!”

“你是大脸妹妹!你脸大!你全家都脸大!!”杨九郎笑着拿毛巾砸张云雷,张云雷也不躲,那毛巾也没有真的砸到他身上。

“行了九郎~你先歇着,我得干活去了。”张云雷笑着捡起毛巾。

“嗯嗯~你快去吧~别忘了晚上回来给我唱曲儿啊~”杨九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冲着张云雷挥手。

张云雷处理了一下午病人,杨九郎不在,科里大小事儿他都得上心着,小张主任表示,我现在不光身上累,心也累啊。

这一忙就忙到晚上了,想着病房里还有位等着听曲儿的爷,小张主任赶紧打了两份饭去病房,可不能让姆们九爷等久了不是。

“九郎~联欢会咱们科出什么节目啊?要不让护士们跳个舞?!”张云雷一边摆饭一边说。

“算了吧,咱们科不比住院部,这急诊的护士最累了,上班忙的脚不着地,下班再让人家排舞?不太合适吧?”杨九郎手里拿着勺子,眼巴巴的盯着饭盒。

“也对!那咱们科现在就你最清闲,你来出节目吧~”小张主任把饭盒递给望眼欲穿的杨主任。

“我一个人能演啥啊?我又不会跳舞~别跟我说让我唱歌啊,我放屁都不在调门上,雷雷~你陪我吧?!”杨九郎眨巴着小眼睛。

“咱俩大老爷们能演啥啊?!你看人家什么节目是两个大老爷们演的啊?!”小张主任满脸嫌弃。

“哎~~!!”杨九郎一拍大腿,“我想到了~咱俩可以说相声啊!!相声不就是俩老爷们演的么~”

“这倒是个好主意,咱俩明天商量商量说个什么,哎~你吃饱了吗?吃饱了睡吧~我洗碗去~”张云雷一边说着一边收拾碗筷。

“不睡!你可答应晚上给我唱曲儿的!”杨九郎撅着嘴说。

“唱曲儿就唱曲儿~你卖的什么萌啊~真油腻!”张云雷一手端着饭盒一手拿着洗洁精,“等我洗了饭盒回来给你唱啊。”

“哎!你说谁油腻呢?!”

“我说碗!!你个小眼八叉的!!”今天的小张主任也是战斗力爆表啊!!!











那些年,急诊科的那些事儿(九)

“张主任早”

“哎!早啊!”今天的小张主任也是活力满满啊。

“琪琪~咱们张主任好帅啊,你看那穿衣打扮,真好看,跟个明星似的~”丹丹一脸花痴的盯着张云雷。

“那你去表白啊~看看你老公能不能放过你!”琪琪捂着嘴偷笑。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有老公还不能看帅哥啦?!真是的!”

“哎你们差不多得了啊~”晓薇拍了丹丹一巴掌,“不要在背后议论我的张主任,这是我的~”

“晓薇~醒醒啊~天亮啦~别做梦啦~!”琪琪抱着晓薇的肩膀使劲摇。

“晓薇啊~要不要给你唱一首梦醒时分啊?!”丹丹一脸坏笑。

“哎哎哎~别闹了~120的声音!快走!!”三人说着往门口跑去!

“什么情况?!”张云雷听到声音也跑了出来。

“车祸重伤!昏迷!”王九龙说着一抬头“哎?!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没多久!先不说这个!去抢救室!”张云雷一边说一边推着病人往抢救室跑,“病人情况!”

“左大腿开放性骨折,怀疑合并腹部脏器损伤,病人失血多,在车上补液1000ml,止血带止血。”张九龄如是说道。

“好~通知家属了吗?!”

“通知了!”王九龙一边说着一边把病人往病床上抬,“哥~那我先走了,中午一起吃饭吧?”

“好~你先走~中午电话联系~”张云雷连着各种仪器,头都顾不上抬。

“琪琪,病人失血性休克,立即建立静脉通路!”

“收到!”

“九涵,心电图,腹部彩超、通知骨科来会诊!”

“好的,我马上去!”

“彪哥,通知麻醉科、手术室,咱俩上这个手术!”

“好!”彪哥说着也跑走了。

不一会儿,九涵跑回来了,“张老师,病人脾破裂!”

“通知血液库备血!”

“我儿子呢?!我儿子怎么样了?!”张云雷这面刚嘱咐完九涵,琪琪就带着病人家属来了。

“您好,您是病人母亲是吧?!”张云雷看着眼前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妇人。

“我儿子严重吗?”

“非常严重,脾破裂,左腿骨折,失血性休克,现在需要马上手术!”张云雷认真的说道。

“大夫我儿子不会有生命危险吧?!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求求您救救他,我给您跪下了。”妇人一边哭一边就要跪下去了。

张云雷一把扶住病人家属,“您先冷静,这样,您先去前面交费,之后到手术室门口等着签字,你放心,我们一定会进最大努力来抢救你儿子!”

