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儿

😘😘😘

生化危机·行尸之惧(十二)

“哎呀妈呀~脑瓜疼~脑瓜疼~一写报告就脑瓜疼~脑瓜疼~”

“郭麒麟!关了你的闹钟!”张云雷一边儿骂一边儿飞了个枕头过去。

郭麒麟从被子里爬起来,手忙脚乱的去关闹钟,一不小心手一滑又把手机掉在了地上,待他从地上捡起手机关掉闹钟,迎接他的是他亲爱老舅的死亡凝视。

“额……那个老舅啊,不早了~咱们起床吧?收拾收拾……”郭麒麟光着脚站在地上,小心翼翼的说。

张云雷还没说话,他上铺的阎鹤祥不干了,“小郭啊,怎么光着脚呢?快把鞋穿上,我妈说了,这秋天啊就怕凉了脚。”阎鹤祥一边说着一边儿从上铺爬下来,把拖鞋递到郭麒麟脚边。

“那个谢谢阎哥~我去给咱们做点吃的去。”郭麒麟怕张云雷骂他,逃似的跑走了,阎鹤祥笑着摇摇头,也跟着郭麒麟进了厨房。

被郭麒麟魔性的闹钟一吵,这觉是自然睡不着了,大家也都起来了。

吃过早饭,大家坐在一起开始商量接下来的行程。

“现在我们肯定不能坐飞机走了。"陶阳率先开口,“阎哥,九涵,我们不能骗你们,军方现在可能有坏人的卧底,我们的处境很危险,如果你们不愿意继续跟着我们,我可以把你们送到个安全的地方。"

“小陶你这话说的可就没意思了啊?!怎么?!嫌我们累赘啊?!咱们好歹也是有过命的交情的!现在有危险了,让我扔下你们走?!告儿你!不可能!!!”阎鹤祥嘴一歪,眼一瞪,直接发了脾气。

“别别别,阎哥,阿陶不是那个意思,我们怎么能嫌您累赘,您可比我战斗力高多了,我路上还指望您保护我呢,别气别气啊~"郭麒麟说着用手帮阎鹤祥顺着气。

“还是姆们林林会说话,哥哥不气啦啊~"阎鹤祥虽然脾气火爆,但是来的快去的也快,郭麒麟软着声音一哄,阎鹤祥这时候又美滋滋的了。

陶阳默默的翻了个白眼,“九涵,你呢?”

“我也不走,咱们这一路上总得需要医生吧,那个,我知道我很弱,但是我会努力的,我……我跟着张老师好好学,不会拖大家后腿的。”九涵小声说着。

“没人说你拖后腿,你从来医院就跟着我,手上的功夫是我教的,以后这身上的功夫也跟着我学,再不济,还有我保护你,怕什么!”张云雷笑着拍拍董九涵的手。

“昨天小董守了我一晚上,就冲人家这敬业精神,也差不到哪里去。”连九良都难得的夸了人。

“行!那咱们这一路可就同甘共苦了。”陶阳心里其实有数,阎鹤祥虽然脾气不太好,但是为人仗义,手上有技术,昨天杨九郎可没少夸他,至于那个九涵,虽然没有战斗力,但确实是个好大夫,人老实又细心,这两个人确实是一个队伍里不可缺少的。“九郎哥,下一步咱们什么打算?”陶阳继续说道。

“我看了地图,科研所往北1公里,有个小型的影视基地,我们要先去那里搞辆车,咱们这么多人,最好能在一个车上,影视基地应该有明星的保姆车,我们去搞一辆,然后在影视基地东南方向有一个商城,如果可以,我们要去这个商城一趟,这个商城位置相对偏僻,事发时又是工作日,人应该不会太多,我们需要去找一些衣服和一些用品,眼看着天渐渐凉了,咱们不能冻死在路上啊。"杨九郎用手指着桌子上的地图,安排完任务还不忘调笑两句。

“去影视基地还走地下吗?”阎鹤祥摆弄着手机,开始查看下水道的地图。

“如果可以的话,走地下是相对安全的。”杨九郎说道。

“嗯嗯,我找到地图了,走地下,一公里都不到,咱们还从上来的那个井下去就成。”阎鹤祥晃晃手里的手机,高兴的说。

“行!拿好各自的装备,咱们准备出发。”杨九郎一声令下,大家都背好自己的背包,整装待发了。

昨天的一场恶战他们几乎杀光了科研所剩下的丧尸,这时候走的倒是无比顺利,来到地下入口,大家按照顺序进入下水道,依旧是杨九郎打头阵,张云雷垫底。

有了昨天的在下水道行走的经验,这回众人的速度明显比昨天快了很多,不到半个小时,他们就到达了影视基地的下面。

“一会出去一切行动听指挥,九良和我是主要战斗力,老阎你保护好自己,辫儿你负责保护好剩下的人,外面现在没什么动静,我准备上去了。"杨九郎说着轻轻顶开井盖,观察好没有危险后,将剩下的人一一拉了上来。

“这就是拍电视剧的地方啊?”阎鹤祥环顾四周,高兴的说。

“嘘……”杨九郎比了个禁声的手势,“你们听……”

生化危机·行尸之惧(十一)

杨九郎轻轻顶开头顶的井盖,透过小缝往外看,他们现在已经在科研所的院子里了,可见的范围内并没有丧尸,杨九郎打了个手势,率先顶开井盖上去了,排除危险后,回身把大家挨个拽了上来。

“九郎,你看!”张云雷指着不远处冒着烟的直升飞机。

杨九郎点点头,“飞机坠毁,这里活人死人一个都没,有蹊跷啊,手机还有信号吗?联系大林。”

张云雷掏出手机给郭麒麟发信息,杨九郎和周九良护着大家往科研所大楼里跑去。

跑到大楼前,杨九郎趴在科研所的大门上往里看,奈何这种门看着像玻璃的,但是从外面什么都看不见,杨九郎骂了句脏话,尽量轻的推开大门,大家一进到科研所的大厅里,都傻眼了。科研所的大厅里现在一片狼藉,随处可见各种被大家逃跑时丢下的实验用品以及各种纸张,最重要的是这里现在摇摇晃晃的走着不少丧尸,有的穿着西装,还有的穿着实验服,此时都被推门的声音吸引了,瞪着灰白空洞的眼睛慢慢转过头来,死死的盯着5个闯入者。

“怎么办?杀光他们吗?”张云雷手里拿着斧子,轻声问道。

“现在也没什么好方法了。”杨九郎说着把阎鹤祥拽到身后,“大家都注意安全,九涵跟好辫儿。”

杨九郎话音刚落,丧尸们像终于发现食物似的,快速的扑了上来。

周九良把狙击枪放在地上,拔出贴身的匕首冲了上去,手起刀落,一个丧尸重重的倒在地上,后面的丧尸被绊倒,眼看就要倒在周九良身上,“砰!”阎鹤祥举着钉枪一枪打爆丧尸的头,周九良回手对阎鹤祥比了个大拇指。

杨九郎拿着两个斧子早就杀红了眼,见丧尸就砍,不一会儿他身边的丧尸倒了一片。

张云雷护着毫无战斗力的董九涵,不敢过多的参与战斗,两人就在边上捡一些漏网之鱼。

阎鹤祥端着钉枪正杀的过瘾,突然一个丧尸从后面抱住了他,张着大嘴冲着阎鹤祥脖子就要咬下去,阎鹤祥情急之下拿着钉枪一挡,“砰!”一颗钉子发射出去,正打在大厅吊灯的电线上,水晶的大吊灯摇晃了几下,终于支撑不住了,“咚!”的一声掉了下来。

