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儿

😘😘😘

那些年,急诊科的那些事儿(十)

张云雷匆匆忙忙回到急诊,心里想着杨九郎该换药了,索性直接去处置室拿换药包,刚走到处置室,正碰到梁护士长拿着个新的换药包回来,“护士长,您这是要去给谁换药啊?是忘了拿什么了吗?”

“嗨~我说去给杨主任换药,走到门口看见医务科的于主任在里面和杨主任说话呢,我就没进去。”

“哦~这样啊,那您把换药包给我吧,我去给杨主任把药换了。”张云雷说着接过护士长手里的换药包。

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笑声,张云雷推门进去,“呦~您看看于主任,咱这说曹操曹操到吧~”杨九郎笑的一点都不像昨天刚被硫酸烧伤的病人。

“嗨,小辫儿啊~我们正说你呢,咱们医院啊~下个月就成立10周年了,我和你姐夫商量着搞个联欢会,每个科出个节目,咱们大家热闹热闹,这不正和你们杨主任说你从小就唱歌好听呢~你就进来了。”于谦于主任笑的特别和蔼可亲。

“于老师~您打算演个什么啊?要不唱个摇滚吧?九郎你不知道,我从小听着于主任的摇滚成长起来的~”小张主任满脸坏笑。

“去你的吧~叫你说的我多老了似的。”于主任笑着摆摆手。

“于主任,您得把我姐夫带上~您俩一起唱一个多好啊~”张主任您走哪不忘坑姐夫啊。

“我不和你姐夫唱~他唱啥都一股戏味儿!几年前他给我唱了个大约在冬季,我到现在都找不着调儿~”一听于主任这么说,张云雷笑的眼泪都飙出来了,

“行了小辫儿,你照顾九郎吧,我先回去了。”于主任说着站起来拍了拍张云雷的肩膀。

送走于主任,张云雷一回头就看到一脸八卦的杨九郎,“雷雷,郭院长那大约在冬季是咋唱的啊,我看你都笑哭了。”

张云雷一边笑一边给杨九郎学他姐夫的唱腔,眼看着杨九郎的笑容渐渐消失最后变成一脸懵逼,“我好像也想不起来原唱了~”杨九郎表示这也太洗脑了。

“行了~不闹了,我赶紧给你换药。”张云雷说着麻利的最好了准备。

“嘶~~~”杨九郎疼的脸都白了。

“忍忍啊~马上就好~马上!”这回小张主任的手可没抖,稳稳的换好药,又赶紧洗了一块毛巾回来给杨九郎擦汗。

“九郎,其实~这话我早就应该跟你说,那天真的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现在躺在这里就是我了。”张云雷绞着手里的毛巾,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嗨!雷雷啊~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啊,你要真是想谢谢我,就告告我,昨天你给我唱的那歌叫啥~我跟你说啊,今天晚上你还得给我唱啊~可好听了~”杨九郎像小孩耍无赖似的说。

“叫探清水河,是北京小曲儿~讲的是个挺凄美的爱情故事…”张云雷讲的仔细,杨九郎也听得认真,一段故事讲完,张云雷竟然红了眼眶,仿佛他就是故事中的小六哥一样,杨九郎看着入戏的小张主任,有心逗逗他。

“小六哥,你带我私奔吧,我大莲打今儿起,愿与我小六哥同进同出,同归同宿,只此一人。”杨九郎拉着张云雷的手,捏着嗓子满脸娇羞的说。

“噗~”看着杨九郎娇羞的样子,小张主任忍不住笑出声来,“好!大脸妹妹,咱俩私奔!我以后唱曲儿养活你!”

“你是大脸妹妹!你脸大!你全家都脸大!!”杨九郎笑着拿毛巾砸张云雷,张云雷也不躲,那毛巾也没有真的砸到他身上。

“行了九郎~你先歇着,我得干活去了。”张云雷笑着捡起毛巾。

“嗯嗯~你快去吧~别忘了晚上回来给我唱曲儿啊~”杨九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冲着张云雷挥手。

张云雷处理了一下午病人,杨九郎不在,科里大小事儿他都得上心着,小张主任表示,我现在不光身上累,心也累啊。

这一忙就忙到晚上了,想着病房里还有位等着听曲儿的爷,小张主任赶紧打了两份饭去病房,可不能让姆们九爷等久了不是。

“九郎~联欢会咱们科出什么节目啊?要不让护士们跳个舞?!”张云雷一边摆饭一边说。

“算了吧,咱们科不比住院部,这急诊的护士最累了,上班忙的脚不着地,下班再让人家排舞?不太合适吧?”杨九郎手里拿着勺子,眼巴巴的盯着饭盒。

“也对!那咱们科现在就你最清闲,你来出节目吧~”小张主任把饭盒递给望眼欲穿的杨主任。

“我一个人能演啥啊?我又不会跳舞~别跟我说让我唱歌啊,我放屁都不在调门上,雷雷~你陪我吧?!”杨九郎眨巴着小眼睛。

“咱俩大老爷们能演啥啊?!你看人家什么节目是两个大老爷们演的啊?!”小张主任满脸嫌弃。

“哎~~!!”杨九郎一拍大腿,“我想到了~咱俩可以说相声啊!!相声不就是俩老爷们演的么~”

“这倒是个好主意,咱俩明天商量商量说个什么,哎~你吃饱了吗?吃饱了睡吧~我洗碗去~”张云雷一边说着一边收拾碗筷。

“不睡!你可答应晚上给我唱曲儿的!”杨九郎撅着嘴说。

“唱曲儿就唱曲儿~你卖的什么萌啊~真油腻!”张云雷一手端着饭盒一手拿着洗洁精,“等我洗了饭盒回来给你唱啊。”

“哎!你说谁油腻呢?!”

“我说碗!!你个小眼八叉的!!”今天的小张主任也是战斗力爆表啊!!!











评论(15)

热度(47)