“涵儿!跟我去手术室!”

这面手术室里,麻醉器械全部准备到位,张云雷和李鹤彪虽然第一次合作,但却非常默契,一台脾摘除的手术很快完成了,送病人回了病房,张云雷拿出手机,看着上面显示大楠8个未接,默默的后悔答应王九龙中午一起吃饭。

正后悔着,第九个就打来了。

“喂!辫儿哥!你怎么还不来食堂?!你饭都凉了!”张云雷忍着直接冲到食堂打死人的冲动,“王九龙你是不是个傻子?!那病人不是你送来的是不是?!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有多严重!催什么催?!”

“哥您别生气~我这不是想您了吗~”王九龙一听张云雷生气了,赶紧小心翼翼的,“行了,我换了衣服就过去,马上啊~”挂了电话,小张主任赶紧往食堂走去。

一进食堂,就看到和张九龄打的不可开交的王九龙,“哎哎哎~大楠你干嘛呢?!”

“辫儿哥来啦,我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儿子张九龄!”王九龙一只手拽着张九龄的衣服,一只手薅着张九龄的头发。

“张主任您好,张主任您快救救我!”张九龄显然打不过一米九的大楠,哭丧着脸跟张云雷求救。

“大楠你差不多得了,看给人家欺负的!要我说九龄你也对他也是真爱,都这样你都不报警啊~?!”张云雷吃了一口大米,都凉了,真难吃!

“嘿嘿嘿~我们闹着玩呢~”王九龙放开张九龄,“哥您回来了怎么也不告我啊?!大林也没跟我说~”

“我也才回来不到半个月,想着先吧工作这面稳定稳定再跟你们说的,话说我都不知道你也在医院啊~”张云雷又吃了一口菜,菜凉了更难吃!

“嗯嗯~我现在在120~舅舅说我别的不行,好歹有膀子力气~嘿嘿~”王九龙露着一口大白牙,笑的傻呵呵的。

正说着,张九龄电话响了,说是叫他俩回120,有病人,看着两人走了,张云雷也抛弃了面前几经凉透的饭,想着回急诊赶紧看看杨九郎去。









那些年,急诊科的那些事儿(八)

张云雷回到值班室,一挨枕头就睡着了,实在是太累了。可是刚睡着,电话像催命似的响起来。

“喂~您好~”小张主任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

“您好张主任,我是6床,我刚刚排过气了,可以喝口水吗?”

“可以~”

“好的好的,谢谢您,再见!”

“不客气,再见!”张云雷用毕生修养忍住了骂人的冲动,在心里一遍遍的默念“我是个医生我是个医生,他是病人他是病人。”得了,这觉是睡不着了,去看看杨主任吧。

“雷雷,不是让你去睡觉吗?!这就睡醒啦?!”杨九郎看着眼前顶着黑眼圈的人,纳闷怎么还没两个小时这人怎么就又出现在自己眼前了。

“杨主任,你想喝点水吗?!”

“我……我不渴~怎么了这是?梦游呢你?还是没睡醒说梦话呢?”杨九郎纳闷的看着晕晕乎乎的张云雷。

“我刚睡着,6床就给我打电话,问我他能不能喝水,他是喝上水了,我睡不着了~”小张主任迷迷瞪瞪的揉着眼睛说,全然不知自己在撒娇。

杨九郎表示我他妈受不了啊~好萌啊,好想摸摸他头啊怎么办~好想抱抱他怎么办~要被萌死了啊~“咳~那个雷雷啊,你别说,我还真有点渴了,要不劳驾您给我倒杯水?!”

“嗯嗯~等我一下哈~”张云雷揉着眼睛走了,不一会儿端回来一杯水。

“额~雷雷~太烫了~你这是倒的开水啊?那不是有凉白开么~麻烦您再给兑兑~”这孩子是怕是真没睡醒。

张云雷没说话,拿过杯子走了,杨九郎眼睁睁看着他把整杯的热水倒掉又换了一杯凉水,端着回来了。

“小张主任,让您给兑兑,这怎么都成凉的了又?!”