“九郎!!!”张云雷砍死一个缠着他的丧尸,冲着吊灯掉下来的方向大喊了一声,刚刚吊灯掉下来的瞬间,他清楚的看见杨九郎和周九良就在吊灯下面。

“涵儿呆着别动!”张云雷嘱咐了九涵一声,顺便跑到阎鹤祥旁边把阎鹤祥解救出来。

“九郎!九郎!”张云雷看着撒了一地的水晶珠子,大声到底叫着杨九郎,想确定他的位置。阎鹤祥解决了最后两个丧尸,也跑了过来。

“这儿呢!”杨九郎的声音传来,张云雷赶紧跑过去,“九良在我旁边,我俩没事,快把这个抬起来一点儿。"

张云雷和阎鹤祥用尽全身力气才把巨大的水晶吊灯抬起来一点,杨九郎和周九良费力的从下面爬了出来。

“你们两个怎么样?”张云雷看着满身是血的两个人担心的问。

周九良捂着流血不止的右腿摇摇头,“皮外伤。”

“我也没事,不影响活动。”杨九郎左胳膊上被开了个口子,这时候皮肉都往外翻着。

“我们赶紧走,你们的伤口必须马上消毒处理。”张云雷说着扶着杨九郎,阎鹤祥馋着周九良,九涵捡起地上的狙击枪,大家慢慢往电梯间走去。

刚走到电梯间,就听到其中一步电梯发出“叮!”的一声,大家被吓了一跳,周九良迅速掏出贴身的手枪,对着电梯门,剩下的人也都进入戒备状态,紧张的盯着缓缓打开的电梯门。

“妈呀!”郭麒麟一下电梯就看到这么一幕,也下了一跳,“老舅!你终于来了……九……九郎哥?!"当郭麒麟看清张云雷扶着的人,大吃一惊。

“先上楼再说,他们受伤了。”张云雷说着扶着杨九郎走进电梯。

回到实验室,陶阳看到杨九郎也震惊的要命,缠着杨九郎让他说这三年去哪了,杨九郎笑着拍拍陶阳的肩膀,不动声色的叉开话题,陶阳笑了笑,也不再追着问了。

“张老师,我们没有麻药了,麻药都在九郎哥丢的那个背包里。”董九涵看着两人的伤口,为难的说。

“就这么来吧,要什么麻药!”杨九郎无所谓的说,旁边儿周九良也一脸见怪不怪的点点头。

张云雷没说话,走过来接过董九涵手里的纱布就开始给杨九郎清创消毒,“涵儿,准备针线缝合。”张云雷皱着眉头轻声说。

“周哥,那……那我来了啊~你忍着点。”董九涵拿着纱布手不停的抖。

“没事,你缝吧,不疼~”周九良看着九涵吓得手抖的样子,难得的笑了笑。

张云雷看着九涵的样子,也笑着摇摇头,接着低下头继续给杨九郎缝合,杨九郎看着张云雷认真的样子,忍不住用没受伤的手摸了摸张云雷的脸,张云雷抬起头,正撞上杨九郎毫不掩饰充满爱意的眼神,两人笑着交换了一个吻。

“啊啊啊~你们!你们!”阎鹤祥本来担心的看着两个人,谁知道一把狗粮来的猝不及防。

“你叫唤什么?!看你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郭麒麟好笑的看着阎鹤祥,“我们早就习惯了,跟他俩在一起,根本不用吃饭,狗粮就吃饱了。”仔细想想,这屋里的人,除了阎鹤祥,大家都知道张云雷和杨九郎的关系,连九涵都见过张云雷办公桌上的照片,也不怪阎鹤祥大惊小怪。

处理好伤口,陶阳笑着说要去给大家弄点吃的,杨九郎也跟着进了厨房。

“九郎哥。"陶阳叫了杨九郎一声,还没说话先红了眼眶,“你这三年去哪了?”

“当雇佣兵,在'青佢'做卧底。"杨九郎轻声说。

“和D病毒有关?”陶阳说着把电磁灶打开。

“对!就是这次的病毒!”杨九郎把电磁灶功率调到最大,让电磁灶的声音掩盖他俩的谈话声。

“九郎哥,'青佢'领导你知道是谁吗?他的目的又是什么?”陶阳轻声问。

“它的创办者是一个美国人,叫威廉,据我所知,威廉的本意是要用这个病毒让细胞再生治疗癌症,但他手下的一个博士发现了这个病毒的另一个作用,便鼓动威廉造一支不死部队统治世界,威廉不同意,现在也不知道背他们弄到哪里去了,至于他们现在的目的,我还真是有点看不透了,阿陶,你这面呢?”杨九郎看着开了的锅,默默的倒了一袋速冻饺子进去。

“我这面的情报几乎没有,在你之后,五号派过很多人去,都没有活着回来,我现在知道科研所有'青佢'的卧底,可能军方也有,所以,我们回南京这一路,看来不好走啊。”陶阳摇着头叹了口气。

“所以,你怀疑外面的直升机是军方卧底干的?”杨九郎说。

陶阳严肃的点点头,“九郎哥,关于那个博士,你知道多少?”

“我只知道他是美籍华人,人们都叫他万博士,剩下的,一无所知。”杨九郎揭开锅盖,用筷子搅拌着锅里的饺子。

“不管怎么说,九郎哥,还好你回来了,还好你和老舅你们都在”陶阳说着又红了眼睛。

“放心吧,有我和你老舅在,咱们什么都不怕,饺子熟了,去叫他们进来端饺子。”杨九郎说着摸摸陶阳的头,智商再高再聪明,也不过是个孩子啊。

大家围着实验桌,高高兴兴的吃着饺子,谈笑风生,大家都是豁达的人,高兴一天算一天,外面的事暂时也不能影响这屋里的欢乐,郭麒麟得瑟的显摆着他和陶阳做的腐蚀子弹,阎鹤祥看着郭麒麟可爱的样子一个劲的逗他,直把郭麒麟逗的面红耳赤,张云雷和董九涵看戏一样的看着他俩,陶阳拉着杨九郎说不完的悄悄话,周九良在一旁默默的擦着自己的枪。

大家吃的差不多了,郭麒麟安排晚上睡觉的地方,休息室只有两个上下铺,这么多人也睡不开,周九良表示自己睡在外面的沙发上就好,董九涵说怕九良身上有伤半夜发烧,也睡在外面,杨九郎非要和张云雷睡一张床,张云雷怕挤着杨九郎的伤,死活不同意,杨九郎二话不说,把张云雷往肩上一抗就往休息室走,张云雷气得大叫,杨九郎照着张云雷的屁股就是一巴掌,众人先是一愣,随即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曾经叱诧风云的二爷如今混到这般田地,想想都让人觉得好笑,顿时一屋子的欢声笑语。

只是他们不知道,在对面建筑里,望远镜背后的男人掏出手机按了几个号码,"喂,博士,是我,目标出现了,是!我会暗中跟着他们的,您放心,好的,再见!"