“你怎么那么多事啊?!热的不行凉的不行!!你要干嘛?!!可不喜欢杨九郎了!!”得~刚刚憋着没跟病人发的起床气,这会都撒杨主任身上了。

“我的错我的错,我凉的也能喝~您别生气啊,我这不是就随口一说么~”杨九郎一边说一边喝了一大口水,“嗨~你别说,我们雷雷给倒的白开水都是甜的~甜丝丝啊~”

“嗯~因为我有糖尿病~”小张主任一脸坏笑看着杨九郎一口水含在嘴里喝也不是吐也不是,连眼睛都瞪的能看见了~“所以喝不了甜的~”

“你这个大喘气~”杨九郎咽下水,明知道小孩逗自己玩,可还就是愿意配合他。

“哈哈哈哈哈哈~行啦~九郎你先歇着~我带实习生去查房。”张云雷一边笑一边走出病房。

“涵儿~九力九天呢?”张云雷走进值班室,看到就九涵一个人在。

“他们在护理站呢~今天实习护士也下科室了,和小护士们聊天呢。”只见九涵从一堆书里抬起头来。

“叫他们去,查房了,不靠谱的玩意。”小张主任的起床气估计还没过去。

“涵儿,高血压并发症首选药物是什么?!”小张老师开始查作业了。

“硝普钠~”小张老师满意的点点头。

“九天,癫痫首选什么检查?!”

“是脑电图吗?”九天犹豫着说。

“说对啦,回去再看看书~”小张主任拍拍九天肩膀。

“九力,脑血管病首选什么检查?!”

“脑电图!”九力原样照抄。

“给你个机会,重新说!”小张主任脸色已经有点不好看了。

“CT!”九涵小声提醒九力。

“我问你了吗?!”张云雷手里拿着病例拍在九涵胳膊上,“将来他当大夫你也跟着提醒他?!”

九涵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张老师发火好可怕,九涵想要抱抱。

“再问你一个,阑尾炎首选什么检查?!”

“B超。”九力小声说着,旁边九涵和九天一脸这个傻子完蛋了的表情。

“九天,你说!”

“血常规~显示白细胞增多,中性粒细胞增多。”九天这个答的很溜啊,毕竟这个太简单了啊。

小张主任点点头,开始给九涵和九天布置作业,一旁的九力坐不住了,“张老师,您还没给我布置呢~”

“你啊~你好好活着就行了~”张云雷白了九力一眼,走了。

九涵拽拽九力袖子,“你还好意思问,你把今天张老师问你的问题整明白了就不错了。”

张云雷忙了一下午,又去食堂给伤员打了晚饭,“九郎,吃饭吧?”小张主任把床边桌往前拉了拉。

“嗯嗯嗯~辛苦我们小张主任啦~”杨九郎眼睛又笑没了。

“我跟你说啊九郎,以后九力干活你可得看着点,这孩子基础有点差。”

“我知道,不过好歹这孩子胆子小,今天梁护士长跟我说,新来的实习生,让她去给留置针封管,她直接把肝素给病人加了小壶了,得亏丹丹发现的早,不然今天咱们急诊得出事啊!”杨九郎一边说一边往嘴里塞了口包子。

“现在的学生,越来越不行了~”张云雷一边摇头一边叹气。

“可不是呢,我们当年…………”

一顿饭就这样在忆当年中结束了。

“雷雷,今天晚上回家吧,我这也没事了,晚上张鹤帆值班,我有事给他打电话。”杨九郎看着困的直点头的人说。

“那你睡了我再走~”小张主任摇摇头。

“这刚几点啊,我睡不着~要不你给我唱个歌?”杨九郎看着人可爱,就想逗逗。

“行吧,你想听什么?!”

杨九郎没想到他这么爽快就答应了,“京剧!”故意为难人啊这是。

““耳听的悲声惨心中如捣,同遇人为什么这样嚎啕……”张云雷张嘴就来。

杨九郎一脸惊艳~“评剧!”我就不信难不倒你。

“巧儿我自幼儿许配赵家,我和柱儿不认识我怎能嫁他呀……”

“周杰伦!”

“看不见你的笑我怎么睡得着,你的身影这么近我却抱不到……”

“五月天!”

“我的声音在笑,泪在飙,电话那头的你可知道……”

“梁静茹!”

“我想说其实你很好,你自己却不知道,真心的对我好不要求回报……”

“雷雷!你是万宝曲库啊?!什么都会唱啊?!”杨九郎的眼睛你好。

“哎呀~你怎么知道我外号啊~我跟你说啊~远的我不敢说,就咱们医院,没人唱的过我!”小张主任一脸得意。

“那你给我好好唱一个,唱完我就睡~”杨九郎自己盖好被子躺平,乖乖等着。

“桃叶儿尖上尖,柳叶儿就遮满了天,在其位的这个明阿公,细听我来言呐……”张云雷看着杨九郎睡着了,悄悄退出病房,嘱咐完张鹤帆后就回家了,毕竟有洁癖的小张主任已经快48小时没有洗澡换衣服了。

病房里,杨九郎慢慢睁开眼睛,张云雷两天就睡了两个小时的觉,无奈他只好假装睡觉哄人回家,但是,小张主任唱歌也太好听了,这要是隔过去,那就是角儿啊,明天一定要问问这歌叫啥,太好听了,杨九郎想着张云雷的歌,慢慢的真的睡着了。