生化危机·行尸之惧(九)

时间倒回24个小时之前

科研所

“大林哥哥,谁的电话?”说话的是陶阳,五号的干儿子,智商200的“神童”,现在是科研所最年轻的教授。

“我老舅,不知道出什么事儿了,让我们把门反锁了等着他们来接。”郭麒麟一边儿说着一边儿从显微镜上把玻片拿下来。

“嗯~?为什么啊?”陶阳说着走到窗户前面。

“我也不知道啊,他说的怪着急的,说估计一会我们就知道了。"郭麒麟慢慢的整理好显微镜,坐下开始写记录。

“大林哥哥,我们这里还有多少食物和水?”陶阳转过头来问道。

“冰箱里有不少,怎么了?”郭麒麟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站起身来走到窗口。

“你看!”陶阳用手拉开窗帘。

郭麒麟看着科研所外面马路上走过的丧尸,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回身拔掉实验室监控器的插头,"阿陶,你还记得三年前我老舅和九郎哥失败的那个任务吗?”

“D病毒。"陶阳淡定的说,“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这三年来,我爸他们派出去的人,除了我老舅,没有一个活着回来,九郎哥也失踪了,对这个病毒,我们知道的太少了。"郭麒麟摇摇头,起身去把门反锁了。

“走一步算一步吧,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了。”陶阳拉上屋里的窗帘,关了所有设备和灯,隔绝了外面嘈杂的打斗声。

“一会儿估计军方会派人来,跟他们走吗?”郭麒麟淡定的问。

“不走!走了就完蛋了!”陶阳看着郭麒麟笑着说,“等着老舅来接咱们吧。”

“哈哈哈~果然阿陶最懂我,咱们休息会吧,晚上再干活。”郭麒麟说着合衣躺在沙发上。

“小郭博士?!陶教授!你们在里面吗?小郭博士?!"外面想起了焦急的敲门声,郭麒麟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陶阳坐在他旁边翻着书,两人像没听见一样,不一会儿,敲门的声音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远的脚步声。

郭麒麟一觉睡到天黑,醒来陶阳还在他旁边看书,“阿陶,几点了?饿不饿?”郭麒麟揉着眼睛说。

“不饿,咱们开工吧~”陶阳说着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从哪里开始啊?”郭麒麟走到窗前,把窗帘拉开一个小缝,看着院子里走来走去的丧尸,还有一架冒着烟的直升飞机。

“从怎么彻底杀死它们开始,咱们得先能保命再说,就咱俩的身手,还是别出去找死了。"陶阳捂着脸笑着说,郭麒麟从小在部队长大,跟着张云雷他们学着玩,遇到个普通人勉强能自保,遇到个稍微人高马大的就打不过了,陶阳更别说,从小泡在实验室图书馆里,着了急还得郭麒麟保护他。

郭麒麟看着自家弟弟可爱的样子,也笑了起来,外人看来他们都是年少老成,办事谨慎滴水不漏,只有在自己人面前,才会流露出这个年纪本该有的一面。

“D病毒是中枢神经毒素,也就是说如果要完全杀死它们,必须要破坏它们的大脑,或者弄断它们的脊椎,显然后者对于咱俩来说不太现实。"陶阳淡定的分析着。

“破坏大脑好说,咱们这实验室里这么多强酸强碱,能腐蚀就能破坏。”郭麒麟直接就地取材,一边说一边从柜子里拿出一堆瓶瓶罐罐,“给,硫酸!盐酸!硝酸!氢溴酸!氢氧化钾!氢氧化钙!氢氧化钠!还有……"

“行行行哥哥,哥哥你赢了,快收了你的神通吧,这个我得实验,还得算一下,另外咱还得有东西装啊,这也不能直接拿瓶子倒啊。”陶阳一边说着一边把郭麒麟从地上拉起来。

“容器好说,下个月本来我要去亚马逊抓虫子,定了一批小玻璃罩,最小的就子弹那么大。"郭麒麟说着抬出一个箱子。

“玻璃是好,可是不容易携带啊,老舅现在就是一普通大夫,你还指望他开着坦克端着加特林来接我们啊。”陶阳拿出一张纸开始在上面写写画画。

“有的虫子要避光,我还定了一批陶瓷的。”郭麒麟又抬出一个箱子。

“哥哥你饿不饿?要不你去吃点东西吧?”陶阳看着脑子里只有虫子的郭麒麟,表示我真的头疼。

“得~还嫌我烦了,你算吧你算吧,我去弄吃的。"郭麒麟正说着,电话响了,“喂!大楠啊?我没事啊,我等老舅呢,别别别,你别来,就在天津等我们,就在你家!对!你儿子?!什么时候的事?!哦哦哦~同事啊!吓死我,行吧,那你别出来,就在家等我们啊,好的好的,拜拜!”

“大楠啊?”陶阳问。

“嗯!让他在天津等咱们吧,让飞机绕一下去接他,额和他同事。”郭麒麟说着从冰箱里拿出两袋饺子,“我去煮饺子,你加油吧。”

吃过饭,两人开始分工作业,想着怎么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杀死丧尸。

“成了!大林哥哥快来看!3秒51!这已经是最短的时间了。”陶阳看着楼下倒下的丧尸高兴的叫了起来。

“不错不错,咱俩可以抓紧时间批量生产了,我估计今天天黑之前,老舅应该就能到。”郭麒麟也高兴的要命。

经过两人一晚上的计算实验,终于制造出了合适的腐蚀子弹,这种子弹的好处是近距离的可以直接用手扔,远距离的可以用弹弓,如果他们知道张云雷现在飞手术刀的水平,就可以加一条当暗器使了。

但他们不知道,在对面的建筑里,一副望远镜正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生化危机·行尸之惧(三)

“辫儿,下一步我们怎么办?”杨九郎一边说着一边掏空了两个大背包。

“去科研所接大林,然后我们去飞机场,回南京军区和五号汇合。"张云雷说着起身走到门口,把门打开一个小缝,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张老师,现在所有人肯定都想逃离北京,我们还能坐上飞机吗?”九涵担忧的说。

“军用机场。”张云雷说着关上门,“外面暂时安全,我们现在要去走廊另一头的库房,涵儿你跟我俩走吗?或者留在这里等我回来接你?"

“张老师我跟您走,我不想自己留在这里。”九涵说着背起其中一个背包。

“好!那你跟紧我和九郎,还有,所有被咬了的人都已经死了,即使他们还能走能动,所以,看到被咬了的人,即便你曾经认识他,也不能手软,明白吗?”张云雷严肃的说。

“明白!"九涵点点头。

“辫儿,趁着现在还有信号,先给大林打个电话吧。”杨九郎说着背起另一个背包,大林是郭德纲的大儿子郭麒麟,从小对生物学感兴趣,现在已经是最年轻的生物学家了。

“好!”张云雷说着掏出手机,“喂,大林,你现在在哪?”

“老舅?你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啊?我在科研所啊,你要来找我玩吗?”郭麒麟整日泡在实验室,对外面的情况一无所知。

“大林,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估计你很快就会知道了,你听我说,不管发生什么事,留在你的实验室,等我去接你,现在你身边有谁?”

“阿陶。”

“去把门反锁了,不管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开门,和陶阳在你实验室等我。”

“好的老舅,我们等你。”

挂掉郭麒麟的电话,张云雷拿起输液架,又打开门看了看外面,确认安全后,他回身给杨九郎打了个手势,张云雷和杨九郎手里握着输液架背对背站着,把董九涵护在两人中间,快速向走廊另一头的库房移动过去,短短不到50米的距离,把董九涵吓出了一身冷汗。

来到库房,张云雷和杨九郎开始快速的往背包里装一些常用的药品和纱布之类的消耗品,董九涵见帮不上什么忙,就趴在门口放风。

东西拿的差不多了,两人起身把背包背好,张云雷想到了什么似的,又拿起一盒手术刀片,“辫儿,拿这干嘛?太小了”杨九郎不解的问。

“不是用来对付丧尸的,这个可以用来杀人。”张云雷一边说着一边拆开一个刀片的包装,手一挥,杨九郎觉得脖子上一凉,伸手一摸,脖子上有一道细小的伤口,伤口非常浅,只是划破的表皮而已,但是,只要伤口再深一厘米,就足够割断他的颈动脉。

“辫儿,行啊你,这快赶上暗器了。”杨九郎完全不在乎张云雷刚刚差点儿杀了他,反而更惊喜张云雷手上的功夫。

“你当我这三年在医院玩呢。”张云雷小小的炫耀了一下。

“行了,准备走吧,我们现在要回到地下车库。”张云雷说着把输液架递回杨九郎手里。

杨九郎把输液器握在手里颠了颠,“现在要是有把AK就好了。”

“醒醒吧,这是中国,我看你是在国外当雇佣兵当傻了。”张云雷也拿起输液架,“唉~要是有个40火就更好了。”

“好家伙,那炮弹你背啊?!”杨九郎跟张云雷调笑着。

“我要能背动我就背加特林了。”张云雷笑着说。

“咱俩也是想瞎了心了,就这输液架了,走吧,说不定运气好出去能捡两把西瓜刀。”杨九郎走到门口拍拍九涵,“走吧。”

三个人从库房出来,小心翼翼的往楼梯走去,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楼下不断传来脚步声,似乎还有什么东西被拖动的声音,三个人停下脚步,杨九郎打了个手势,示意张云雷和董九涵不要动,他自己慢慢往下走了几个台阶,弯腰往一楼看去,只见杨九郎观察了一圈,抬手做了个撤退的手势,三人没有停留,很快撤回旁边的一间病房里。

“什么情况?”张云雷问道。

“一楼大厅里现在差不多有8到10个丧尸,因为角度问题,我只能看到这些,或许还要更多。"杨九郎压低声音说。

“我们上来之前还一个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是楼上的下来了?还是说现在外面的情况更糟。”张云雷说着慢慢走到窗户前,撩开窗帘往外面看,“九郎,现在外面的情况,恐怕比我们想的更糟。”

那些年,急诊科的那些事儿(十九)

张云雷心里惦记着丢了的3瓶药,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先问问李欧,别万一误会了人家。

“丹丹,见李欧了吗?”张云雷路过护理站,正好看见丹丹。

“好像在处置室,刚刚看到他和彪哥在。”

“好,谢谢啊丹丹。”张云雷一边说着一边往处置室走去。

“彪哥,什么情况啊?”张云雷看着满地的血,躺在处置台上腿上扎着刀的男人和一旁哭哭啼啼的女人。

“两口子打架,没啥大事。”李鹤彪嘴上说着手也没停。

“那什么彪哥,我找李欧有点事,把九涵换来给你打下手行吗?”张云雷客气的说。

“行啊,那有什么不行的。”李鹤彪早烦了李欧,巴不得赶紧把听话又勤快的九涵换进来。

“欧子,我有事问你,咱俩找个没人的地方说。”张云雷严肃的说。

“啊?!没人的地方啊?要不咱俩去天台?!”李欧说道,说是天台,其实就是楼顶的大平台,平时消毒供应室在上面晾包布中单手术衣什么的,一般没人上去。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楼顶的天台,“云雷,什么事啊?还非得找没人的地方说?!不会是你把上次那妞儿的肚子搞大了吧?!”李欧满嘴浑话。

“别TM给我废话!欧子我问你!你是不是拿我钥匙进咱们科库房了?!库房里的葡萄糖苷酶是不是你拿了?!”张云雷想了想,还是没有把那个“偷”字说出口。

“没有啊~”李欧目光躲闪着说。

“没有?!人家护士长都发现了!你是不是不知道咱们科有监控?!”张云雷诈唬李欧。

李欧低下头想了想,再抬起头来,换了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说,“是啊,是我拿的啊?怎么啦?!”

“你拿去干什么啦?!你知不知道那药多钱一瓶?!”张云雷真的着急了。

“卖啊!!!不然我拿它喝啊?!”李欧一边笑一边点了根烟。

“你要那么多钱干嘛啊?!你缺钱吗?!”这段时间接触下来,从李欧的做派来看,实在不像缺钱的主。

“还高利贷啊,你是不是还要问我为什么借高利贷啊?告诉你,因为我要去买毒品啊~”李欧抽着烟,笑得简直不像个正常人。

张云雷看着眼前的这个骗子气得要命,挥起拳头就打了上去,两个人就在这7楼的天台上扭打了起来。

张云雷从小到大也没打过架,自然也不是李欧的对手,没几下就被李欧按在地上了。

“我告诉你张云雷!老子早看不惯你了!你TM有什么本事?!不就是走后门的吗?!你不是清高吗?!你不是主任吗?!带你去酒吧给你找脏妞儿你不碰!给你毒品你不沾!我就不信我毁不了你!!”李欧一边说一边掐着张云雷的脖子把他往天台边缘拖,“我告诉你!我欠了一屁股外债!现在又染了毒瘾,医院也不能呆了!我早就活够了!今天我死也拉着你做垫背!!!”说着拉着张云雷越过半人高的护栏就要往楼下跳,楼下这时也有群众发现了他们,急忙报警。

张云雷一手抓着李欧的胳膊,一手紧紧抓着身后的护栏,李欧见没办法抱着张云雷跳下去,就用脚使劲踹着护栏,年久生锈的护栏哪里经的起他的蛮力,没几下就断了,李欧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重量都压在张云雷身上,两人眼看着就从楼上掉了下来。

“啊~~~~~”“啪!”李欧从7楼掉下来摔在水泥地上一动不动了,张云雷因为手里一直抓着护栏没松开,这时整个人都吊在半空,底下的群众都发出了惊叫声,更有眼力好的已经认出来吊在空中的是急诊科的张主任。这时警车消防车都来了,张云雷听见警笛声了,可是他也快坚持不住了,胳膊上一点劲都没有了,手心都是汗,手里生锈的护栏也一点一点滑出去了,这就要掉下去了吧,张云雷低头看了看下面,好高啊,这要掉下去,不死这辈子也完了吧。

正在张云雷绝望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雷雷我抓住你了!!雷雷你别松手啊!!”杨九郎说话声音都抖了。

“九郎~~”张云雷轻声叫了一声,抬头看着杨九郎,一下就红了眼睛。

“我在呢啊雷雷,别怕啊,我抓着你呢,别怕啊~”杨九郎使劲抓着张云雷的胳膊。

“上面的同志坚持一下,消防气垫马上就充好了。”下面的消防员拿着大喇叭喊着。

“雷雷你的腿?!”杨九郎突然发现张云雷右腿的裤子上全是血。

张云雷低头看了看,估计是跳下来时护栏的断口划的,“没事!”张云雷咬着牙说,他真的就快没劲儿了。

“气垫充好了,上面的同志放手吧。”消防员在楼下拿着喇叭喊。

“九郎~放手吧!”张云雷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不行不行!你腿上有伤!我不能放手,我都抓住你了,怎么能放手呢?!”杨九郎看上去像要哭了似的。