那些年,急诊科的那些事儿(七)

“砰…”

病人应声倒地,张云雷只听到一声枪响,随后便被杨九郎扑倒在地上,接下来的事情,在张云雷眼里仿佛全都成了慢动作,他看到警察扑上来控制了病人,看到碎了一地的硫酸瓶子,看到李鹤彪李九春他们冲过来拉杨九郎,看到梁护士长在脱杨九郎的鞋往杨九郎脚上腿上倒水,看到杨九郎因为疼而扭曲的脸,直到他被九涵扶起来,被病人勒缺氧的大脑好像终于清醒过来一样。

“九郎!!九郎!!”张云雷一边大叫着,一边和李鹤彪一起往处置室跑去,处置室里,姬鹤武已经准备好了器械药品,张云雷做过很多外科手术,什么样复杂的病人他都见过,可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一天居然连最简单的清创都会手抖,李鹤彪过来拍了拍张云雷的肩膀,从他手里拿过镊子,“张主任,麻烦您按着点杨主任,我怕他乱动。”

看着杨九郎脚上腿上恐怖的伤口,又想着人是为了救自己才这样的,小张主任心里一酸,顿时红了眼眶,“杨主任,您忍着点。”

“呦~刚刚我可听见你叫九郎来着,怎么这会儿还生分啦,来~再给爷叫一个。”杨九郎拉着张云雷的手,像调戏良家妇女似的说,张云雷看着明明疼的冒冷汗却还逗他的人,心里更难受了,“你别闹,不疼吗?!”

“能不疼么~要不你试试。”杨九郎看着小张主任难受,索性就大方承认了,这面李鹤彪手可稳的很,上下五除二处理好杨九郎的伤口,回身吩咐护士去腾间病房。

急诊科的工作依旧要继续,小张主任安抚好其他病人和病人家属后,赶紧去病房看杨九郎,一进门,就看到郭院长郭麒麟坐在病房里。

“老舅!”郭麒麟红着眼睛叫张云雷,“你可吓死我了……”得,这下都带着哭腔了。

“我没事,你都多大了还哭,丢人……”张云雷摸了摸郭麒麟的头,“姐夫,您怎么过来了?”

“我来看看你们杨主任,小杨啊,你可不能倒下,你可是咱们急诊科的顶梁柱啊。”郭院长说。

“嗨~院长您放心,咱们急诊可不缺顶梁柱,这不是还有张主任呢么~”杨九郎笑眯眯的说。

“就你贫!腿都这样了还这么贫~行啦~杨主任~好好养伤,争取早日重返工作岗位。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让小辫儿照顾你。”郭院长一边说一边带着郭麒麟走了。

“张主任,原来你是院长小舅子啊?!”杨九郎瞪大了眼睛。

“呦!杨主任,我来急诊这么久,第一次看见你眼睛啊!!”小张主任一脸坏笑。

“叫什么杨主任啊,叫九郎就完了,张主任,咱俩这可也算是过命的弟兄了!”

“嘿嘿~叫什么张主任啊,叫雷雷就完了呗~”张云雷嘴里学着杨九郎说话,手上拿着把纸扇给杨九郎扇风。

正说着,九力九天进来了,“杨老师,您没事吧?!”九天担心的问。

“没事,处理的及时,过两天就好了,这几天你们先跟着张主任。”

“杨主任,这下你可立大功了,救了我们张主任呢~”九天小眼睛眨巴眨巴,八卦的说。

杨九郎夺过张云雷手里的扇子,“啪”的一下敲在床边上,指着九天说“看见这扇子没?!再胡说八道,我就一扇子把你楔到楼上心内科!砸死壮壮!!”

“呦~杨九郎你可真是不孝啊,爸爸来看看你,你居然要砸死爸爸~?!”杨九郎话音刚落,就见阎鹤翔推门进来了,九力九天一看正主来了,扯溜子就赶紧跑了。

“滚蛋!”杨九郎翻了个白眼。

阎鹤翔没说几句话,也被电话叫走了。

“雷雷,我这也没事了,你快回家吧,昨天夜班就没怎么睡吧?今天又碰上这么档子事。”

“不回了,我给我姐打过电话了,啊~这几天就在医院陪你。”之前没感觉,这心一放下来,就累也知道了,困也知道了,小张主任一边说话一边还打了个哈欠。

“那你去值班室睡会吧,我有事给你打电话,这总行了吧?!”杨九郎用哄孩子的语气说道,没办法,张云雷困的晕乎乎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

“行吧~啊~那我去睡一会~”已经将近36个小时没睡觉的小张主任表示我真的困死了。

杨九郎目送着张云雷走出病房,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这一天天的,都是什么事儿啊~”

那些年,急诊科的那些事儿(六)