“九郎,有气垫,快放手!!”张云雷说着就要把手从杨九郎的手里抽出来。

“不行不行!”杨九郎说着竟然也从断了护栏里挤了出来,纵身一越在空中抱着张云雷一起跳了下来。

“嘭!!!”两人一起掉在了气垫上,周围的人都围了上来,杨九郎迅速的爬起来,招呼着王九龙抬着张云雷就往手术室跑。

“我没事我没事!快放我下来!”张云雷实在不觉得自己伤得有多重,都没觉得疼,脚也能动,也没有骨折。谁知道两个人谁也不理他,只管抱着他往手术室跑。

杨九郎抖着手剪开张云雷满是血迹的裤子,看着张云雷腿上足有30厘米肉都往外翻着的伤口,心疼的要命,恨不得直接拿手术刀捅死李欧,万幸没有伤到骨头,只是皮外伤而已。杨九郎红着眼睛给张云雷打了麻药,仔细的做着清创缝合,想着缝的细一些将来的疤能不那么明显。

在隔壁手术室,栾云平烧饼和李鹤彪正在全力抢救李欧,“栾老师,我们为什么还要抢救他!他差点儿害死我们张老师!”九力愤愤的说,一边说一边擦着眼泪。

“因为我们是医生,我们的职责就是看病救人,就算他是十恶不赦的王八蛋我们也得救!”栾云平一边说一边拿镊子夹出一块骨片。

“这种人送到警察局也是要枪毙的!我们干嘛还费事救他?!”九天也忍不住了!

“还是那句话,因为我们是医生,枪毙他那是警察的事儿,我们能做的就是让他活着接受法律的制裁!”烧饼一脸正色的说道。

抢救李欧的手术整整做了8个小时,他的狗命是保住了,只不过高位截瘫了,脖子以下全都摊了,不过谁都没想到,李欧醒来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要见张云雷。

郭麒麟推着张云雷来到了李欧的病房。

“你说吧,找我干什么?!”张云雷面无表情的问道。

“云雷,我对不起你,我,我当时疯了才会想害死你,你原谅我,你看我都这样了,求求你原谅我,”李欧痛哭流涕的说。

“你找我来就是为了道歉啊?那行吧,我接受了,大林,推我回去。”

“等等!等等云雷!我有事求你。”李欧见张云雷要走,急忙出声阻拦。

张云雷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李欧。

“云雷我求求你,我不想进监狱,我不想死,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求求你救救我,我真的不想进监狱,我害怕那个地方,求求你,我下辈子做牛做马我都报答你~”李欧哭的声嘶力竭。

张云雷刚想反驳,没想到郭麒麟拍了拍他的肩膀,对着李欧说,“你不想进监狱啊?好啊~我帮你~你可记着你自己刚刚发过的誓。”说完,郭麒麟也没管病床上的李欧,推着张云雷走了。

“大林,你怎么答应他了?!”张云雷满脸疑惑。

“老舅您就瞧好吧~送他去警察局都是便宜他了。”郭麒麟冷笑着说。

没过几天,郭麒麟一张“因吸毒过量导致精神分裂”的诊断书直接把李欧送进了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里,李欧饱受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没多长时间就咬舌自尽了,当然这也都是后话,在这里暂且不提了。

张云雷躺在病床上本应该安心养伤,可是他越躺越心烦,经过这次的事,他和杨九郎之间,好像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那些年,急诊科的那些事儿(十四)

转眼到了开联欢会的日子,医院自己热闹,也没租场地,就在7楼的大会议室,把桌子都摆成回字形,中间空出来的地方也足够大了,也没有后台,到谁演出就直接出去,观众演员都坐在一起,就是图个热闹,大家这个时候也都陆陆续续的进场了,找着自己科室的座位。

张云雷和杨九郎把科里的病人都安排妥当,也带着人来到了会议室,一进门就惊呆了,平时上班大家都穿白衣和护士服,这会儿也都换上了演出服装。

心内科郭麒麟和阎鹤祥他们也都是民国打扮,看来跟他们排的小品有关系,普外科烧饼和曹鹤阳带着科里的小伙子打扮的都跟思密达似的,还挺帅,妇产科的岳云鹏和孙越两位主任还穿着白衣,旁边儿坐着一群穿着大裙子的姑娘,好不快活,120王九龙和张九龄居然穿着跆拳道的衣服,这是要表演跆拳道啊?!骨科的栾云平穿着西装,边上的护士穿着亮闪闪的拉丁舞服装,还有其他的各个科室也都各有特色。

张云雷扶着杨九郎走到贴着急诊科的座位旁边,还没坐下就看到旁边儿儿科的主任孟鹤堂穿着一身蒙古族的服装,孟鹤堂本就浓眉大眼,穿上这身衣服更显得精神,张云雷想起了前段时间抖音上的梗,走过去拍拍孟鹤堂,“小哥哥小哥哥~给你个东西你要吗?”孟鹤堂正在和周九良说着什么,回头一看是张云雷跟他开玩笑,也笑着说,“什么东西啊?!”

“你把手伸出来~”

孟鹤堂乖乖伸出手,“我你要吗?!”张云雷一边说一边握住孟鹤堂的手,还不等孟鹤堂说话,自己就笑的不行了,周围的同事也都笑的直不起腰来,孟鹤堂更是笑的不行,“小张主任,你穿着大褂太帅了,你们科这是出的什么节目啊?”

“我和杨主任说相声,我看你穿这蒙古服也帅的要命,所以过来调戏你一下,哈哈哈哈哈~孟主任您这是要跳舞啊?!”

“啊~对~我们科我和九良表演歌伴舞。”孟鹤堂说着看向旁边的周九良。

“咱们医院藏龙卧虎啊~”张云雷说着比起大拇指。

“雷雷~快回你座位吧~一会座儿丢了~”杨九郎的话又惹起大家一阵哄笑。

等大家都坐定,联欢会也差不多要开始了,在一片掌声中,郭院长拿着话筒走到舞台中央,“各位尊敬的领导们、同事们,今天我们欢聚一堂,共同庆祝德云医院10周岁的生日,在此,我谨代表院办向这10年来对德云医院作出贡献的同事们表示由衷的感谢,哎呀!这谁给我准备的词?!真水!!哪那么多话啊~要我说啊~这天也不早啦人也不少啦~咱们开始吧!!!来有请今天的主持人!办公室主任侯振侯主任!”大家一开始还都一本正经的等着领导演讲,后面的话一出,所有人都彻底笑疯了,拍桌子的尖叫的,杨九郎悄悄的凑到张云雷耳朵边说:“你姐夫真会和群众打成一片~”张云雷一边笑一边假装要打杨九郎。

侯主任走到舞台中央,“大家看到了吧,就这样的院长,咱们医院能走到今天,不容易啊,比走了十万八千里的白龙马还不容易啊~”台下又是一阵哄笑,“今天第一个节目,有请我们中医科高峰主任带来独唱,家和万事兴,掌声有请!”

高主任一首歌唱得个掌声雷动啊~

“下面请欣赏由心内科带来的小品,枪毙刘汉臣~”

郭麒麟穿着一身绿色的大褂走上台来,“大家好,我姓刘,我叫刘汉臣,我爸爸也姓刘………”

台下:“吁~~~~~”
“你爸爸姓郭~~~~”

郭麒麟自己也憋着笑,“我爸爸姓刘但是不叫刘汉臣………”

台下:“吁~~~~~”

郭麒麟气的跳脚,“这小品还演不演啦?!!我爸爸姓刘!!!我爸爸就姓刘!!!”

台下:“你爸爸有可能姓于~~”

郭院长直接从座位上站起来,撸起袖子就要冲下去干仗,于主任在旁边一把拉住郭院长按回椅子上,端茶倒水的哄着,大家的笑声快把房顶都掀翻了……

小品演完了,大家又欣赏了神经内科张鹤伦的二人转,老年病科陶阳的京剧,只听侯主任报幕,“下面请您欣赏相声,杂学唱,表演者,急诊科张云雷、杨九郎!”

张云雷扶着杨九郎一步一步走到台中央,下面观众们掌声雷动。

张云雷:“上得台来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我叫张云雷,是急诊科一名普通的大夫。”

杨九郎:“张主任您谦虚~”

张云雷:“介绍一下我旁边儿的这位,这是我的坐骑~”

台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吁~~~”

杨九郎:“您等会张主任,谁是您坐骑啊?!”

张云雷:“你呀!”

杨九郎:“张主任不用您给我确诊!您是骑着我上来的是怎么着?!我不是您坐骑,我有名字,我叫杨九郎~”

张云雷:“对!我知道!我能不知道你吗?!这是我们科杨主任,我顶头上司,我还指着您吃饭呢~”张云雷一边说一边往杨九郎身上贴,台下又是一阵哄笑。

杨九郎默默的把张云雷摆回逗哏的位置上:“下回咱俩要再说相声啊,跟人家说一下,咱俩要一个话筒就行,您怎么老往我这面凑啊~”

张云雷:“我这是喜欢您啊~那我怎么不往别人跟前儿凑呢?”一边说还一边抛了个媚眼过去。

郭院长:“这个妖孽!!”

台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张云雷:“别闹!今天啊~是咱医院10周岁的生日,我高兴,跟大家说个小秘密,特别神秘!都别录像啊~”

杨九郎指着一个举着手机的小护士:“哎!说你呢!把手机给我撂下!”转头对着张云雷说:“您说!谁敢录像我给您打出切!”

张云雷满脸娇羞:“其实~我是一个男旦~”

杨九郎震惊的眼睛都睁大了:“什么?!您就一个啊?!怎么就一个了呢?!”

张云雷:“那可不就一个嘛~就一个啊?!”

杨九郎:“哎我说张主任~您是不是不知道我们都几个啊?!不对啊?你解剖怎么学的啊?!那个~妇产科岳云鹏主任在吗?岳主任!!!”

岳云鹏在观众席挥挥手,表示他在。

杨九郎:“哎!在呢~张主任~您看啊~那个是妇产科的岳主任~一会儿咱们散场以后啊,您去找他看看,那怎么就一个了呢?!”

张云雷假装眯着眼睛:“哪呢?哪个是岳主任?”

杨九郎:“就那个~那大屁股脸!”

台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岳云鹏瞪着眼睛拿手指着杨九郎。

张云雷一拍杨九郎胳膊:“你瞎说八道什么?!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怎么能说人家岳主任是大屁股脸!!你这不是糟践屁股吗你这!!”

岳云鹏拿起桌子上的橘子就往台上扔,台下观众反应好极了~

孙越在旁边儿一边擦笑出来的眼泪一边说:你来我们科没用!你得去生殖科!”
台下又是一阵哄笑。

张云雷自己也说的笑场了:“去什么生殖科啊?!我说什么你们说什么呢?!我说我会唱戏!我可以反串京剧里的旦角!”

杨九郎:“哦~你是说你会唱戏啊,可以唱花旦?嗨!您看我这职业病!我误会了!那您给咱们展示展示啊?来一段吧?”

张云雷:“行!我今儿高兴!给大家来一段白蛇传~”说着就丁字步站好起范儿了。“当当~当当当当哩更儿冷儿……”

杨九郎:“看看人家~多专业~还有过门儿~”

张云雷:“青城山下白素贞~洞中千年修此身~”杨九郎一脸懵逼,台下一片哄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张云雷一边唱一边开始像个蛇精似的扭~台下笑声尖叫声就快掀房顶了。

杨九郎一把捂住张云雷的嘴:“你可别唱了!去你的吧!!”

两人说着就要鞠躬下台,无奈台下观众太热情,张云雷只好真的唱了京剧白蛇传,在一片叫好声中,二人鞠躬下台。

回到座位上,孟鹤堂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直管张云雷叫小妖精,杨九郎一挥手:“找你们家九良去!这是我的!”

剩下的节目一个接一个演,热闹的不行,最后在郭院长和于主任的难忘今宵中,这次联欢会就圆满结束了。

回到急诊科,杨九郎看着准备换衣服的张云雷,“哎!雷雷!咱俩合个影吧?留个纪念!”

“行啊!来吧~!”

杨九郎举着手机,张云雷从后面环着杨九郎的腰头搭在杨九郎的肩膀上,“咔嚓!”“好啦!雷雷~我发朋友圈了啊?!”

“发吧!记得给我P一下!”张云雷一边说着一边换下衣服。

“你那么好看还用P?!”杨九郎小声说着,换衣服的张云雷没听见,“雷雷笑的真甜~”杨九郎又小声嘀咕了一句,小眼睛笑得更看不着了。







那些年,急诊科的那些事儿(七)

“砰…”

病人应声倒地,张云雷只听到一声枪响,随后便被杨九郎扑倒在地上,接下来的事情,在张云雷眼里仿佛全都成了慢动作,他看到警察扑上来控制了病人,看到碎了一地的硫酸瓶子,看到李鹤彪李九春他们冲过来拉杨九郎,看到梁护士长在脱杨九郎的鞋往杨九郎脚上腿上倒水,看到杨九郎因为疼而扭曲的脸,直到他被九涵扶起来,被病人勒缺氧的大脑好像终于清醒过来一样。

“九郎!!九郎!!”张云雷一边大叫着,一边和李鹤彪一起往处置室跑去,处置室里,姬鹤武已经准备好了器械药品,张云雷做过很多外科手术,什么样复杂的病人他都见过,可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一天居然连最简单的清创都会手抖,李鹤彪过来拍了拍张云雷的肩膀,从他手里拿过镊子,“张主任,麻烦您按着点杨主任,我怕他乱动。”

看着杨九郎脚上腿上恐怖的伤口,又想着人是为了救自己才这样的,小张主任心里一酸,顿时红了眼眶,“杨主任,您忍着点。”

“呦~刚刚我可听见你叫九郎来着,怎么这会儿还生分啦,来~再给爷叫一个。”杨九郎拉着张云雷的手,像调戏良家妇女似的说,张云雷看着明明疼的冒冷汗却还逗他的人,心里更难受了,“你别闹,不疼吗?!”