“张主任~夜班辛苦了,看看我给你买什么啦?!”杨九郎献宝似的晃着手里的早餐袋。

“呦~又辛苦杨主任给我买卷圈了,可谢谢您了~”张云雷接过卷圈咬了一口,又想起昨晚的事,今天不会被投诉吧,自己倒是无所谓,不要连累了急诊的同事才好,“杨主任,昨天晚上我夜班出了点小插曲……”小张主任决定坦白从宽。

“嗨!我当是出什么事了呢!就这事啊,这有什么的啊,对待这些不尊重我们的人,你这样做的对啊!!放心!真出了什么事有我呢~再说了,能出什么事儿,你呀还是来的时间短,过段时间你就知道了,这值夜班啊,什么事儿什么人都能遇着,可神奇了~”杨九郎眨巴着小眼睛,脸上就差写五个大字“这都不叫事儿”了。

“哈哈哈哈哈~杨主任有您这么说我心里可踏实多了,大哥,小弟以后跟您混了~”

杨主任大手一挥,“那都不叫事儿!”

“啊~~~~~救命啊~~~~”杨主任话音刚落,就听到走廊里有人呼喊。

“快走!咱看看去!”两位主任快速跑出值班室,只见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从后面勒着小雪的脖子,另一只手里拿着一瓶已经打开口的不明液体,剩下的病人和家属跑的跑叫的叫,急诊科里顿时乱做一团。

“都安静!!!都给我安静!!!!”杨九郎大声喊道!其他人听到喊声都安静了下来“都别动!!!”杨主任担心的看着小雪,小雪已经吓哭了,双手还紧紧护着肚子,生怕自己来之不易的宝宝受到伤害。

张云雷示意梁护士长赶紧报警,自己则假装淡定的走向小雪和那个男人,“我说哥们儿,你这是干什么啊?!”

“你,你们要害我,你们都要害我,我没有病!!你们要害我!”男人一脸惊恐的说道。

“哦~是大夫要害你对吗?”小张主任心说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晚上是醉鬼,白天又是神经病。

“大夫…大夫…对!就是大夫要害我!!”

“嗨!那大夫要害你,你抓人家护士干什么啊,你看看,你把人家小护士都吓哭了,快放开人家。”张云雷一边说着一边慢慢接近小雪,试图先把小雪救下来。

“护士…对,她是护士…那我也不能放开她!你们给我找个大夫来!”男人说着又使劲勒了勒小雪的脖子。

“我就是大夫啊,拿我换他行不行?你看~你说要害你的是大夫对吧,你快放了人家小姑娘,不然说出去你一个大男人欺负个小姑娘也不好听对不对?你放了她,我跟你在这儿,咱们去找要害你的那个人,好不好?”张云雷慢慢引导着病人,其他人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惊动了病人又做出什么什么可怕的举动。

“去…去找害我的人…对…有人要害我…”男人勒着小雪的手慢慢放松了。

“是啊~咱们带着个小姑娘太麻烦,你放开她,咱俩去~”张云雷示意小雪先不要动,他慢慢走过,拉住男人的胳膊,继续说着蛊惑人心的话,“你放心,我帮你找那个人,有我在他不敢害你,来~听话~把手松开,我带你走~”张云雷拉开男人的手~一把把小雪推到梁护士长怀里,就在他要松口气的时候,

“警察!!都不准动!!”

男人一下受了惊似的,一把勒住张云雷的脖子,“你们都别过来!!你们都要害我!你们要害死我!!”男人一边竭斯底里的喊着,一边晃动着手里的瓶子,瓶子里的液体滴到地上,地上瞬间被腐蚀出几个洞,张云雷惊恐的瞪大眼睛,男人的手勒的太紧,他连叫喊声都发不出来。

“都别过去!是硫酸!!!”杨九郎大声说道。

“你们都是骗子!!你们是一伙的!!你们都要害我!!!你们都想要我死!!!”眼看着病人越来越激动,张云雷被勒的连呼吸都困难了,警察示意杨九郎他们要准备射击了。

“不行不行,先别开枪,他手里有硫酸!!”杨九郎说道,“我再劝劝他。”

“哥们儿,你先别紧张,咱有事儿好好说,刚刚你说有人要害你对吗?!”杨九郎一边说一边学着刚才张云雷的样子慢慢接近病人。

可病人似乎不再愿意吃这套了,“就是你们!!就是你们要害我!!你们都要害我!!!”病人的情绪依旧很激动,张云雷已经被勒的脸都红了。

“你听我说!你听我说!!我是这的领导,这我说了算,你说谁要害你!我带你去找他!!我们当面跟他理论!!他凭什么害你!!!我给你做主!!!”杨九郎一看软的不行,就拿出了主任的架子。

“你是领导?!对…对…我应该找领导啊…你真是这的领导?!”病人慢慢放松下来。

“我真是领导,你问问他们,他们都听我的。”杨主任拿手指了指大家,大家也都配合着点头。

“他们……不对!你跟他们是一伙儿的,你们都要害我,你们是一伙的!!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病人突然又激动了起来,他一边拉着张云雷往后退,一边把手里的硫酸往地上扔去,张云雷想摇头,想告诉杨九郎快退回去,可是来不及了,眼看着硫酸瓶子就要砸到地上…

“砰!!!!”