“能不疼么~要不你试试。”杨九郎看着小张主任难受,索性就大方承认了,这面李鹤彪手可稳的很,上下五除二处理好杨九郎的伤口,回身吩咐护士去腾间病房。

急诊科的工作依旧要继续,小张主任安抚好其他病人和病人家属后,赶紧去病房看杨九郎,一进门,就看到郭院长郭麒麟坐在病房里。

“老舅!”郭麒麟红着眼睛叫张云雷,“你可吓死我了……”得,这下都带着哭腔了。

“我没事,你都多大了还哭,丢人……”张云雷摸了摸郭麒麟的头,“姐夫,您怎么过来了?”

“我来看看你们杨主任,小杨啊,你可不能倒下,你可是咱们急诊科的顶梁柱啊。”郭院长说。

“嗨~院长您放心,咱们急诊可不缺顶梁柱,这不是还有张主任呢么~”杨九郎笑眯眯的说。

“就你贫!腿都这样了还这么贫~行啦~杨主任~好好养伤,争取早日重返工作岗位。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让小辫儿照顾你。”郭院长一边说一边带着郭麒麟走了。

“张主任,原来你是院长小舅子啊?!”杨九郎瞪大了眼睛。

“呦!杨主任,我来急诊这么久,第一次看见你眼睛啊!!”小张主任一脸坏笑。

“叫什么杨主任啊,叫九郎就完了,张主任,咱俩这可也算是过命的弟兄了!”

“嘿嘿~叫什么张主任啊,叫雷雷就完了呗~”张云雷嘴里学着杨九郎说话,手上拿着把纸扇给杨九郎扇风。

正说着,九力九天进来了,“杨老师,您没事吧?!”九天担心的问。

“没事,处理的及时,过两天就好了,这几天你们先跟着张主任。”

“杨主任,这下你可立大功了,救了我们张主任呢~”九天小眼睛眨巴眨巴,八卦的说。

杨九郎夺过张云雷手里的扇子,“啪”的一下敲在床边上,指着九天说“看见这扇子没?!再胡说八道,我就一扇子把你楔到楼上心内科!砸死壮壮!!”

“呦~杨九郎你可真是不孝啊,爸爸来看看你,你居然要砸死爸爸~?!”杨九郎话音刚落,就见阎鹤翔推门进来了,九力九天一看正主来了,扯溜子就赶紧跑了。

“滚蛋!”杨九郎翻了个白眼。

阎鹤翔没说几句话,也被电话叫走了。

“雷雷,我这也没事了,你快回家吧,昨天夜班就没怎么睡吧?今天又碰上这么档子事。”

“不回了,我给我姐打过电话了,啊~这几天就在医院陪你。”之前没感觉,这心一放下来,就累也知道了,困也知道了,小张主任一边说话一边还打了个哈欠。

“那你去值班室睡会吧,我有事给你打电话,这总行了吧?!”杨九郎用哄孩子的语气说道,没办法,张云雷困的晕乎乎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

“行吧~啊~那我去睡一会~”已经将近36个小时没睡觉的小张主任表示我真的困死了。

杨九郎目送着张云雷走出病房,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这一天天的,都是什么事儿啊~”

那些年,急诊科的那些事儿(四)

急诊科新的一天开始啦

“呦!张主任来啦,吃早饭了吗?”一大早来自一只河马精的问候。

“吃过了吃过了,谢谢杨主任。”

“明早别在家吃了,给你带卷圈,我家楼下有一家,特正宗!你爱吃这个吗?!”杨主任的眼睛又笑没了。

“爱吃爱吃,那我先谢谢杨主任了。”小张主任心说,这河马精怕不是暗恋我吧,怎么连我爱吃什么都知道,他哪知道,其实是杨主任自己爱吃,科里和他搭班的同事都被强迫吃过这个。

小张主任一边想着一边往办公室走去。
“张主任张主任!!有病人!”

张云雷连忙跑过去,“大爷大爷,您怎么啦?哪里疼?”只见大爷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表情痛苦的说这里疼,走路走的好好的突然就疼起来了,“大爷,您以前有过心绞痛吗?”大爷痛苦的点点头。

“琪琪!”张主任扭头看了看护理站,“硝酸甘油舌下含服,给大爷做个心电图,还有心肌酶,出了结果马上通知我。”

“好的!”琪琪带着大爷去做检查,这面杨主任正好过来,“怎么了张主任?!”
“哦~一个大爷,有心脏病史,胸前区突然压榨样疼痛,我怀疑是急性心梗,送去做检查了,杨主任,要不要通知一下心内?!”张云雷严肃的说。

“通知吧,让他们派人下来接一下病人,另外联系一下病人家属。”

“张主任!检查结果出来了,急性心梗!”

好的,琪琪你让病人联系一下家属,你通知手术室。”张主任认真工作的样子可真帅,琪琪在心里默默的花痴了一下。

张云雷赶紧给郭麒麟打电话“大林,急诊有个急性心梗的病人,你下来接一下吧?”

“老舅我这有病人顾不上,你等一下啊,哎老阎!老阎!!去趟急诊!有个急性心梗的病人!老舅~老阎下去了!我不和你说了,挂了!!”

刚挂了电话,杨主任也从留观室回来了,“张主任~心内派谁下来了?”

“好像是阎主任下来了”

“哦~是吗?走!一起去手术室,介绍你们认识。”杨九郎一脸坏笑的说。

手术室外

“嗨!九郎!见了爸爸也不打招呼啊?!”阎鹤祥歪着嘴笑着说。

“张主任~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儿子~叫壮壮!咱们这关系!以后我儿子就是你儿子!”杨九郎亲切的拉着张云雷介绍,压根儿没看老阎一眼。

“杨九郎你缺德不缺德?!谁是你儿子?!”

“壮壮我告诉你,你小心我一会一手术刀扎死你!!”

小张主任看着如此幼稚的两个人~急诊和心内有这样的主任,这两个科怕是也好不了了~

玩笑归玩笑~进了手术室,就看出来杨九郎和阎鹤祥的专业能力有多强了,不出一会~手术结束了。阎主任带着病人回了病房,杨主任在外面交代着病人家属,小张主任也回了急诊。

刚到急诊,就看到一个姑娘坐在处置室外面的椅子上哭,李九春站在旁边儿一脸无奈,“怎么了这是?!”张云雷走过去小声的问九春。

“嗨,这姑娘自己在家做鸡爪子,拿刀一剁,剁自己手上了,以为自己手断了,包着个抹布就打120,120拉来我一看,得亏来的早,再晚点伤口都愈合了,姑娘吓坏了,也没带钱,这不是等着老公送钱来呢么~”九春把张云雷拉到一边,小声的说。

小张主任也一脸的哭笑不得,“有叫120的钱还不如买点现成的鸡爪子呢,得了~辛苦你哄哄她吧~我先去趟办公室~”

路过护理站,张云雷被护士长叫住了,“张主任,您见杨主任了吗?”

“杨主任在手术室呢,一会儿就回来了,怎么了?!”