那些年,急诊科的那些事儿(五)

“张主任!今天没吃早饭吧?!看我给你买卷圈了!还有浆子~怎么样!!”杨主任一脸骄傲的拎着手里的早餐跟张云雷打招呼。

“没吃呢~谢谢杨主任~”

“嗨!跟我客气什么~你赶紧趁热吃~我去收拾收拾~一会儿实习生来了~”杨主任一边说着一边走出更衣室。

张云雷目送着杨主任出了更衣室,拿起手里的卷圈咬了一口,哎呀~真正宗~好吃,这杨主任还真没骗人~

吃完早饭的小张主任往办公室走去,一进门就看到杨主任正和实习生们说话,“呦~张主任来了~同学们,这是咱们科的张主任,张主任,这是李九天,董九力,董九涵~您看着挑一个吧~”杨主任说话的语气好像是从事什么不正当行业的。

张云雷看了看3个实习生,这个九天太胖,不要,那个九力看起来就傻呼呼的,也不行,九涵好,看着就是个踏实孩子~就他了~

“那个杨主任,我就要九涵吧,行吗?”

“行啊~九涵啊~咱们张主任可是国外留学回来的,年轻有为,你以后就跟着张主任好好学!”杨主任拍拍九涵的肩膀,继续说道“那九力九天就跟着我了~走!咱们去留观室看看。”

杨主任话音刚落,就听到护理站传来一阵欢呼。

“怎么了这是?有什么高兴事啊~?”杨主任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护理站高兴的抱成一团的小护士们,只见小雪被围在人群中,手里举着一张B超结果“杨主任!我怀孕了!!我终于怀孕了!!!”小雪高兴的快哭出来了,眼睛里都亮晶晶的。

“妈呀!真的啊?!我看看~哎呀!小雪,恭喜你啊!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恭喜恭喜!今天中午我请客!”杨主任的眼睛又笑没了。

要说这小雪啊,结婚也有3、4年了,一直都没有孩子,检查也做了,偏方也用了,就是不行,这回终于有了宝宝,大家都真心的为她高兴。

“丹丹,你把咱们科的班重新拍一下,不要让小雪值夜班了,护理班也不要上了,就走行政班就行,小雪啊,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咱们急诊的大熊猫了!谁敢欺负你你就告我!我给你做主!”梁护士长抱着一摞病例,笑眯眯的说。

张云雷吩咐着九涵出去买些水果饮料和精致的甜点回来,这面扭头跟杨九郎调笑“杨主任中午请咱上哪吃啊?!”

“食堂啊!!”杨主任伸手一笔划“经济又实惠!”

“各位您瞧见了嘛?咱们主任啊,拿钱根本不当钱啊~当命!!”小张主任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笑成了一团。

杨主任中午吩咐食堂单独炒了菜,再加上张主任吩咐买的水果饮料甜点,硬是把医院食堂的工作餐吃出了派对的感觉,大家高高兴兴的吃过饭,又回到了各自的岗位忙碌着。

小张主任正准备带着他的宝贝实习生去熟悉熟悉环境,半路被张鹤帆叫住了,“那个张主任,我想麻烦您件事行吗?那个,我今天晚上夜班,但是家里突然有点事儿,想跟您换个班您看成吗?”

“行啊,没问题,那今天晚上我值班,明天你上我的夜班。”

“好的好的~没问题,那辛苦您了。”张鹤帆一个劲的道谢。

张云雷掏出手机给姐姐打了电话,告诉姐姐晚上值班不回去吃饭了,姐姐表示你们都别回来才好,省的我做饭。

一下午带着九涵处理了几个病人,张云雷越来越满意自己选中的实习生了,孩子话不多,干活认真心还细,“涵儿,你第一天实习就上夜班能行吗?累不累啊?要不今天晚上你就先回,下个夜班再跟我值?”

“张老师我没事,我晚上不回了,跟您值夜班吧~”九涵一边说一边也没停下手里得活儿。

“行吧,你要累了可别撑着,咱俩可以倒替着睡一会。”小张老师可关心自己学生了。

天黑了之后的急诊也不安静,热闹的很,后半夜主要集中一些酒鬼,这不,这就送来一位。

“张主任,外伤病人,您给处理一下!”

“走吧涵儿,我说咱俩干脆今天住处置室算了,哪儿就这么多外伤的啊!”这是今天晚上第五个外伤病人了,即便是年轻有为的小张主任也表示我有点受不住了啊。

到了处置室一看,好嘛~又是个醉鬼,那没办法啊,谁让咱干的就是这救死扶伤的活呢~再看这个醉鬼,胳膊上被开了个足有10厘米的口子,这会正看着张主任发呆呢,“怎么弄的啊?”张主任开口问道。

“酒瓶子碎了,划的。”醉鬼说话的时候盯着张主任眼都不眨。

“涵儿,准备缝合包。”小张主任实在不愿意跟一个醉鬼多话,三下五除二的处理好他的伤口,正准备清理一下血迹就完工了,醉鬼突然伸手摸了张主任的脸“嘿嘿,你长得可真好看~”

九涵还来不及反应,只见小张主任反手就是一耳光,醉鬼都被打蒙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你你你,你怎么打人你?!”醉鬼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指着张云雷说。

张云雷拍了拍一瞬间挡在自己身前的九涵,走到醉鬼跟前,带着蛊惑人心的笑说“我什么时候打你了?你记错了,你摸我还不让我摸你一下啊?我这人啊,手重,就算摸疼你,你也不能说我打你啊,对不对?”不等醉鬼再次发作,小张主任拍拍白衣,“涵儿,带病人去缴费。”放下一句话和一脸懵逼的病人,小张主任潇洒的走了。

剩下的半宿,相安无事。

那些年,急诊科的那些事儿(四)

急诊科新的一天开始啦

“呦!张主任来啦,吃早饭了吗?”一大早来自一只河马精的问候。

“吃过了吃过了,谢谢杨主任。”

“明早别在家吃了,给你带卷圈,我家楼下有一家,特正宗!你爱吃这个吗?!”杨主任的眼睛又笑没了。

“爱吃爱吃,那我先谢谢杨主任了。”小张主任心说,这河马精怕不是暗恋我吧,怎么连我爱吃什么都知道,他哪知道,其实是杨主任自己爱吃,科里和他搭班的同事都被强迫吃过这个。

小张主任一边想着一边往办公室走去。
“张主任张主任!!有病人!”

张云雷连忙跑过去,“大爷大爷,您怎么啦?哪里疼?”只见大爷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表情痛苦的说这里疼,走路走的好好的突然就疼起来了,“大爷,您以前有过心绞痛吗?”大爷痛苦的点点头。

“琪琪!”张主任扭头看了看护理站,“硝酸甘油舌下含服,给大爷做个心电图,还有心肌酶,出了结果马上通知我。”

“好的!”琪琪带着大爷去做检查,这面杨主任正好过来,“怎么了张主任?!”
“哦~一个大爷,有心脏病史,胸前区突然压榨样疼痛,我怀疑是急性心梗,送去做检查了,杨主任,要不要通知一下心内?!”张云雷严肃的说。

“通知吧,让他们派人下来接一下病人,另外联系一下病人家属。”

“张主任!检查结果出来了,急性心梗!”

好的,琪琪你让病人联系一下家属,你通知手术室。”张主任认真工作的样子可真帅,琪琪在心里默默的花痴了一下。

张云雷赶紧给郭麒麟打电话“大林,急诊有个急性心梗的病人,你下来接一下吧?”

“老舅我这有病人顾不上,你等一下啊,哎老阎!老阎!!去趟急诊!有个急性心梗的病人!老舅~老阎下去了!我不和你说了,挂了!!”

刚挂了电话,杨主任也从留观室回来了,“张主任~心内派谁下来了?”

“好像是阎主任下来了”

“哦~是吗?走!一起去手术室,介绍你们认识。”杨九郎一脸坏笑的说。

手术室外

“嗨!九郎!见了爸爸也不打招呼啊?!”阎鹤祥歪着嘴笑着说。

“张主任~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儿子~叫壮壮!咱们这关系!以后我儿子就是你儿子!”杨九郎亲切的拉着张云雷介绍,压根儿没看老阎一眼。

“杨九郎你缺德不缺德?!谁是你儿子?!”

“壮壮我告诉你,你小心我一会一手术刀扎死你!!”

小张主任看着如此幼稚的两个人~急诊和心内有这样的主任,这两个科怕是也好不了了~

玩笑归玩笑~进了手术室,就看出来杨九郎和阎鹤祥的专业能力有多强了,不出一会~手术结束了。阎主任带着病人回了病房,杨主任在外面交代着病人家属,小张主任也回了急诊。

刚到急诊,就看到一个姑娘坐在处置室外面的椅子上哭,李九春站在旁边儿一脸无奈,“怎么了这是?!”张云雷走过去小声的问九春。

“嗨,这姑娘自己在家做鸡爪子,拿刀一剁,剁自己手上了,以为自己手断了,包着个抹布就打120,120拉来我一看,得亏来的早,再晚点伤口都愈合了,姑娘吓坏了,也没带钱,这不是等着老公送钱来呢么~”九春把张云雷拉到一边,小声的说。

小张主任也一脸的哭笑不得,“有叫120的钱还不如买点现成的鸡爪子呢,得了~辛苦你哄哄她吧~我先去趟办公室~”

路过护理站,张云雷被护士长叫住了,“张主任,您见杨主任了吗?”