“哦~没事~医务科刚刚通知明天实习医生下科室,让咱们准备迎接一下。”

“嗯~行~我一会见了主任告诉他~”小张主任笑眯眯的说。

哎呀~要来实习生了呀~这个不错~明天一定要挑一个机灵的~能跟着我端茶倒水的~嘿嘿~想想就开心~









那些年,急诊科的那些事儿(三)

玫瑰园
“姐~我回来啦~”张云雷一边换鞋一边招呼着。

“丢丢回来啦~丢丢丢丢~抱抱~”姐姐还没说话~就见一个小炮弹从屋里冲了出来,“安迪你快下来,先让你小舅换衣服!”
“姐~大林回来了吗?”
“沒呢,大林也没打电话回来,估计忙着呢,你怎么样啊?累不累啊今天?”姐姐一边抱着安迪往屋里走,一边回头和小张主任说话。
“不累,我们主任还挺照顾我的~”张云雷想到了什么似的,笑了笑说“姐我先回屋了啊,大林回来告我一声~”
“行~你先歇会儿,一会吃饭叫你。”
张云雷回到自己房间,想着今天一天发生的事,觉着挺好,新的科室,新的同事,漂亮的护士长,还有个小眼八叉的主任,哈哈哈哈哈~挺好~就在这好好干吧~小张主任想着想着,居然睡着了。
“老舅,老舅!老舅!!!吃饭啦!!!!!”张云雷睁开眼就看见自己大外甥那张放大的脸。
“躲我远点!你要亲我是怎么着!”
“你下班怎么不去找我啊,我忙到这会才回家,回来就看见你在睡觉!叫你吃饭还凶我!!!你说你要干嘛!你是不是要成精?!!”大林撅着嘴,叉着腰,一副小泼妇的样子。
“呦~你吵醒我你还有理了是吧?!你活干不完回不了家那是你的问题,我睡觉爱着你什么事儿啦?”完蛋,张小泼妇上线了~
俩人正对峙着,郭院长推门进来了,“儿子,快走吧,你打不过他,一般妇女都打不过张云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舅甥俩一秒破功,倒在床上笑成一团。
吃过饭后,张云雷缠上郭麒麟了,“大林,快给我讲讲,老阎为啥说他是杨九郎爸爸。”
“老舅你也太八卦了吧,我不给你讲了,我要睡觉,我累死了。”大林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大林,好大林,林林,快给我讲讲,生活太无趣,需要八卦调剂。”张云雷拽着大外甥的胳膊撒着娇。
大林实在受不了这个暴击,“好好好我给你讲不完了么,就是有一回我们科开会,也不知道怎么就说到楼下急诊科了,老阎就说杨九郎要是他儿子,早就被他打死了,也不知道怎么就被杨九郎知道了,后来老阎有一回接到一个诈骗电话,问他是不是壮壮小朋友的家长,老阎小名就叫壮壮啊,他就觉得这个事挺好笑的,就发朋友圈了,结果杨九郎就在朋友圈评论说他就是壮壮小朋友的家长。”
“就这啊?!”张云雷一脸无语。
“我还没说完呢,然后老阎看到了啊,就报复杨九郎,在他自己手机上把杨九郎来电话的铃声改了,杨九郎一给他打电话就是'爸爸,接电话,爸爸,来电话啦。'哈哈哈,老舅你还不知道吧,现在心内和急诊都等着这个事还怎么发展呢~”大林一脸坏笑的说着。
“这俩人也太幼稚了,我还以为这里面有什么恩怨情仇呢。”小张主任一脸失望。
“嗨!老舅你等着看吧,这事可没完呢,我不行了,故事也给你讲完了,求求你放我去睡觉吧。”
“睡吧睡吧~晚安~”
大林一边往自己房间走,一边心想,这是什么愁什么怨,我上班累死累活哄病人,下了班还得讲故事哄我老舅,这日子可真是没法过了~






这章真的很短,主要是最近被九郎和壮壮洗脑了~就一定想加这一章,在这里谢谢写@高山流水153 ~谢谢亲爱的帮我想主意~鼓励我~一直对我不离不弃~爱你~明天我们让老阎上线吧~😜😜😁

那些年,急诊科的那些事(二)

做完手术回到急诊科的小张大夫正考虑是去食堂吃点饭还是这顿就当减肥了,突然兜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拿出来一看,嗨哟~还是有人惦记着咱的~大外甥发微信叫吃饭呢~算了,也别减肥了(话说张大夫你都瘦成杆儿了减什么肥),问问杨主任吧,那河马精不是也刚下手术么,“主任,您去吃饭吗?”杨主任晃晃手里的饭盒,“我不去了,小梁给我打回来了。”张大夫心里一万匹草泥马飘过,怎么没人给我打饭呢?!我不比他帅?!生气!找大外甥去。
到了食堂,郭麒麟正在和一块排骨抗争。
“我说大林,你都多大了,那啃不下来就别啃了,再把牙带下来。”
郭麒麟一个白眼翻过来“你管我你管我,我吃的是我们家的,我爱怎么吃怎么吃!”
“是是是,你说的对,你是未来的院长你说什么都对,我说你不对我就得失业了。”张云雷一边逗大外甥一边递了一杯水过去。
“我说老舅,你干嘛非去急诊啊,你来我们心内科多好,咱俩天天在一起玩,出了事还有老阎兜着~急诊多累啊,还脏,怎么着~你这出一趟国回来洁癖都好了?”
“就你贫!那不是急诊缺人么~再说了,我就是急诊专业毕业的,去你们心内也不对口啊,你呀~赶紧吃吧,我吃完了还得赶紧回急诊呢。”
“行!那老舅你赶紧吃!杨九郎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告我,我们老阎说了,他是杨九郎爸爸!”
“噗!”
“老舅你干嘛?!!我刚换的白衣!!!你怎么到处喷啊你!!”
“哈哈哈哈哈哈~快给我讲讲!他们这都是怎么论的~”
“这可就说来话长了,咱俩晚上回家说,我先回去换衣服,这都湿了都!”郭麒麟拽着自己的衣服,可怜巴巴的说。
“行行行!那你先回去吧,晚上见!”看着大外甥出了食堂,张云雷也收拾着回了急诊。
刚到急诊,就听见杨主任招呼大家开会,“正好这会大家都在哈,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啊,是张云雷,国外急诊专业留学回来的高材生,现在被咱们医院啊特聘为副主任医师,今天开始就正式在咱们急诊工作了,大家欢迎!!”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看看!咱们科鼓掌多齐!!这都是专门训练过的我告诉你~”张云雷看着杨主任一脸的骄傲,硬生生的把到嘴边的“神经病”压回了肚子里。
“大家好,我叫张云雷,以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了。”小张大夫带着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说。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大家哈,这是李鹤彪!韩鹤晓!姬鹤武!张鹤帆!李九春!李斯明!这些啊都是咱们科的中流底裤,啊不对!中流砥柱!以后啊~你们好好配合张主任工作,听到了吧!”杨主任一副看见了吧,这里我说了算的表情。
张云雷和大家一一打过招呼后,杨主任就又开始介绍了:“来!再给介绍一下咱们科的护理队伍,这是护士长梁静,今天你们见过了对吧,这是琪琪、小薇、丹丹、小雪、剩下的护士有倒班的还有忙着的~慢慢你就都认识了!”
除了护士长,一票小护士望着微笑的小张主任,除了花痴也顾不上别的~杨主任看这个情况,心想我还是早点散会吧,不然这些单身妇女指不定要干什么。
“咳咳~嗯~好啦~大家也都认识啦,时间也不早啦,大家该交班的交班,该下班的下班吧~”
到急诊的第一天就这么忙忙碌碌的过去了,张云雷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笑了起来~呵呵~回家得好好问问大林~阎主任怎么就是杨九郎的爸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