“杨主任在手术室呢,一会儿就回来了,怎么了?!”

“哦~没事~医务科刚刚通知明天实习医生下科室,让咱们准备迎接一下。”

“嗯~行~我一会见了主任告诉他~”小张主任笑眯眯的说。

哎呀~要来实习生了呀~这个不错~明天一定要挑一个机灵的~能跟着我端茶倒水的~嘿嘿~想想就开心~









那些年,急诊科的那些事儿(三)

玫瑰园
“姐~我回来啦~”张云雷一边换鞋一边招呼着。

“丢丢回来啦~丢丢丢丢~抱抱~”姐姐还没说话~就见一个小炮弹从屋里冲了出来,“安迪你快下来,先让你小舅换衣服!”
“姐~大林回来了吗?”
“沒呢,大林也没打电话回来,估计忙着呢,你怎么样啊?累不累啊今天?”姐姐一边抱着安迪往屋里走,一边回头和小张主任说话。
“不累,我们主任还挺照顾我的~”张云雷想到了什么似的,笑了笑说“姐我先回屋了啊,大林回来告我一声~”
“行~你先歇会儿,一会吃饭叫你。”
张云雷回到自己房间,想着今天一天发生的事,觉着挺好,新的科室,新的同事,漂亮的护士长,还有个小眼八叉的主任,哈哈哈哈哈~挺好~就在这好好干吧~小张主任想着想着,居然睡着了。
“老舅,老舅!老舅!!!吃饭啦!!!!!”张云雷睁开眼就看见自己大外甥那张放大的脸。
“躲我远点!你要亲我是怎么着!”
“你下班怎么不去找我啊,我忙到这会才回家,回来就看见你在睡觉!叫你吃饭还凶我!!!你说你要干嘛!你是不是要成精?!!”大林撅着嘴,叉着腰,一副小泼妇的样子。
“呦~你吵醒我你还有理了是吧?!你活干不完回不了家那是你的问题,我睡觉爱着你什么事儿啦?”完蛋,张小泼妇上线了~
俩人正对峙着,郭院长推门进来了,“儿子,快走吧,你打不过他,一般妇女都打不过张云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舅甥俩一秒破功,倒在床上笑成一团。
吃过饭后,张云雷缠上郭麒麟了,“大林,快给我讲讲,老阎为啥说他是杨九郎爸爸。”
“老舅你也太八卦了吧,我不给你讲了,我要睡觉,我累死了。”大林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大林,好大林,林林,快给我讲讲,生活太无趣,需要八卦调剂。”张云雷拽着大外甥的胳膊撒着娇。
大林实在受不了这个暴击,“好好好我给你讲不完了么,就是有一回我们科开会,也不知道怎么就说到楼下急诊科了,老阎就说杨九郎要是他儿子,早就被他打死了,也不知道怎么就被杨九郎知道了,后来老阎有一回接到一个诈骗电话,问他是不是壮壮小朋友的家长,老阎小名就叫壮壮啊,他就觉得这个事挺好笑的,就发朋友圈了,结果杨九郎就在朋友圈评论说他就是壮壮小朋友的家长。”
“就这啊?!”张云雷一脸无语。
“我还没说完呢,然后老阎看到了啊,就报复杨九郎,在他自己手机上把杨九郎来电话的铃声改了,杨九郎一给他打电话就是'爸爸,接电话,爸爸,来电话啦。'哈哈哈,老舅你还不知道吧,现在心内和急诊都等着这个事还怎么发展呢~”大林一脸坏笑的说着。
“这俩人也太幼稚了,我还以为这里面有什么恩怨情仇呢。”小张主任一脸失望。
“嗨!老舅你等着看吧,这事可没完呢,我不行了,故事也给你讲完了,求求你放我去睡觉吧。”
“睡吧睡吧~晚安~”
大林一边往自己房间走,一边心想,这是什么愁什么怨,我上班累死累活哄病人,下了班还得讲故事哄我老舅,这日子可真是没法过了~






这章真的很短,主要是最近被九郎和壮壮洗脑了~就一定想加这一章,在这里谢谢写@高山流水153 ~谢谢亲爱的帮我想主意~鼓励我~一直对我不离不弃~爱你~明天我们让老阎上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